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inlyWong

東京主婦阿梨,休日鎌倉人。不動產副業實踐中。最喜歡咖啡、小說、星野源和北村匠海(DISH//)。

在濟州走過漫長海岸

發布於
看得見海的濟州國際機場


下飛機後先坐巴士去酒店入住,放下我7公斤重的旅行背包,接著坐巴士去海邊,找家有眼緣的咖啡館,一定要看得到海的,在那兒喝杯拿鐵,度過安靜而愉快的下午。

以上是我到達濟州第一天的計畫。然而⋯⋯

巴士上我補了點防曬霜,忽然看到窗外的房子有些破舊,直覺不妙,一看谷歌地圖,果然,我坐反了方向。

巴士靠站,我匆忙下了車。街道靜悄悄的,行人稀少。路旁飯店很多,卻沒幾家開門營業。我縮小谷歌地圖,試圖在密密麻麻的韓文中辨認自己在哪。隨著手指移動,一小片藍色出現在地圖上。

是海!我離海只有幾分鐘!手機地圖里的藍色彷彿一瓶膠水灌進我的大腦,理性已不起作用,我只能朝著海的方向前進。

還沒見到藍色的海,先遇見怪石嶙峋的河床。河流在入海口往往趨於平靜,大多變為寬闊的灘塗。這條河與眾不同,它無比勇猛,毫不妥協,無所沈積,沖刷出了岩石的骨骼。


入海口之前設置了一座吊橋,應該是知名景點,拍攝打卡的遊客絡繹不絕。




我嚴重恐高,但為了拍一張正照,斗膽走上搖搖晃晃的吊橋。是日多雲,海不藍,天不藍,沈靜的海平線彷彿宣告了盛夏已悄悄死亡。我看到自拍的少女,在手機屏上調適濾鏡,海變成驚心動魄的藍,她的笑容也攝人心魄的美。

我心裡也有那樣一片海呀,波光閃爍,藍得耀眼。極遠極遠處,碧藍的天幕緩緩垂下來,天際線浮在海面上,微微發亮。這片海存在嗎?為何我找到的總是它的幻影。

繼續前行吧。

沿著海岸線。

感激濟州,緊臨海岸修了一條綿延不絕的公路,兩側的步道很安全。路邊的小花不知是否有意種植,或許是從遠方漂泊而來,很驕傲地仰著頭,向我問好,也向大海問好。


我走過的濟州海岸,沒有沙灘,只有灰黑的岩石。在海水的侵蝕下,岩石的形狀千奇百怪。有的岩石上長滿了雜草,有的還被休整成了觀景台,放著椅子。



一路上,面朝大海之處,時而冒出咖啡館,裝修清新時尚。飯店也漸漸多了,店外招牌上,海鮮和烤肉是常見的主角。

快到正午,天空與海洋比早晨明朗,我終於有些倦意,決定找家咖啡館坐坐。

連名字都沒記住的咖啡館,室內的座位也能看見大海。點單時我鬼使神差地點了珍珠奶茶。其實我計畫中的小資女孩喝的是拿鐵啊!

好在奶茶也很好喝啦。我找了個靠落地窗的座位,把超重的戶外包扔在對面的座位。

幾分鐘後,一位圓潤飽滿的女孩用英語問我可否坐在我斜對面的座位。

我趕緊整理了自己散落在左邊桌子上的手帳和文具。她端著一杯拿鐵坐下來。

「你看起來是,中國人?」

「我是中國人。你的中文說得好好啊!」

「我在中國教小朋友英文,在上海。我的中文說得不太好。」

「沒有沒有,說得特別好。」

「你會說英文嗎?」

「A little.」

⋯⋯

我們聊了一些有的沒的,她告訴我,她的教師證書還差一門課程,要返回美國完成課程後才能申請長期簽證去中國。在那以前必須每隔一段時間離開中國一次。濟州免簽又離中國很近,所以她來這裡度個假,順便倒轉簽證。

我說我這個假期想去香港,可我沒有香港的簽注,於是用轉機過境的方式去了香港。選擇來濟州,也是因為它免簽又很近。

同樣目的不純地來濟州的我們,不禁哈哈大笑。

最後我說,「國家」將來有一天會不會消失呢?人們不需要有國籍,也不需要簽證,可以自由生活在地球的任何角落。

她說「I hope so.」

喝完拿鐵,她背著包離開了咖啡館。她馬上要去機場,飛回上海。

走之前我本來想要個聯繫方式,但我不擅長和人保持長期關係,一向避免增加朋友的數量,放棄了。

我在咖啡館點了份吐司,吃飽喝足,又踏上了海岸公路。海的氣味潮濕而新鮮,是我很喜歡的。遠處的燈塔不知佇立了多少年,有過什麼樣的故事。


我在海邊,分不清方向,信步走去,走了很久很久,直到看見出租車經過,一下子洩氣,招招手,坐上車去了酒店。

酒店的方向,也是離開海岸線的方向。我回頭看海,對它說——

謝謝你,濟州。你不問我是不是真的愛你,我來了,就讓我降落,還送給我一望無際的海。



坐反了方向的公車線路
在濟州去過的最喜歡的一家小咖啡館
濟州的連鎖咖啡T咖啡,我在這兒讀書和寫東西
濟州伴手禮,芝士柑橘片

發布評論

看不過癮?

一鍵登入,即可加入全球最優質中文創作社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