郭晶

女权主义者

对解封的消息免疫|郭晶的武汉封城日记|3/12-3/18

穿着破防护服的环卫工

3月12日

过去的一两周,我每天早上醒来第一件事是看最新的疫情地图,起初武汉现存确诊数还在3万,我就根据每天新增治愈病例的情况在心里默默推算什么时候会降至两万,到了两万再推算什么时候可以降至一万,这似乎是我内心的小目标。我也不知道意义何在,似乎是一种希望。

21块肉

昨天下午6点多,物业的主任通知大家领购10元一斤的肉,每份4斤。我下楼买了肉。这次的肉是冷冻的,好切一些。我把肉分成21份,差不多够一个月吃了。

晚上9点多,有人发了一封钢都花园管委会的道歉信,写到:2020年3月11日下午,由于工作失误,我们在为居民运送集中购买的平价肉过程中,使用一辆环卫车运送了1000份,其中530份已发放,没有严格落实食品清洁运输的有关要求,对居民群众的身心健康造成了不良影响。为此我们真诚地向居民表示道歉。

有住户有人赶忙问:“我们小区的肉是怎样运来的呀?求解。”有人发了一张公交车上堆满了肉的照片。

小区群里转发的图片

物业主任回答说:“我们小区的肉是社区用车到超市直接拖到小区来的。”

我想起《雪国列车》中尾部列车中的人吃的蛋白质块是由蟑螂做成的。我们被困在“里面”的人很难了解“外面”的情况,很难确定我们拿到的食物经过什么样的处理。

物业办公室地上的肉

昨天的晚餐是芹菜炒肉加稀饭。

早上是阴天,我就没有下楼。中午下了会雨,下午又有了阳光。小区里下午是晒不到太阳的,我也没有动力下楼。

小区群里有人发了“武汉公示最新无疫情小区名单”,并问“怎么还没有我们小区啊?”

“别的小区只有两栋楼都上无疫情小区了。”

“只要我们小区没有病人就好,不用纠结上不上榜。”

“武汉解禁必须以这个上报小区无疫情为准绳,如果我们社区存在一名隔离者就永远上不了榜。”

“为了小区的名誉可以问问我们的网格员。”

有人开始打了电话,说“社区容书记电话打不通,根本不接电话。网格员电话也不接,看大家有没有其他联系方式。”

有人打通了社区的电话,说:“社区回复,我们小区已经上报,正在等审批和公布。”

大家如此焦虑的原因还是希望早日解封。

中午做饭的时候,我拿了一根胡萝卜发现它坏了。土豆和胡萝卜买回来之后,我放在了柜子里,也没怎么看过。我赶快把它们拿出来检查了一下,一些土豆和胡萝卜发了芽。

我查了一下,发现胡萝卜发芽了还可以吃, 只是营养和味道都没有新鲜的好。可是,土豆发芽会产生龙葵碱,而龙葵碱是一种神经毒素,食用后会导致呕吐、腹泻,严重的还会导致死亡。高温烹饪对龙葵碱的破坏作用也很有限。

这些土豆和胡萝卜是2月26日买的,那是我最后一次出小区。我对浪费蔬菜感到十分抱歉,后悔自己存太多东西,后悔我没有对存放的蔬菜及时检查。

坏掉的胡萝卜和发芽的土豆(图片由郭晶提供)

下午,社区的工作人员敲门要求登记姓名、电话和身份证号。我隔着门问:“为什么要收集这些信息?”门外的人回答:“社区在确认信息。”看来,他只是一个执行命令的人。我跟他理论没用,也无法拒绝,只得提供了信息。

一个小时后,社区的工作人员就打电话给我确认信息,我再次问:“为什么要登记身份证号?”社区工作人员说:“要录入系统,后期有什么问题就可以在系统查到,比如每个房子是否有人居住,是房主还是租户,有几个人,关系是什么。这是上面要求的。”

“什么时候会解封呀?”

“现在的通知是20日前不能复工。现在增长是个位数了,后期增长为0了再根据具体的情况看,目前还没有解封,要严进严出,进行管控。”

什么是必要的社会管控?我们现在已经都被封在小区里,哪也去不了,统计住户的信息对于疫情的控制又有什么作用。我担心这是“上面”趁机加强监管。我昨天看到要实名登记乘车措施的时候,就充满了忧虑。交付更多隐私权是这场疫情中我们付出的又一代价

3月13日

封城前,偶尔到野外露营或者去郊外游玩,静谧中的鸟语花香会让人欣喜。现在每天在鸟叫声中醒来,却没有轻松愉悦的心情

我想起这几年偶尔听到有城里人说想当农民,我都当耳边风听。这些人大都觉得城市竞争激烈、工作压力大、生活节奏快,又抓不住什么,就想到农村种种地,过自给自足的生活。这些人的想法无视了农民的艰辛,有点自大和自我

我小时候当过农民,那些日子是熬过来的。我们家有二十多亩地,全靠人力播种收割、除草撒化肥。我七八岁就开始下地干活。6月已是夏天,天气炎热,正是收麦子的季节。为了凉快,我们都是早出晚归,天刚亮我们就去地里割麦子,回到家天都黑透了,中午在地里干吃方便面,渴了就喝菊花晶泡的水。

割麦子要弯腰,过不了几天就会腰酸背痛,疼得厉害了就跪着割。在炙热的太阳下晒一天还会头晕,没办法只能忍着,麦子割不完没法休息。

割完麦子还要打麦子,打麦机运转起来,有人要往机器里塞麦穗,麦粒和麦秆分离后从不同的口往外冒,要有人负责把麦粒挖开防止堆积,有人负责把麦秆铲走。麦粒偶尔从出麦秆的口里飞出来,打在身上让人疼得流眼泪。干活的时候心里就一直在想着赶快结束。

做农民如此辛苦,还要看天吃饭,不管是旱灾还是涝灾都会影响收成。说实话,我不想再做农民。农民种地是为了生存,而不是闲来无事的兴致

昨天的晚餐是莴笋炒肉。昨天小区群里有人发了肯德基的团购,我有点心动。可是,家里的菜都还没吃完,坏了太可惜,就想着先把家里的菜吃完。

今天阳光不错,有住户就把被子、床单拿出来晒。

小区里晒的被子

我到楼下散步,周先生在遛狗。我们首先聊到的就是武汉的疫情,他问我:“今天武汉市新增病例有几个?”我说:“今天新增5例。”

周先生说他是汉口人,因为妻子的工作,就在武昌买了房。他在这个小区住了十年,那个时候房价两千多一平,现在房价已经是三四万一平了。十年前这个小区是最好的,现在周围的高楼林立,这个小区已经成为老小区了。他的房子朝南,有太阳的话家里一天都有阳光。

他妻子基本不做家务,基本是他买菜做饭。我说:“你能做家务还挺好的。”他笑着说,“蛮难,以前也争吵,现在年纪大了也不再计较了,大不了不说话。说话没得说,一说就扯皮。不说话像一家人,说话像仇人”。

不过,他又补充道,“我十几岁的时候爸妈就去世了,那个时候穷得没饭吃,结婚的时候她什么也没要,那个时候是讲感情的,还是蛮感谢她的。”

小区里晒太阳的人

讲到结婚,他说,“现在三十多岁不结婚的人都很多,他妻子医院有个四十多岁的人没有结婚,一个人也过得蛮好。很多夫妻也不想生孩子,中国人生孩子就要一辈子管孩子,生孩子是一生的压力。”他的几个朋友有上千万的资产,现在也不想要二胎,都想着何必把自己搞得那么累。有钱的话自己吃喝玩乐一下也挺好。

二栋的女人带着皮皮和豆腐出来了。他们一起用武汉话交谈,我听起来就有点费劲。他们现在一天都吃两顿饭,每天睡到九、十点起床,就吃一顿,下午五点左右再吃一顿。二栋的女人说吃完饭后,她就去看小说,家里有人从早到晚看电视,有人自己玩手机、电脑。二栋的女人说往年她会腌几百块钱的腊肉,今年就没做。

过了一会,彤彤和爸爸、奶奶带着小步也下楼晒太阳,彤彤的奶奶也加入了他们谈吃的对话,说她腌了一百块钱的肉,还买了成都的熏肉。

今天,三四个人到小区门口拿了外卖。我打开外卖app看了一下,好多商家都开始配送蔬菜啦。

拿着外卖的人,和外卖App截图

3月14日

有个朋友把我拉进一个群,群里的人在分享最新的交通管制信息,交流“离开”的经验。湖北除武汉外的县市开始放松了一些管控,已经有人迫不及待地想要离开,有人为了复工,有人为了团聚,有人只是想离开。当然,也有人想回湖北的,但很多火车票不卖到湖北地区的票。

离开要有通行证和健康证明,可是各个县市乃至村子的开放程度和政策不一样,有的通行证只能在市里活动,有的地方开通了城际巴士,有的地方可以自己驾车走高速出省。

出了湖北,能不能进入别的省市又是一个问题,进入也需要工作单位或社区开的接收证明。有的省份不承认在支付宝上申请的绿码(健康码),有人开车上了高速,到了目的地却下不了高速,去江西、四川、重庆的群友都遇到了这样的情况,他们被迫原路返回。

有的地方可以接受进入,却要求隔离14天。温州、台州、广州要求集中隔离,自己出钱,每人每天300元;东莞、杭州要求集中隔离14天,政府出钱。

没有统一而稳定的政策,人们的出行很难有保障,往往只能自己亲身试验,试验就会付出一些不必要的成本。

昨天的晚餐是包菜炒肉。

昨天12点多睡觉,楼道里有窸窸窣窣的声音,搞得我半天才入睡。早上7点多,楼道里又时不时地传来开门声,我就被吵醒。我的小区旁边正在修建地铁,封城前,晚上工地上也会有轰隆隆的机器声,可我基本不受影响。现在我的感官似乎时刻在寻找信息,很难关停

有个上海的朋友说,自从她家附近有人确诊之后,她老是听到救护车的声音

今天阳光很暖,小区院子里晒太阳的人、取外卖的人多了起来。有人还推了个婴儿车到小区门口取外卖。

推着婴儿车取外卖的人

物业的主任在群里说:“办公室现有一些切好的小葱,业主们如需要请带上食品袋到办公室领取。”

有人领了后,拍照发到群里,说:“脱水干葱,非常好。感谢政府的人文关怀。再次感谢自治小组的领导们。”我下楼的时候忘了带袋子就没有领。

邻居领到的葱

彤彤一家人也照例下楼晒太阳,她家的狗小步在后面步履蹒跚地走着,彤彤的奶奶说它已经13岁了。

今天来消毒的环卫工穿了防护服,不过防护服上的裂口非常明显。封城近两个月,他们终于穿上了防护服,可却是破的。

穿着破防护服的环卫工

3月15日

湖北又发生了一个悲剧。昨天,有网友在微博上发消息说,孝感市里丝小区一位有精神问题的女人下楼抢小区人的吃的。邻居把她被送回家,结果发现她家里有臭味,原来是家里的一岁半左右的小孩已经饿死了十几天了。

孝感市人民政府新闻办公室在官方微博“孝感发布”发布的消息则称是社区干部上门排查的时候发现并报案的,经调查,女人家里有大米、奶粉、蔬菜、水果等生活物资。

看到这个消息的时候,我心里堵得慌,特别难过。小孩饿的时候也会哭吧,还是那么小的孩子就学会了默不作声地忍受。“孝感发布”的两条相关微博下面都设置了拒绝评论。如果发布的是事实,为什么害怕评论呢?李wen亮医生有条微博下面已经有超过61万的评论了。

昨天的晚餐是稀饭加红烧鸡翅根。

今天的阳光依然很好,连续几天天气都很好,春天似乎真的来了。一个城就这样从冬天封到了春天。2015年春天的时候来过一次武汉,还去武大看了樱花,我是早起去的,人还不是很多,风吹过就会下起樱花雨,特别梦幻。今年的樱花雨还有人欣赏吗?

我昨晚在外卖app下单买了菜和一些零食、水果,花了70.48元。外卖十点左右就送到了,我下楼取外卖,看到物业的三个工作人员和两个女人从二栋出来边走边聊,往物业办公室走去。他们停在物业办公室门口,对着二栋的楼在说着什么。

他们说的武汉话,我没听懂。一会儿,又有三个人从二栋走过来,有一个人穿着防护服。然后,他们就离开了小区。

送隔离的婆婆回来的人

群里有人@ 了物业的主任,问:“二栋被全副武装的人员送回来的人是什么情况呀?”有人表示同问。

物业的主任回答:“是二栋XXX的婆婆。”

住户:“二栋XXX不是爹爹确诊吗?怎么婆婆也是吗?”

住户:“家里有一个确诊的,全家都要隔离。”

看起来应该是二栋的一个住户过了隔离期被送回家,只是在这种特殊时期,大家都容易紧张,提前跟大家说明情况比较好。有住户问了,也最好回答清楚。

今天有人在群里发了最新的无疫情小区名单,我们小区终于上榜了。大家又关心起社区别的小区有没有上榜。下午,小区门口贴了“无疫情小区”的牌子,物业主任拍照发到了群里,大家又是点赞,又是鼓掌,又是感谢。

今天下楼晒太阳的人多了一些,晒衣服、床单、被单的也多了起来。

彤彤的妈妈今天也加入了晒太阳的队伍,他们一家人一下楼,彤彤奶奶就跟彤彤说:“走,去找皮皮(邻居的狗)。”彤彤爸爸一边在后面看着小步慢悠悠地走,一边跟家人说:“你们都不要狗子啦。”

有一个老人家带着一个折叠椅在院子里坐了会儿。坐累了就起来拄着拐棍走走。我准备上楼的时候,一个看起来二十多岁的年轻人也出来了,他边走边看着手机。

下午,一个女人到楼下遛狗,她的狗也是一只白色卷毛狗。迄今为止,我在小区里看到4只白色卷毛狗了。

在小区里玩耍的人

3月16日

前几天有网友曝光了医护人员在疫情期间拿到的工资反而比平时少。这是因为医护人员平时的收入除了基本工资,还有绩效奖金,而疫情期间医院只发基本工资加补贴,有些人的工资反而少了。

当然,这里面隐含着一个医疗体制的问题,我们的公立医院也是自负盈亏,医护人员的工资依赖于绩效,我们平时看病的时候经常被要求做过度的检查,被推销昂贵的药物。这也会导致医患矛盾。

昨天,南风窗发文揭露了修建火神山、雷神山的工人的境遇,有个工人在去火神山做杂工的时候被告知两晚800元,有领导来过问才发现两晚是3000元。他们8个工人到项目部闹,最终,带班的人抽了200元,工人拿到2800。

这些工人回去要隔离15天,每天发放隔离补贴300元。工人要领补助需要提供隔离证明,他们找社区,社区又让他们证明自己是社区的人。有很多工人还没有拿到隔离补贴。

医护人员、建筑工人,他们都在疫情爆发的时候冒着感染病毒的风险,带着恐惧坚持工作。可如今,疫情还没有结束,他们就受到不公的对待。我们不能只歌颂牺牲,而不断控制发声

2月中有个湖北的发热门诊护士找到我的朋友肖美丽。这名护士说,医院只发给了ICU和感染科的医护人员发了六千块的补贴,发热门诊则没有。护士问肖美丽:“发热门诊算不算抗疫一线?”,有人也问了医院的护士长,护士长劝他们不要这时候闹情绪,违背自己奉献的初衷。这名护士也很生气,可是也担心公开出来会影响自己的工作生活,就没有公开发。

昨天的晚餐是莴笋炒肉加鸡蛋饼。莴笋是我自己昨天通过外卖app买的。我吃到莴笋的那一刻有一种幸福袭来的感觉,因为我尝到了久违的鲜嫩

今天是阴天,不过还是有人晾床单。今天,医院和一些企业复工,路上的车稍微多了一点点。

中午,物业主任在群里发信息说:“现有政府补贴的冷冻排骨,请业主二点钟到办公室领购。”我两点下楼,却被告知排骨已经被领完了。没领到排骨,我就在院子里走一下,物业主任招手示意我等一下,有个工作人员拉着手推车离开了物业办公室。

一会儿,工作人员就像变戏法一样拉着一箱排骨回来了。我领到的排骨是67.8元,单价34元/kg。排骨是未经处理的肋排,我回到家把它切了十几条,分成了3份。

冷冻排骨

我想起11日领猪肉的时候,有人开车送来了8箱大冠鸡,当时有人问能不能买,物业的主任说要等一下,他们要整理一下。这些鸡现在不知道在哪里?

前两天团购的水果下午也到了。我买了2斤的纽荷兰橙,13元。出来领水果的时候,有人带着一次性的手套,有人出来在口罩外卖又加了一层卫生纸,上面裹在口罩里侧,下面在外面飘荡,他不停地用手按着不安分的纸巾。

人们的恐惧很难消除,因为武汉还有新增感染,尽管是个位数。

物业的主任上午发了一个通知:

各位居民,大家好:

随着近期气温逐步回升,汉成里社区的公共区域人流量加大,其中也有网络上关于无疫情社区可以社区内有限度走动的宣传。但是疫情还未结束,仍有一定的社区感染风险,为了各位居民的安全,请保持高度警惕,尽量减少户外活动,做好必要的防护措施。谢谢。

有人附和说:“是的,大家不要放松警惕,这个病毒非常危险!坚持!

我不由得怀疑这是控制人们出行的阴谋。人们因为处于恐惧中,不敢肆意妄动,不会轻易出门。我和朋友曾开玩笑说,以后的世界运转可能就像现在这样,主要依靠互联网、外卖、自行车生活,人们按需分配,只需要生产基本的生活物品就好。人们的出行也受到控制,比如每周出去一天。

清华大学医学院院长董晨、武汉大学人民医院张旃、武汉病毒所研究员石正丽等多名专家曾表示,新冠病毒可能在人类中长期潜伏,长期共存。由于全球化的发展,这次新冠病毒的传染范围十分广泛,全球都处于新冠肺炎造成的危机中,到处都是停工停课停飞。

艾芬医生说:“早知道有今天,我管他批评不批评,老子到处说。”这场疫情的爆发在人们的意料之外,它最终会给人类造成什么样的影响也很难预料。

领水果的人

3月17日

湖北一些地方解封也有几天了,可是朝令夕改的现象却让人摸不着头脑。昨天群里有个麻城的朋友说:“麻城明天又要封城了”,有人问:“为什么啊”,这人也不知道,说是村里刚发的通知,还艾特了大家,说:“政策有变,高速明天早上九点将禁止通行,办理了通行证的请抓紧时间返岗”。大家都紧张起来了,让有通行证的人赶紧走。

有个开到了通行证的群友说:“今天拿到了通行证,派出所的人让我赶快走,不然一天一个政策,到时候走不了不要怪他。”

有个湖北的朋友小区解封了几天后,突然有一天,她的家人不知从哪里收到的消息,说是不让说的秘密消息,据说他们市要再封城,她和家人赶快去囤了一些米、油之类的食物,结果几个小时后又有人说再次封城的消息是谣言。

朝令夕改会让政府失去公信力,也会让人们没有安全感,无所适从。

今天的阳光很好,更多的住户打开了窗户,二栋有个穿睡衣的女人今天还在阳台擦玻璃。下楼晒太阳的人也在增多。

早上,我下楼晒太阳,绕着小区的院子走了一圈,走到三栋后面的时候望见隔壁小区的一抹红,是开得正艳的桃花。我跳上旁边的阶梯,伸着脖子往隔壁偷窥。我们小区的院子里没有花,少了一些春的气息。

三栋一楼有个小女孩站在家里的窗台上向外看。

中午,我听到楼下有小孩在玩笑的声音,打开窗户看到是一个妈妈带着两个孩子在院子里玩,两个孩子骑着滑板车玩了会,放下滑板车又说要在院子里走圈,哥哥说:“我要走三圈”。

妹妹得意地说:“我要走四圈”。然后,两个人甩开手就大步走了起来。妹妹没走几步就岔开了路,拐到了二栋旁边的草地上,哥哥则坚持在前面走。妈妈在后面吆喝:“回家了”。哥哥说:“等我绕回来”,妹妹则跑了回来,哥哥也跟着跑向妈妈。一家人就上楼了。

向外看的小朋友

下午,物业主任发信息说可以领购政府补贴的10元菜,10元团购菜有红萝卜、白萝卜、土豆、洋葱、包菜。大家纷纷都下楼买菜,有人在楼下碰到邻居,就聊两句。我领了菜就坐电梯上楼,有个男的过来看到有人在等电梯就去走楼梯啦。

院子里的一个角落下午也有阳光,三个女人就在那里晒太阳,边聊天边做拉伸,伸伸胳膊拉拉腿,一会儿再扭扭腰,原地踮脚尖。

物业主任在群里发了通知,表明大家可以自己组团采购生活用品,如果发生外来购物而发生了疫情感染之事,小区办公室不负任何责任。

下楼领10元菜的人

接着有人就发了消息:

武汉协和医院一院长告诉我们,如果朋友或者同事得过这种病的在今后两年是绝对不能接触的,包括吃饭、办公、谈话或打牌等等,因为这个病毒是不可能从病人身上被彻底消灭的,这个病毒会永远寄生存在于病人身上。

现在最好的药也只是压制住病毒加上病人自身抗体而形成的表面上的“健康”(只是压制住病毒!未消灭病毒),但正常人一接触他,随时就可被传染。

此病目前无任何药可以根治而达到不传染的痊愈水平,所以奉劝人们今后一定要注意,这不是开玩笑啊。

我也不知道这个消息的真实性。不过,有几个住户就开始建议大家尽量不要组织自发团购,不要让55天的努力付之东流。

群里今天发起了团购红薯的接龙,有人说:“好吧,我响应,红薯退单了。”

有人艾特了有门路的女人,让她自己建一个团购群,不要在业主群发布团购信息了,好几个人点赞表示同意。

团购的菜

3月18日

有人说:“武汉的情况在好转”,武汉的疫情确实在好转,可是疫情引发的隔离、恐慌、牺牲、创伤是否在好转呢?新冠肺炎会给一些病人带来身体的后遗症,还会造成在武汉的人的心理后遗症,这需要多久才能好起来呢?

布鲁克林创伤中心的创始人巴塞尔·范德考克博士讲到创伤的时候曾指出,经历911的人们受到的创伤相对较小。他提到三个重要的影响因素:行动、关注、讲述

“行动”是指灾难发生的时候人们可以行动,比如世贸大楼爆炸后,人们可以移动身体,可以跑着逃离灾难现场。行动代表着力量和掌控感。“关注”是指911事件获得了全世界的关注,获得了很多支持,美国政府也设置了911受害者补偿基金,该基金的申请延至2090年10月1日。“讲述”则是人们能够去谈论自己的遭遇,更不会因为讲述而被指责。

对比一下,这次疫情中,从封城到封小区,我们的行动空间却在逐步缩小,我们被困住。就关注而言,武汉确实获得了全世界的关注,可是人们的支持一度被阻断,医生不经医院允许不得向社会求助,志愿组织的医疗物资被官派机构所拦截。很多关注难以转化为实际的帮助。关于讲述,一些讲述在被封杀,很多网友纷纷准备了微博的备用号。

911纪念碑上刻着罹难者的姓名

其实,我们还有很多事情要做,记录疫情中牺牲的人们、传播疫情的真实信息、问责追责等。很多人也在做,只是人们的行动受到限制,有些事个人想做却做不到,没有权力。人们的行动有所成效会受到鼓舞,让人有继续的动力,如果频频受挫则容易灰心。

当悲剧接连发生,真话被当作谣言,“正能量”却被鼓吹。悲剧得到的社会关注遭到限制,问责得不到回应,人们的情绪就会慢慢地被消耗,愤怒在消失,无力在增强

有时候,我看到大家都在转关于某个社会事件的文章,我却没有力气点进去细读文章的细节。因为当我知道一些不公在发生的时候,希望可以做点事情,而不是做一个看客。可是个体的社会资源和权力有限,很多事情的改变不由我们决定。为了自保,我们偶尔需要关闭自己的一些情绪,让自己和现实保持距离。

情绪是我们感知世界的一种方式。当我们关闭情绪的时候,我们也在停止思考,停止认识和理解世界。人们开始被动地接受信息,难以区分谣言和事实,在朝令夕改、谣言漫天飞的情况下就更容易恐慌和焦虑。

昨天的晚餐是蒸饺加红烧鸡腿。

今天阳光明媚,不过楼下的热闹减弱了一些。我倒不是因为担忧,而是在忙一些工作。现在我下楼回来只是摘下口罩,洗个手就好了,其它的清洁程序都省去了。我觉得在小区里下个楼也不用戴口罩,可是我如果不戴口罩下楼会引起邻居的恐慌,还可能会被骂。

早上,小区的群里有住户发了一个文章,文章里有个武汉某小区业主群的对骂视频,业主A自己通过一个漏洞出入小区,被别的业主批评就说是保安没有制止她,别的业主就说保安制止她可能会被骂,双方就争执不休,业主A还说她有心脏病都被气发了。

出小区的人本来也没犯多大的错,可是人们的恐惧一触即发,冲突也就很容易发生。

阳光下的小区楼

有住户在群里发了一个小道消息:

市政府会议精神:

22日滞留在外的人员可以点对点返鄂返汉。滞留在鄂在汉人员可以点对点离鄂离汉

24日公交,地铁消毒,进行预演练为恢复交通作准备。

26日,门栋解封,居民可以在小区内活动。

29曰,小区解封,居民凭健康码,工作证明驾私家车,骑自行车,步行复工。

31日企业生产和市场经营逐步复工正常化。

4月2日重点商业场所正常化。

4月3日公交,地铁恢复营运,实行实名制乘车。

4月4日机场、高速、动车、国道正常化。

马上解放了!

说是小道消息,因为我没有查到官方的通知,也不知真假。我也不太在意了,以免空欢喜。其它住户似乎也是一样,没有人对此有所回应。

看到“有人出门”、“有人感染”、劝大家不要出门的消息,大家回复得倒是积极。

下午有住户在群里发了个消息:从3月13日至3月17日,每日都有新增病例来自门诊,今天的1例是江汉区某菜市场管理人员。说明现在外面还有传染源,所以不要放松警惕,不要出门,若非要出门必须做好防护,同时人与人之间最好距离2.5米以上,而且相应减少团购次数,能保证基本生活就行了。立马有人点赞支持。


發佈評論

看不過癮?

馬上加入全球最高質量華語創作社區,更多精彩文章與討論等著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