金梨JinlyWong

Matters金笔推荐作者。小说真的很好看。 名言:种马特市市民爱吃的水果,做北村匠海娶不到的女人。 播客:柠檬电台(Lemon Radio) LS/IG/推特:金梨(jinlywong)

《first guitar first love》//04

發布於
新的樂曲會源源不斷地製作出來,出道時的那些表演不會再有了,我也沒有機會再和他一起上舞台了。

//04

難得看到他睡到中午,今天大概是休息日。起床後他進了浴室,整整一小時才出來。頭髮沒洗,前髮用皮筋束起。身上的天鵝絨衫舊得看不出原來的顏色,大概又是哪家古著店撿的寶貝。他從衣櫃裡找出一副邊框眼鏡戴上。

好像老奶奶⋯⋯雖然很可愛⋯⋯看到這身毫無魅力可言的打扮,我確定今天他沒有工作。

他打開了遊戲,坐在沙發上,進入半融化狀態,手邊還有一罐啤酒。

不知是和誰在線上連機,半融化的他有時會嘴唇用力抿起然後又分開,像是要忍住不笑,其實他只是習慣性地先壓抑情緒表現。在家中足夠放鬆,壓抑的瞬間稍縱即逝,不仔細看就捕捉不到了。笑聲也是氣音,有點像擰開碳酸飲料的聲音,明明很清爽的聲音,卻讓人感到更加口渴。

午後,門鈴響了,他跑去門口接收宅急送。

餐盒在微波爐加熱,咖哩的香味彌漫了整個房間。他邊翻看手機上的相冊,邊吃咖哩。

吃完後他終於換上了還算日常的T和運動褲,戴上看不出髮型的寬邊帽,出門去了。

過了一會兒,他提著環保袋回來。

幾瓶香料和各種蔬菜、肉類。

午餐是外送咖哩,晚餐是自製咖哩。

料理區在我看不到的位置,只聽見刀具切開蔬菜的聲音,流水的聲音,廚具碰撞的聲音,水沸騰的聲音,還有他發送語音信息的聲音。

「晚上來吃咖哩嗎?晚上邊喝酒邊寫歌嗎?」

「來嘛來嘛,難得休息日。」

「寫歌不算工作。經紀人可沒有安排我們寫歌。所以寫歌不算工作,算是⋯⋯玩耍。不是嗎?」

「我不要一個人寫,很寂寞的。我想和你們在一起。」

「那等你們來,咖哩隨時可以加熱。」

催團員們一起創作的時候,撒嬌好像是最有效率的。

畢竟團員們咖哩都吃膩了,但他如果說自己會寂寞的話,就不能放著他不管了。

團員們陸陸續續來了,半推半就地吃了他的創意咖哩,給出了友情評價。

比起一個人打遊戲的時候,這時的他看起來明亮了許多,也不再壓抑自己的表情。

吃完咖哩,他們又一起玩了一輪任天堂的多人遊戲。

關掉遊戲,打開幾罐啤酒,邊喝邊聊,逐漸進入了創作模式。

他們聚在一起,創作總是很順利。終電前,一首曲子基本完成。填詞就交給他來。

團員們離開了,房間恢復了寂靜。收拾了房間,他又縮進了被子,對著樂譜本,構思歌詞。

黎明時分,他完成了填詞,直接往床上一倒,睡著了。

半夢半醒,他喃喃自語:「已經有這麼多創作曲了,慢慢的大家會知道我們是artist不是idol吧⋯⋯」


在日本artist和idol是不同的類型,我想並沒有高下之分,但是,從一開始他們就自稱問題青年團,營造不出夢幻的王子人設。

結成時,製作人們遞給他們樂器,告訴他們從今天起他們就是搖滾樂隊了。

對於突如其來的搖滾樂隊的設定,他們迷茫了很久。不會彈奏,表演時只是拿著樂器唱跳——這樣的表演到底算是怎麼回事呢?

MV拍得也好像一群中二的孩子的搖滾樂白日夢。

他們似乎也沒想到樂隊會堅持到現在,經歷了種種磨難,中二少年們的白日夢竟然成真了。

剩下的就是等待機會再次出現在世人的目光當中,並且刷新他們的印象。

與其說想擺脫idol的印象,也許他們只是想成為一隻真正的搖滾樂隊。


他的睡顏和平日不同,沒有了緊張,還突然笑出聲來,是不是在夢裡也和團員們寫歌呢?

這才是他想要的。

新的樂曲會源源不斷地製作出來,出道時的那些表演不會再有了,我也沒有機會再和他一起上舞台了。

但他幸福就好。

我釋懷了,也放棄了祈禱。


⋯⋯to be continued

喜歡我的文章嗎?
別忘了給點支持與讚賞,讓我知道創作的路上有你陪伴。

CC BY-NC-ND 2.0 版權聲明

《first guitar first love》//01~03

4

看不過癮?

一鍵登入,即可加入全球最優質中文創作社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