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梨

Matters金筆作者(小說類)

Mlog:耳機要降噪的嗎?

(edited)
那時有個念頭從我腦海裡冒出來——我不要為了保全自己不受傷害而活著。我不想像一幅畫,像一個器皿,小心翼翼地移動自己。我想做個活著的人。

耳機要降噪的嗎?

專心做了兩個小時的聽力練習,打開LINE才看見先生一小時前發來的信息。今早他就說過,要給準備攻克日語聽力難關的我買高音質的藍牙耳機作為鼓勵。

我想了想,回覆說:好像不是很需要,日本也沒那麼吵。


從1/8起我去了某所大學的心理研究中心,進行長期的心理輔導。

在中國叫「心理咨詢」,在台灣叫「心理諮商」,在日本叫「心理相談」,大同小異,就是有別於精神科的病理式治療的一種心理輔助,由具備一定資格的專業人士進行。

第一次的相談是用日語進行的,負責初次面談的(應該是教授)臨床心理專家對我說,我的日語足夠進行接下來的心理相談,如果會中文的專家沒有檔期,就用日文來談吧。

還好很幸運的,找到了會中文的人。不然我真的也不知道自己每週是去進行心理治療還是在練習日文了。可能也沒差。人的精神世界本來也是一種超越語言的東西。

我的問題,或者說要解決的心理衝突,是我在社交場合的恐怖症狀。比如在澀谷街頭被搭訕時忽然大腦空白,有時無法進入人很多的電車車廂,在不熟悉的店鋪點單會突然發不出聲音,想要申請大學院卻連考場都不一定能獨自走進去⋯⋯

說起來,我已經四年沒有進過理髮店了。

談話時,我說:「本來我覺得自己沒有必要做那些事的,做不到就算了。但是自從我喜歡上了某個人,為了要去見他,不得不去人多的地方,甚至一個人坐新幹線去大阪⋯⋯我還擔心他有天注意到我,所以我都開始會去買新衣服,進不了理髮店也自己把頭髮剪得整齊⋯⋯就是因為我其實開始有了生命力,我才感到痛苦。想做的事情變多了,挫折才會變多,才會秩序崩潰。」

談到為什麼我感到那麼不舒服還要去做這些事,我說:「那時有個念頭從我腦海裡冒出來——我不要為了保全自己不受傷害而活著。我不想像一幅畫,像一個器皿,小心翼翼地移動自己。我想做個活著的人。」


——不在診療室裡,在自己的書桌前,打下這段話我竟然都會流淚。

現在的我太想活著了。我的身體,我的精神,都願意為此穿越槍林彈雨。

不僅想要活著,還想作為一個真正的人活著。有人的感情,人的渺小,人的脆弱。把自己從成為神,成為物,那樣的慾望或宿命中解脫出來,用自己的真身去體驗人世間,也許還能記錄下一些什麼,那就可以被稱之為「寫作的使命」吧。


存在主義的危機發生在一個出身中國農村底層女孩的身上,看起來有時會滑稽。我想我經歷了太多的跳躍和遷移,彷彿永遠生活在不屬於我的地方,先是在寄養的家庭,接著是在遠離了田野的城市,然後忽然被母親塞了一大筆財產,現在又飄洋過海,每天和陌生的語言作戰⋯⋯要說我找不到自己,那也再正常不過了,我從來都沒有好好地站在某個地方生根發芽,對所有人和事都抱著一種若即若離的態度。要不是北村,我都沒有意識到,自己原來這麼渴望毫無保留的愛,以及近乎虔誠的感情。本來那種感情是屬於田野,蒼山,天空,大海的。

當我是個嬰兒的時候,對父母也有過這樣的愛嗎?應該有過吧,不然,我的心中就沒有任何溫情的土壤,也孕育不出任何生命力。


學會了「暫停」而不是斷開連結,也是我的成長。對那些自己喜歡的事物,如果愛到心痛,也不要輕易放手,先停一停試試。不知道這樣的我能不能堅持一些長期進行的事了,比如寫長篇小說,比如學樂器,申請去讀修士之類。

我對心理專家說:「我知道大家都有很類似的煩惱痛苦,但是有的人可以做到把一些負面感受稍稍擱置,先做完自己想做的事,也並沒有忽視自己的痛苦。而我呢,負面感受發生的時候,就會立即陷入困境,無法把事情完成。別人是怎麼做到的呢?我也想有那樣的能力。」

但專家沒有回答我。通常心理咨詢時,專家不會給來訪者結論和建議。

他們會問——為什麼呢?你覺得呢?

我最近已經能時不時做到了,如果衝動特別強烈,能量也特別充足的時候,我可以一邊感到不適,一邊堅持到最後。有時還會因此感受到從未體驗過的快樂。看ROCK LIVE就是這樣。大概也是一種M屬性的覺醒。

以前看過李銀河老師關於SM的著作,受虐傾向的人過於鈍感,普通的接觸是不夠的,需要疼痛來使自己產生興奮。我則是另一種情況,我的鈍感是由於過度敏感造成的自我保護,我拒絕受到任何刺激,久而久之就變得麻木。麻木可能比鈍感還要糟糕。和行屍走肉無甚分別。雖然這種說法有點俗氣,但我就是被搖滾樂拯救了。被拯救後我才驚覺,原來「死亡金屬」的「死亡」就是通過極度的攻擊來獲得「生」的感受啊!怪不得受虐傾向的人其實是真正的主宰者,因為M是那個願意為了「活著的感覺」而獻祭自己的肉體和精神的人。偉大極了。向每一個想要活著的人致敬。


不是所有人都鈍感,都麻木,都有受虐傾向。一個文明人要學會在公眾場合有節制地表現自己的癖好。否則就太容易傷害到他人。這是現代文明的教化不得不做的事情。

這也是為什麼性癖的深層表達除了安置在極度私密的空間中,通常只能通過藝術來宣洩。「私」與「藝術」應該無限自由,這是對人類文明在公領域的壓抑的合理補償。大家不能裸露著生殖器走上街頭,但是可以把裸體雕像放在街邊花園,可以在某些祭祀狂歡中裸奔。

人類文明雖然很愛自我設限,但也很有智慧地創造出了緩和地帶。

藝術是人類文明最偉大的發明之一。沒有藝術,文明就成了真正的牢籠。藝術空間和公共洗手間一樣重要。


完。

不必說「歡迎回來」,我只是請假而已。不過發完這篇,我還是打算繼續潛水一段時間⋯⋯心理治療好像還要很久。

大家看到我新寫的小說了嗎?

雨音|短篇小說 @新性感雜誌

jinly 2022年2月7日 東京

Like my work??
Don't forget to support or like, so I know you are with me..

金梨私小說療癒之旅

金梨

怎麼兩年過去了我還在熱戀北村啊⋯⋯

147
CC BY-NC-ND 2.0
6

Want to read more ?

Login with one click and join the most diverse creator communit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