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ess

再談 Andrew Yang 楊安澤|無意識的先入為主

(Source: Wikipedia)
無意外會投 Bernie,但 Yang 的政見充滿前瞻性並適合世界上的每一位國家人民認真傾聽

昨天終於看了十月時的 #AskAndrew(抱歉我反射弧很長),Yang 除了回答例行問題之外,其中一題的答案一直霸佔著我的大腦,總覺得不寫些什麼東西紀錄下來就會全身難受。

Freedom Dividend (UBI/Universal Basic Income) 和「錢要從哪裡來」那些基礎問題網路上找找應該都有官方答案中文資料也不少),我就不再贅述。今天想討論的比較偏觀念方面。

背景:Yang 的大兒子患有自閉症 (autism, “on the spectrum”),嚴格來說不能用「有得」vs.「沒得」這種二分法,因為自閉症是個光譜,其中每位患者的徵狀和行為能力可以有很大的差別,但以下為了敘述方便我會繼續用「患有自閉症」這種講法。

Autism Spectrum Disorder(ASD): 自閉症譜系/自閉症譜系障礙/泛自閉症障礙

將自家狀況公諸於世後,自然引起了許多家有自閉兒童(甚至自閉症成人)的家庭感興趣,各種好奇的問題也隨即而來:「家裡有無法自理的自閉症患者,但一過了學齡,成人自閉症患者幾乎被現有的制度無視」、「你上任後有什麼方法能夠更妥善的照顧自閉症患者的家庭?」、以及「在事事自動化、人類能做的工作越來越少的未來,自閉症患者有什麼更好的方法可以融入?」

讓自閉症患者找到自我價值、甚至找到合適的工作,是許多家庭的期許,畢竟不少自閉症患者也是很有才華的:也許是藝術、也許是科技,NSA 雇用的員工很多也都有 autism。「希望世人能夠早日正視自閉症者的真正價值」是這些家庭的共同願望。

電影、紀錄片、小說裡面也充滿這種情節。「因自閉或精神疾病而備受歧視的患者其實是個天才」等劇情屢見不鮮,我甚至不用查都可以舉出好幾個例子:Rain Man、A Beautiful Mind、CubeCube 幾我忘了)、The AccountantStephen Wiltshire 可以徒手單靠記憶畫出整座城市。

不少公益團體也一再呼籲「天生我材必有用」、「不要以貌取人」、「自閉症患者也可以很有價值」等觀念。

理所當然,成人自閉症患者也在每月 1000 美金的 Freedom Dividend 範圍之內,但 Yang 的完整答案,讓我意識到原來之前並不完全瞭解他的核心價值。

毫無價值又如何

不似家庭主婦(Yang 妻子為全職家庭主婦)、卡車司機、零售業人員、文字工作者這些,雖不高薪且容易取代,但都至少屬於世人認為「有價值」的工作,無行為能力的自閉症患者從許多角度來看,都是沒有輸出價值的。

而 Yang 認為「自閉症患者其實也可以很有才華、只是還沒被挖掘並找到適合的一條路」這種說法,雖然用意是好的,可是這種切入點跟他的原意其實完全相悖。

我們口中的「價值/value」,很大層面還是經濟導向:這個自閉症患者不善交際、但他邏輯和程式設計能力很優秀、所以最後順利在政府高階部門工作,說到底,這個人的「價值」還是來自於最後那份工作。

但依照這種邏輯,如果將來有一天,AI 發展到能夠產生出一個樣樣比 Andrew Yang 強的 Andrew 2.0:邏輯強、政見強、辦事能力也強,難道 Andrew Yang 這個人就沒有「價值」了嗎?

Yang 用自己太太當例子時:全職家庭主婦照顧孩子雖無薪、沒有市場價值,但這工作依然有存在價值,這種邏輯很容易懂,但當延伸到完全無行為能力的患者時,我才發現我之前從來沒真正「懂」過。說白一點就是 Yang 比我想像中的理想化還要更理想化,並用一種很實際甚至菁英主義的角度來接納「無價值人」的價值。

題外話,不管哪國媒體都很愛報導他的出身:華裔、台裔、亞裔,但他在身份認同上絕對先是個美國人、其次的身份才是族裔,遠比嘴上喊著 “America First” 但實際上卻把自身利益放在國家利益之前的 Trump 還更 “American” 和愛國。

抱歉,現在的美國真的病了,愛國的在 polling 裡依然表現欠佳、當首領的是各種意義上的叛國者、而深信 liberty 立國本質的卻身在俄國無法回來(雖然我很樂觀的相信有生之年一定能看到 Snowden 無罪返鄉)。

社會主義、共產主義

另一個幾乎每集 Q&A 都會出現的問題就是「這算社會主義嗎?」或「這難道不算共產嗎?」

並不算。

共產主義的定義是「主張消滅生產資料私有制,並建立一個各盡所能、各取所需的生產資料公有制,進行集體生產,以階級鬥爭建立無階級的社會」(來源),而社會主義的其中一個主軸則是「主張推動生產、分配和交換的國有化」(來源),例如若美國政府打算國有化 Amazon 和 Google。但 Freedom Dividend 不但不屬於這兩個定義,反而更符合資本主義的框架:藉由提高全民基本收入,來刺激整體市場的發展。

No. Communism is, by definition, a revolutionary movement to create a classless, moneyless, and stateless social order built upon shared ownership of production. With Socialism, the core principle is the nationalization of the means of production — i.e. the government seizes Amazon and Google. The Freedom Dividend represents neither of these concepts and actually fits seamlessly into capitalism. It is projected to boost the economy by $2.5 trillion in eight years.
Really, the universal basic income is necessary for the continuation of capitalism through the wave of automation and worker displacement. Markets need consumers to sell things to. UBI is capitalism with a floor that people cannot fall beneath. (Source: Yang2020)
(這邊先不談「中國特色的社會主義」因為我至今還是沒弄懂)

Trump 剛上任(還沒發生貿易戰)時,也是我開始經常瀏覽大陸、台灣、香港等中文論壇的時間,那時很驚訝 Trump 在知乎等平台的高人氣,也有些憂心 Jordan Peterson 及 Ben Shapiro 等角色在華語世界的受歡迎程度*,以及這些言論被全盤接收所代表的隱憂。Democrats 與「白左」已經被劃上等號,而 GOP 則是現實但能解決問題的一方。當然,我也無從得知這些表面上的「民意」是否真實代表群眾,亦或是政府言論操縱後的結果。

也許從中國本位出發的話,美國保守派的論點比較符合三觀,但保守點的說(哈),對 40 歲以下、非 trust fund kid、不會繼承大批財產的一般美國人民而言,目前民主黨的整體方向是比較能涵蓋到己身利益的。希望支持共和黨的網民偶爾也能換位思考一下。

延伸閱讀

中英名稱對照

Rain Man:《雨人》、《手足情未了》
A Beautiful Mind:《美麗心靈》、《有你終生美麗》、《美麗境界》
Cube:《異次元殺陣》、《心慌方》(查了一下劇情後應該是第一集的 Cube)
The Accountant:《会计刺客》、《暗算》、《會計師》
The War on Normal People:《為一般人而戰》/楊安澤
Raising the Floor:目前暫無翻譯
Rise of the Robots:《被科技威脅的未來:人類沒有工作的那一天》/馬丁.福特
AI Superpowers: 《AI新世界》/李開復
Utopia for Realists:《改變每個人的3個狂熱夢想》/羅格‧布雷格曼

*備註:Jordan Peterson 和 Ben Shapiro 都是聰明人,他們的論點對保守派來說的確有必要,但實在無法認同他們的部份發言內容和辯論方式(Shapiro 紮過的稻草人都可以蓋好幾座茅屋了)

發佈評論

看不過癮?

馬上加入全球最高質量華語創作社區,更多精彩文章與討論等著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