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D Daily

彰化/台北小食記/寫社區活動、食物與情感之間。 首篇文章建立日期:2021/10/6

餐桌日常|難忘的味道:道歉

發布於
到現在我還是受不了不認真的道歉,我想是從那時候開始的。

那天看見朋友在IG上發布了一則限時動態,大概是她做了一鍋「媽媽的味道」的濃湯,順序大概是加入奶油塊熱鍋、將煮滾的開水以及康寶濃湯粉加入,最後打個蛋攪拌成蛋花的模樣。她的母親在2020年初過世,所幸的是她媽媽沒有經過「新冠肺炎」這場浩劫,沒有看見世界因此蕭條、整天戴口罩的模樣。

然而我一直知道她最愛的是她的媽媽。

但也因為如此,我突然想起「康寶濃湯」這件事情。在我小的時候,有一次飢餓難耐,我的媽媽一直沒有幫小孩準備早餐的習慣,在她的認知,人一天只要吃兩餐,少的那就是斷食。我打了好多通的電話問我媽媽何時回來幫我帶個便當..等等,她也答應我回來會幫我買碗陽春麵,總之,她實際回到家的時候,家裡的時鐘大概是指著下午三點半的模樣,我跟家裡另一個長輩待在家裡。說是長輩,其實是一位家族裡彼此託管的長輩。

我媽媽急急忙忙的帶了「康寶濃湯」粉回來。告訴我她只要一下就會煮好,而且會很好吃。我也按耐得等了半個小時,實際上我正式拿到那碗湯大概是下午四點,而且是一碗幾乎沒有鹹味的湯。

一來原因是因為我媽很討厭調味料,她從來沒有真的把調味料包倒入的,二來原因是因為我媽沒有辦法判斷加水的量,在她的心理,一匙鹽是鹹,但她沒有想到這一匙加入的究竟是幾碗水。

總之,我又餓覺得又難吃。最重要的是她沒有遵守諾言,我生氣地問她要不要跟我道歉。

我媽拒絕跟我道歉,一直嚷嚷著為什麼要跟我道歉。

我說:「因為你答應我要買食物給我吃,答應要幾點回來,你實際上沒有買,而且沒有準時回來,你如果不準時回來可以讓我知道,我可以自己出去外面買,但偏偏你晚回來,還整鍋這麼難喝,你要我怎麼喝下去。你要不要跟我道歉,你不跟我道歉我就把整鍋湯倒掉,反正我也不想喝了。」

我媽再次拒絕跟我道歉,還在那邊講說你要倒就不要吃了之類的話。

於是,我帶著整鍋的湯進廚房整鍋倒掉。


多年後,我偶然跟我媽聊起這鍋湯,才發現我們彼此都沒有忘記這件事情。


直到長大之後,與人靈魂溝通說起,我才想起一些小時候的傷口,其中一個是我媽答應我中午幫我帶pizza,結果我一年級請我的朋友陪我在校門口等我媽媽,等我媽媽帶便當過來,我會分他一片。那天我等到12:30,我朋友不願意陪我就上樓了,沒多久,媽媽來了,帶了一碗陽春麵給我。我到後來,都不知道該怎麼跟我那個朋友解釋這一碗陽春麵,好像意思是我言而無信。


在我長大後,再次遇到康寶濃湯,以及其他言而無信的事情,總會讓我無端的暴怒,告訴我,我的媽媽遲到,告訴我,我的媽媽不守承諾。


而那個靈魂溝通的通話,在家進行,或許是我媽聽見我們之間的對話,她在隔天跟我道歉,告訴我她以前不應該這樣。這個道歉,我等了將近20年。


我想說的是,其實,你有沒有可能沒想到,原來一些微小的事情,都會在一個人身上留著不可磨滅的傷痕。

喜歡我的文章嗎?
別忘了給點支持與讚賞,讓我知道創作的路上有你陪伴。

CC BY-NC-ND 2.0 版權聲明

難忘的味道

難忘的味道

難忘的味道~豆漿

6

看不過癮?

一鍵登入,即可加入全球最優質中文創作社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