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inlyWong

請訂閱了阿梨的圍爐的朋友們盡快退訂,阿梨找了好久也沒找到把大家移除出去的辦法。麻煩大家自己操作退訂喔! 如果因為時差或者是沒看到阿梨的訊息,不小心被收了訂閱費,聯繫到阿梨就退給你們,放心放心。 寫私小說和流水帳的金梨。叫我阿梨就好。 找到下一個落腳點前暫時在IG和長毛象活動。

寫給自我懷疑的作者朋友們之二

發布於
即便如此,我們還是要創作,帶著自我懷疑寫下去。並且,除了「帶著敬畏之心寫作」以外,也要允許自己「帶著享樂之心寫作」。放棄了樂趣,緊繃繃的弦會斷的!

2020年11月26日我發了一篇文章——寫給自我懷疑的作者朋友們,文中我說:

能感覺到自己的渺小,是我們對廣袤的時空和全人類的歷史成就的致敬。如果你常常自我懷疑,那是因為你有著正常的人類的心靈,會進行和他人的對照,會思考自己所在的序列,會產生證明自己的慾望,會尋找進步的路徑。
讓我度過這個關卡的瞬間,也是我想到:如果我恐懼,就帶著恐懼去寫;如果我在對自己思想審查,就讓自我審查的痕跡留在文字中;無論如何,我要開始寫作了。從那以後,我就沒有停止過寫作。克服困難或者障礙,不一定要讓它消失。執著於消滅問題,會浪費更多的精力與時間。
對於創作者自身,表達的衝動是無法抑制的,否則不會成為創作者;對這個社會來說,創作者拓展了表達的空間。我們不能不創作,不能不表達。

有感於近日馬特市關於「廢文」「拍手」等關鍵詞的討論,今天我想再寫一次這個主題。常讀阿梨的文章的朋友知道,除非極端的情況,阿梨並不會攻擊任何作者,阿梨的願望是馬特市的作者們能在創作上獲得支持性的環境。

下文的觀點,如果引起了不適,影響到創作的心態,請馬上關掉,或者吐槽阿梨幾句也不要緊。因為沒有什麼值得一個創作者損傷自己的創作熱情,哪怕對方是阿梨這樣想要溫柔支持你們的人。


阿梨本人很愛寫廢文。阿梨的廢文,其實是一種不帶企圖心,完全自娛自樂、自我滿足的創作。無目的遊戲性的創作對於一個創作者的成長,是非常必要的,不僅可以在放鬆的狀態下練習技術,還為自己積累了素材。阿梨甚至從很久以前就鼓勵朋友們發這樣的「廢文」,不要總是緊盯著自己寫得夠不夠好,值不值得。

我們很有可能永遠都寫不出一篇自己完全認可的作品。尤其是文藝作者,想追求的還是「藝術性」「文學性」,不斷吸收養分的同時,對藝術的鑑賞力愈來愈高,自然也越來越明白自己有多少缺陷。「能感覺到自己的渺小,是我們對廣袤的時空和全人類的歷史成就的致敬。」——正是我寫這句話的來由。

即便如此,我們還是要創作,帶著自我懷疑寫下去。並且,除了「帶著敬畏之心寫作」以外,也要允許自己「帶著享樂之心寫作」。放棄了樂趣,緊繃繃的弦會斷的!

阿梨前幾天看到有作者批判生活作者,批判流水帳,也產生過短暫的自我懷疑。不過很快想明白了,寫作本來就是個人化的選擇,我即使寫所謂廢文,那也是真誠的創作,更別說我還會盡量保證它是通順易讀的,已經達到了網絡文章的及格線。

@射手媽咪婷婷 這兩天的文章和留言我也都看了。婷婷的文章說得很清楚,她反對的是對某些「極端廢文」的拍手,並不包括大家或是認真或是隨意的創作。很明顯,哪怕我愛寫的那種流水帳、廢廢的遐思,也不屬於她說的不建議拍手的類型。其他作者更不必擔心。

我想會激起大家的負面情緒,是因為作者們平時就被自我懷疑所困,才會檢討自己,然後檢討完了又想說服自己創作行為的合理性,就有了那些留言。在阿梨看來,婷婷建議大家不要亂拍那些極端廢文,是為了保護馬特市的創作環境;非但不是對大家的「審查」,反而在提醒大家手中握有權力。

每一個人的行為看似微小,卻可以聚沙成塔,影響這個社區的發展方向,不要濫用最好。

如果被解讀成打擊大家的正常創作行為,就太太太偏離她的願望了。(但我不是婷婷本人,這是我的理解而已,誤解了話請以婷婷本人的解釋為準。)

無論怎麼使用拍手鍵是每個人的自由,但是,求仁得仁,不去守護自己喜愛的事物,就有可能失去它。

如果想賺幣,當然可以!有人說馬特市因為有幣賺會吸引更多人來寫,這是它的優勢,沒錯;馬特市同時也是一個內容社區,它的成功很大程度上需要良好的創作和交流環境。賺幣的人這裡賺不到就會走,創作者沒有了創作的價值,也會走。每個人對這兩者的倚重不同,大家爭執的焦點就在這裡。婷婷聲明她反對的是非常極端的情況,比如只寫一行字,比如全是亂碼⋯⋯但依然被質疑有這樣那樣的情況,即使一行字也可能是自己有共鳴的⋯⋯

一個人不可能羅列所有的例子,逐一分析,婷婷做不到,誰也做不到。大家把自己想討論的部分分享出來,再產生新的火花,本來是很有樂趣的事。但如果先認為作者對自己(或自己這類人)有敵意,互相失去了信任,就很難朝著互相補充、消除誤解的方向討論,而是逐漸演變成針鋒相對的狀況,畢竟再溫和表達的人也都是有情緒化的時候。

要減少這種情況,首先需要作者們少一些自我懷疑,多一些真誠分享,建立互信的基礎;其次,除了個別極端的不友好的發言者,盡量對彼此的言論抱有善意。

再說一次,除了「極端不友好」的人,阿梨希望,馬特市的市民們是可以互相信賴,互相支撐的關係。

這不是對大家的「要求」,更不要認為是「思想審查」,這是阿梨的「願望」和「懇求」。阿梨是個亞斯人,不是很擅長把意思表達得圓潤,但是馬特市的優點就在於,連阿梨這樣橫衝直撞的人,都會預感到自己是被理解的。


愛你們的阿梨


喜歡我的文章嗎?
別忘了給點支持與讚賞,讓我知道創作的路上有你陪伴。

覺得文章素質差?從不亂拍手開始做起吧!

讚賞鍵?已讀鍵?

39

看不過癮?

一鍵登入,即可加入全球最優質中文創作社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