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ualun

常年被知乎禁言,企图寻找当代鲁迅。14亿人哪,要找一段时间,尚未找到。

记被莫名女拳的经历

發布於
女拳斗士的拳法变幻莫测,防不胜防。

几天前某知名女权人士自言自语发表了一串言论,大意是独立的人才有人权,胎儿没有人权,她的子宫她做主。此博主隔三差五就会发表一些厌男言论,已经习以为常,我也从来不回复她的言论。

某天看到有人试图和她讨论什么才叫独立的人,大意是如果胎儿因为依托于母体才能生存,不算独立的人,那么3岁小孩离开父母也不能生存,这样算独立的人嘛?那3岁小孩有人权嘛?如果胎儿是因为没有正常的人形,那么残疾人算独立的人嘛?残疾人有人权嘛?

该网友的推论属于比较合理的推论,不过我觉得他太认真了,我突然忍不住回复他道:有些人就是自言自语,你看看就好,不用认真。隔了一段时间这段话被该女权人士挂出来,狠批我是理中客,让我去读大陆法律,男性在中国法律里没有生育权,然后女性有生育自由。

当然这一段我没有看到,因为我被Block了。之所以后来看到了是因为我关注的某网友说这位女权人士Block了他,又未经授权转载了他的内容,我才意识到自己被Block了。我被Block是有预感的,只要我忍不住回复了内容,迟早会被Block,只是没想到是以这种方式。

女拳有一个非常有意思的理论,虽然她们并不拒绝和男性有交流,但是但凡发现男性不是用女权思维交流,那么都是可恶的蝈蝻。男性不能对女权保持中立态度,当然更不能反对了,我也正是因为做了“理中客”触了霉头。另外还有一个就是之前一篇《小谈一点女权的事》里提到的,女性永远是对的,因为女性天生就是男权社会的受害者。

原本被B了就被B了,也不介意,不过看到该女权人士的盗图行为,想看看后续。发现她确实有回应盗图事件,首先回应被B的网友,没有针对个人B谁,是使用的插件B人。我看到这句话不知道说什么,我难道不是被针对的嘛。然后解释盗图原委,表示是微博看到其他人转载的原图,不知道作者是谁,又没关注该网友,如果原作者要求删的话她就删了。之后想了想又觉得哪里不对,补充自己不会B掉别人偷图,自己B人不看对象,所以别去跟她说自己被B了。最后又表示不会解除封锁,怕会再次有不愉快。该女权人士虽然是道歉了,但是似乎没有意识到自己哪里错了。我们确实没办法避免不小心使用别人的版权,被发现了删除道歉就好了,解释一堆都没解释到点上。后来发现自己被人挂了,表示庆幸自己是删文而不是解除封锁,讽刺别人当面礼貌背后嘴人。原来侵权删除之后就没事了,你再追究就是你的不对了。

我这个小气鬼看到这里终于忍不住要写篇文章背后嘴一下了,没办法当面嘴呀,都被B了。我再看看之前导致我被B的那个话题她又说了些什么。

她后来回复了那个好事网友,大意是三岁小孩脱离了母体,他的死活不再会影响母体的身体和生活。好事网友又问人的尸体算是独立的人嘛,不算的话是否可以被任意解剖?她回复那归《侮辱尸体罪》管,笑好事网友怎么不和尸体一起同桌吃饭,陪尸体朋友投选票。又自己发一条博文表示哪有独立的人要从他人身上获取氧气和营养,嘲讽好事网友和女人的区别就像屌毛和屌的区别,以为自己黑色势力庞大,其实就是个毛。我越发觉得我劝说好事网友是对的,又被辐射攻击了,可是这位好事网友不领情。

好事网友又问道,双体人也从对方身上获取营养,双体人该不该有人权,大饥荒时代有些人吃饿死的同胞,也从对方身上获取营养,他们有没有人权。该女权人士表示双体人是共有器官,和使用对方器官不是一回事,吃同胞算侮辱尸体罪范畴,顺便嘲讽好事网友不识字。好事网友又追问,罪犯应不应该有人权?女权人士回复觉得话题被扯远了,有点不想聊了。好事网友又追问,三岁小孩不也没投票权嘛?不妨碍他有人权。女权回答三岁小孩几十年后会有投票权,他的尸体朋友直到宇宙尽头也不会有投票权。好事网友接着追问,胎儿未来不也会成为独立的人嘛?意思是胎儿以后也会有投票权。这时候女权又打脸之前的回复,你也说了“未来”,胎儿在胎儿时期不算独立的人,表示他说再多也没用,子宫长在女人身上,男人如果想插话可以用屁眼生小孩,可怜男人屁眼长不出子宫。

其实到这里大概就可以看出问题了,好事网友试图借由女权的观点引申开,如果因为胎儿不算独立个体,所有母体就可以为所欲为,那么是否所有没有独立个体的人都可以被人随意处置。再导向到什么样的人算独立个体,和人权的关系又是如何。结果女权人士一直发表的仇男言论,我认为好事网友不反对女性有堕胎权利,因为他后来表示自己有结扎的打算,然后说女性也要学会保护自己,自己赞同维护女性的权利。问题是女权把堕胎描绘得如此理所应当,认为胎儿尚未成人,所以可以随意处置。最后女权总结了这次讨论,好事网友和她的观念不同,争论一百天也不会有结果,还表示如果中间让好事网友不舒服她可以道歉。与此同时还顺带批评了我,说他们有争论的时候不要理中客,要么闭嘴要么另起炉灶。好嘛,自己又说争论不出结果,又不要别人劝阻争论。我不就是知道你根本不想讨论嘛,毕竟大多数人都是固执己见的,只是想避免女权再惹事端,结果又是被B,又是被嘴的。

该女权人士一直表示自己啰里吧嗦,自己的意见不需要别人的指导,你指导了就是有爹味。她的粉丝不劝阻她的行为就算了,还时不时附和。起哄说好事网友太啰嗦,早点B了。她的粉丝大多数也算不上是女权,很多就是善良的网友罢了,就这样纵容女权,让她们畅所欲言不加制止。

这位女权人士并不是一开始就如此胡言乱语,起初只是位分享生活的小女生。不知道何时起加入了女权,越发魔怔,让人欲言又止。我想发展至此,她所有粉丝的都有责任。

我还是表示,女性应该拥有所有男性拥有的权利。如果是在大陆,你们少了什么权利,那是中国政府的事,男性顶多算是帮凶,韭菜不能制定法律维护女性权利。如果是在自由世界,请从政好嘛,你们有的是方式去争取权利,自由世界的女性享受的特权还不够嘛,是想要更多的“Trans”和你们分权嘛?还是想要更多女子奥运出现的雄性怪物?请极端女权人士注意一下你们的言辞,你们永远是少数群体,争取权利不是靠剥削他人,诋毁男性的。

以上无意冒犯女性群体,仅表达对极端女权的不满。

喜歡我的文章嗎?
別忘了給點支持與讚賞,讓我知道創作的路上有你陪伴。

CC BY-NC-ND 2.0 版權聲明

看不過癮?

一鍵登入,即可加入全球最優質中文創作社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