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Price

让我们在自由世界里狂奔~

另一个大陆学生的回应

此文是用来回应@feano 那篇的,很久不写东西,语病和逻辑不通总无法避免,能表达出多少算多少。

我的身份标签和你有一部分重叠,也是在澳洲留学,但我来自大陆比较落后的地区,家庭条件也极为普通。这个普通放在这里不知道合不合适,毕竟大陆太大了,人太多了,沿海和内陆是两重天,而一个地区内部也差距极大。直到高中,和我一同读书的同学里都不乏农村出身要靠资助才能继续读书的,和他们比,我今时今日的生活无疑是幸运的,可来到这里,遇到的基本上都是来自叫得出名字的大城市的同学,大家的整体背景条件明显跃迁,我在这里就是不怎么样的那个。

我推测你是个汉族,来自大城市,异性恋,男生。我也是汉族,但从小到大都有少数民族朋友,我大学时一个好友是维族,ta英文很好,曾经获得了国家级的英文演讲比赛冠军,奖励是出国到某个地方玩,最后因为ta是新疆维族,签证办不下来,遂罢。我是性少数,在我上大学时,大学里没有lgbt社团,听说隔壁的学校有,我查了一下,发现校方早就不让运作了。其实大环境都是遏制lgbt的声音和存在的,校方不过是现实中一个具象化的公权力罢了。

我很羡慕你人生中这二十多年来,一直都是主流、大多数,因为目前你没碰过壁,你自然觉得民主自由是不成问题的问题,甚至能问出它们有什么意义这样的问题。

民主我不了解,但自由这个问题还蛮直观的,很讽刺的是在你第三段说自己单是因为富足生活才能有现在这个对话,这明显逻辑不通。不是因为你生活富足才发出了这个声音,而是你生活富足因而来到自由社会,才能自由地发出你的声音。你只看到了你的富足生活,没发现它不过是你实现自由的手段吗?

所以我的回答是,自由不需要意义,它就是意义本身。

解释过去几十年经济的巨大发展,无外乎内部政策外部环境,但来自大陆的学生很天然地会把种种复杂因素创造出的奇迹归结为一个具体的公权力所有。的确,我们的教育、新闻等各种信息源都会反复给我们说是因为party,但有心人想想也能明白。

我很烦每次一提中国的现实问题时,大家就把经济发展搬出来,仿佛人生下来就是为了经济发展,经济发展和别的问题冲突吗?你作为人也没见的因为学习好就可以不用德智体美全面发展了吧?在你写的设想那段,你是多么的傲慢自大啊,那个情景大陆就没有了吗?可能咱们少见筒子楼,毕竟土地面积还是够用的,但仅仅因为你出生优渥,坐在大陆的家中,就看不到给你送外卖的大陆人了吗?还是说仅仅因为你不是他们,管他们死活?经济阶层的分化世界上任何地方都不能避免,如果看数据指标的话,大陆的状况只会更悲观。

出了国是会发现很多不便,一些事的确是发达社会也做的不好,另一些事就看你怎么解读了。中国速度是让我们骄傲,但这是建立在工人的工作生活条件被大量压榨的前提下,国内的工人能像澳洲的工人待遇这么好吗?你不是他们,自然觉得还是国内合你意。同样的,中国的医疗对于病人来说的确速度和费用都比较合意,但医务人员的工资待遇水平是明显被压低的,工作量又极大,这些年的医患问题不是作为孤例没有根源的。你是个多么典型的大陆人啊,对于他人的痛与苦毫无敏感度。

你文章中和港人观点上最本质的不同,可能是你把政府(在我们这里永远和party挂钩)作为不可沟通的“娘”(其实爹更合适),港人把政府作为平等可沟通的对象。你觉得自己的自由够用了,这背后隐藏的逻辑很可能是,你觉得自由是恩赐的,强权力给你多少就用多少,但港人觉得自己的自由并不够,并且觉得这不是恩赐的,是要自己争取的。最基本的价值立场不同,你看多少关于他们的信息也没用。

我自己身上的少数派身份标签,很自然让我对港人说的自由有偏向,事情发生之初我一直都有关注,后来也感觉到事件的另一方作为一堵不透风的墙太过让人绝望,就像港人要向大陆人解释自由民主是什么,为什么重要时,一样绝望。事情发展到今天,其实我很难说偏向哪一方了,因为我不知道最新的那个口号之后你们的诉求会是什么。希望你们不脱离一个整体的情况下取得成功,给我们一些希望,尽管当前的很多大陆人在骂你们傻。

一个大陆学生的一点点声音

發佈評論

看不過癮?

一鍵登入,即可加入全球最優質中文創作社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