蕉下客

对49年以后历史感兴趣,鉴于中文互联网有关的记忆和记载正在大规模的有计划的被移除,本博主要用作收集网络“垃圾”,“拯救”网络记忆和记载,可能偶尔会有点原创,稍微会转一点资料性强创见多的不被主流刊载的学术性文章。另外,凡是地方文革网和华夏文摘刊登过的文章一般不cross post,当然也会有例外,视情况而定。

大连喜事年代秀:战场上的婚礼

原标题 [大连喜事年代秀:战场上的婚礼]

新郎:刘路明(90岁)

新娘:甦林(86岁)

结婚日期:1945年7月18日

婚龄:67年

刘路明永远不会忘记第一次见到甦林时的情景。那个眉清目秀、白净可人的女生,在五六女孩之中显得格外漂亮。他甚至不知道她的名字,可心中泛过的一丝心动,却如此真实。一段在战火纷飞时萌发的爱情,时至今日,彼时那夹杂着复杂情感的短暂邂逅,如此真实地浮现于眼前,弥足珍贵,余韵常在。

1943年春天,刘路明背着背包到冀中军区驻河北顺平县张各庄政治部报到,与几名同行的男同志一同被安排到一个招待所居住,准备到延安学习。彼时,因"五一"大扫荡而被迫转移至招待所中暂住的,还有几个个青春洋溢的女生。男人们住前院,女生们住后院,在食堂吃饭时,大家会经常聚在一起讨论反扫荡中的情况。

"五一"扫荡那天,手无寸铁的女生们经百余里的行军,从中心地区到达河北藁城县境内,分散着躲进了庄稼地。扫荡的敌人在外面朝庄稼地里打枪,刘路明中意的那个她,冒着被流弹击中的危险,保护着姐妹们和手中的珍贵文件,坚持隐蔽不动,直到敌人离去。刘路明对眼前这个勇敢的女生,生出了由衷的敬佩之情。

刘路明仍然不知道女生的名字,他也不想去问。在这种战火纷飞的年代,一个随时可能牺牲的军官,有什么权利要求一个女生的爱情呢?

一个月后,刘路明等干部被抽调到延安去学习,而同住在招待所的几个女生,已先行离开到抗大二分校去报到了。行军途中,刘路明将几个掉队的抗大女学生送回了学校。缘分很奇妙,掉队的女学生中有一位叫张云卿,与甦林是抗大同班同学。被送回学校后,张云卿心思一动就做了把红娘,把刘路明推到了好姐妹甦林面前。彼时,刘路明终于再次遇见了那个心仪的女孩,也终于知道了她的名字——甦林。

两个人的爱情,因为一封信而终于开花结果。1943年夏天,刘路明给甦林写了一封信,由于通信不便等原因,直到1945年春天,甦林才回了信。在这封近两年的回信中,没有华丽的词藻抑或甜腻的思念之情。甦林的愿望简单而单纯,她希望刘路明能来看她一次。

1945年7月初,刘路明单枪匹马,驰过无人烟的荒凉山区,小心翼翼地经过国民党与陕甘宁边区接壤的地区。5天,700里,他来到心爱的女孩身边,这一回,他娶定她了。

彼时,抗日根据地多数还没有婚姻法一说。抗日战争胜利后,部队做了一个规定,叫"28、7、团"——想要谈婚论嫁,必须要年满28岁,拥有7年以上党龄,职务到达到团级干部以上,这三条同时具备了方可结婚。虽然刘路明那时只有23岁,甦林只有19岁,但他们的婚姻是在抗战胜利前定下的,不受"28、7、团"之限,算是赶了个巧。

1945年7月18日,刘路明和甦林举行了结婚典礼。仪式很简单,两三张桌子,十多位同志,吃着萝卜条、豆腐、白菜、生菜、小葱和猪肉粉条,喝着自酿的白酒,不华丽,但幸福满溢。彼时,大家还为两人的婚礼准备了一副情深意切的对联,上联:男方白洋淀,女方古中山;下联:二人结婚配,革命永向前;横批:白头到老。

甦林那时还不到20岁,全身上下透着一股纯真劲儿,她说:"为了读书,坚决不入洞房。"周围的同志们都有些哭笑不得。刘路明毫无怨言,因为在他心中,亦有革命大业尚未完成。婚礼第二天,刘路明在小村庄边握着甦林的手依依惜别,甦林在山坡上,遥望着策马远去的刘路明,很久,很久。

1945年8月15日,日本投降,历时八年的抗日战争终于取得了全面胜利。那之后,这对新婚夫妻才终于圆了房。同年10月,甦林怀孕了,可惜这个孩子却因奔赴东北途中的长途跋涉、艰苦行军而流产。直到1947年,两人的第一个孩子才出生。

时光飞逝,2012年,刘路明已90岁高龄,甦林也已86岁。青春的浪漫不再,然而每当提起彼此,他们脸上总会泛起淡淡的微笑。这两位共和国的革命功勋,婚龄比共和国的国龄还长,是真正的"携子之手,与子偕老"。

2005年,刘路明、甦林结婚60周年,钻石之婚,情比金坚。那一天,刘路明送给甦林一首情诗:

卧榻之中拟诗篇,辗转反侧难入眠。

六十余年征程事,历历在目如昨天。

钻石婚庆延安颂,离别宝塔奔向前。

相濡以沫六十载,一双白发度晚年。

【大事记】

1947年 大女儿刘丹扬在黑龙江牡丹江出生。

1950年 大儿子刘京扬在北京颐和园出生。

1951年 二儿子刘沈扬在辽宁沈阳出生。

1958年 三儿子刘红扬在大连金县亮甲店出生。

1966年 四儿子刘海扬在本溪市小市出生。

2005年 结婚60周年。

2010年 重孙虎仔出生,终于四世同堂。

2011年 刘路明回忆录《平生琐记》出版。

【必答题】

Q:爱情是什么?

甦林:我的人生已走过86年,爱情是什么我还真说不好。不过,每当想起与老伴的相遇、相爱,我心中总是美滋滋的,这也许就是爱情吧!

Q:婚姻是什么?

甦林:我们从相识到现在,经历过战争的洗礼,也看着很多战友在战争中牺牲。我和路明的婚姻得以持续这么多年,靠的是上天的眷顾和用心的经营。婚姻就是志同道合,我们都是革命干部,共产党员,虽然在战争环境经常分离,靠着革命的忠贞,经过风风雨雨的几十年,似乎不知不觉走到了人生的顶端。宋朝文人苏轼说的好"人有悲欢离合,月有阴晴圆缺,此事古难全,但愿人长久,千里共婵娟"。

Q:幸福是什么?

甦林:如今,我们的身体依旧健康,五个孩子都很有成就。回首往事,无怨无悔,这就是最大的幸福。

http://dl.sohu.com/20121225/n361530447.shtml

Like my work??
Don't forget to support or like, so I know you are with me..

CC BY-NC-ND 2.0

Want to read more ?

Login with one click and join the most diverse creator communit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