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ain

I know you never care...

极权的铁拳下,世界上没有哪里是安全的

發布於
极权主义三件法宝:宣传、群众运动和让人恐惧的权力。 ——威廉·夏依勒《第三帝国的兴亡》

两篇来自美国之音的新闻。



第一篇讲的是异见者王靖渝在流亡中的一些遭遇。

https://www.voachinese.com/a/teen-with-us-ties-again-on-the-run-from-china-with-fiancée/5976511.html

中国官员曾就19岁的学生王靖渝在网上对中印军队去年发生致命边境冲突的评论进行了追捕。他在4月初转机飞往美国时在迪拜被便衣警察逮捕,并被关押了数周,美国国务院将其描述为涉及人权问题的案例。他说中国当局在迪拜没收了他的绿卡。5 月 27 日,就在美联社询问有关他的情况几个小时后,王被释放了。
迪拜当局周二没有回应美联社的置评请求。美联社获得的一份王靖渝在迪拜被捕后发布的公诉指控书称,他因涉嫌“侮辱一个一神论宗教”而面临调查。这项指控通常是指侮辱伊斯兰教。当出示收费单时,迪拜媒体办公室表示指控已被撤销,王已获释。

王靖渝在迪拜被捕,美联社联系迪拜当局后不久被释放

在她的未婚夫被捕后不久,吴欢于4月飞往迪拜。她聘请了一名律师,同时在社交媒体上发帖并接受采访以提高王靖渝案的关注度。据两人所述,5月27日,吴欢在迪拜的酒店被绑架。中国持不同政见者郭宝胜在他的Youtube频道上发布了王靖渝被阿联酋当局拘留的消息。郭宝胜说,王靖渝在吴欢失踪曾催促她立即离开酒店。吴欢说,她被带到迪拜警察局,并接受了中国领事馆官员的问话。据两人所述,吴欢随后被中国官员拘留。她说,她绝食了几天,精神状况接近崩溃,因此于6月8日获释。吴欢说:“这是一段特别痛苦的回忆。”她说:“我没有太多的政治观点。我真的,真的很爱中国……我从没想过会在阿联酋经历这种不公正。”

王的未婚妻在阿联酋遭绑架、审讯。几天后获释。

迪拜媒体办公室当时表示:“中国当局没有询问王先生的情况,也没有要求将他驱逐回中国,阿联酋和中国当局之间也没有关于王先生的任何合同。”

阿联酋洗脱与中国当局的联系。

帮助组织他们逃离乌克兰的对华援助协会会长傅希秋牧师说,在抵达阿姆斯特丹机场后,荷兰移民当局通知这对夫妇,他们的护照已被取消。

两人逃往荷兰。荷兰当局取消了两人的护照,拒绝接纳两人入境。

美国外交关系理事会兼职高级研究员、中国法律问题专家孔杰荣(Jerome Cohen)说,正式的引渡请求远不是中国用来控制其海外公民的唯一工具。孔杰荣说,即便是美国,也常利用非正式渠道,依赖外国当局在极少公开且难以追踪的情况下将其驱逐出境。孔杰荣谈及此案时说:“这显然是中国权力扩展到海外的赤裸做法。”他说:“中国肯定会更多地尝试各种长臂手段,如非正式驱逐出境、引渡……,胁迫他们在中国的家人,利用各种手段,不论是否合法。”

中国问题专家的评论

此案加剧了对中国域外影响的越来越强烈的担忧,尤其担心去年通过的香港国家安全法,它可能适用于任何国籍的人,甚至在香港之外。




第二篇。一些“猎狐行动”的细节和内幕。猎狐行动,其实就是党国在墙外用收买、暴力等方式,秘密追逃异见者和逃亡官员的政治迫害计划。

https://www.voachinese.com/a/nine-indicted-for-being-illegal-agents-of-china-20210722/5975620.html

根据美国司法部公布的信息,大约在2016年和2019年之间,中国检察官涂兰与武汉公安局警察胡吉等中国官员前来美国,指使其他被告胁迫“猎狐”目标返回中国。起诉书说,2017年4月,在涂兰和胡吉指使下,被告把某男年迈的父亲从中国带入美国,以此威胁某男说,如果他不回国,中国境内的家人会受到伤害。几名被告对某男及其妻子进行了调查、监控和定位。涂兰和医生李敏君陪着某男的父亲来到美国,涂兰指示几名同谋监控某男及其家人,以确认可将其父送达何地,好让他要求某男回国。涂兰随后返回中国,继续与胡吉和其他中国官员督管这一行动。在某男父亲未能说服某男后,涂兰要求在美国的同谋让某男父亲返回中国,并下令他们继续跟踪某男。

利用目标的父亲胁迫其返回中国,并且威胁称如果不服从组织命令,其境内的家人就会受到伤害。

司法部说,朱峰、胡吉和朱勇与美国私家侦探麦克马洪共事,收集有关某男及其妻子的情报。涂兰还被控指示一名同谋删除同伙之间的所有聊天内容。其他被告在中国官员指使下继续骚扰和跟踪受害人。司法部提到,大约在2018年9月4日,两名被告驱车来到某男及其妻子在新泽西的住所,并敲打前门,还试图强行推门而入,并在走时留下字条说:“如果你愿意回大陆坐十年牢,你的老婆子女没事。这事到此为止!”

跟踪,收集信息,骚扰,暴力威胁,试图强闯民宅。


公开资料显示,截止2020年,中方以“猎狐行动”的名义,从120多个国家和地区至少抓捕了6000余名其所声称的“犯罪分子”。6000余人,每人的背后都有一个惊耳骇目的故事。

我们如今看到的不过是冰山一角。

喜歡我的文章嗎?
別忘了給點支持與讚賞,讓我知道創作的路上有你陪伴。

CC BY-NC-ND 2.0 版權聲明

看不過癮?

一鍵登入,即可加入全球最優質中文創作社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