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reenteaparty

MY VIEWS

参观东德秘密警察斯塔西的拘留中心

2019年的参观记录

今天(2019年9月29日)去参观了东德秘密警察斯塔西的拘留中心。

大门口

这个地方最早是一个肉类加工厂,然后这个老板把这块地这块地方卖给了纳粹,纳粹用它来做人民大厨房,给很多人,特别是因为盟军轰炸无家可归的人提供食物,因为这个地方没有什么军事价值,所以在盟军的轰炸中被完整的保留了下来。

这个地方在柏林的东边,因此在苏联人的控制之下,苏联人过来一看,居然还有这么个完整的地方,挺好的,就所以就把里面所有的好东西都拆走运回苏联了,就像中国东北一样。

红色的是一期,黄色的是二期

这是从红黄房子之间的小门进去看到的

这个地方原来因为是厂房和厨房,所以有很多存储东西的仓库,因此就可以被隔成一小间一小间的牢房。在原来的老建筑里面很多牢房是不见天日的,完全封闭的,因此又被叫做潜水艇。

老楼里的潜水艇
潜水艇

然后东德又建了二期工程,那个里面的牢房是有窗的。

德国人把这个地方叫做监狱,但是它实际上是判刑之前拘禁的地方。主要目的是获得足够多的政治犯的信息,然后通过审判把他判判刑。

到这里的人被逮捕之前,斯塔西已经对他进行了充分的这个观察和窃听,就基本上已经判断他就是政治犯了。所以到这里的目的就是尽可能的,以最低的成本让他招供,把斯塔西还不知道情况也说出来。

那么成本最低的方法不是使用暴力,而是用心理学的方法摧毁这个人的意志。东德秘密警察的方式跟苏联不一样,苏联是从大半夜的就是把你从家人面前带走,以这种心理震慑的方式来操作。那么斯塔尔西是因为对你监视已久,因此对你的行动路线已经很熟悉了,所以直接在路上把你带走了,说什么配合调查跟我们走一趟。好像先是用小汽车带到警局里,然后再装上这种全封闭式的不见天日的输送车,而且伪装各种不同的卡车,司机也会按照这个卡车的图装来穿着,比方说他是送牛奶的车,他就穿成一个送牛奶的。这个车再七绕八绕很长时间把人给送到这里。

送奶车

到了之后把衣服什么什么钱包包,什么东西全部脱光,然后一样一样交代这个东西是什么,那个东西是什么。登记在册。这个就花掉将近一个小时的时间,然后就把你的内裤和袜子还给你,分配囚服,再给你一个塑料杯。

那种库房改成的小囚室可以住4~5个人,但是就是所谓的潜水艇的那种囚室里面没有抽水的马桶,就只有一个倒的那种马桶,也没有排水的地方,他们定期会用冷水来冲洗这个地方,那么也没有纸什么的,就是洗完手用囚服,擦完了大便也是用囚服擦,洗手洗完之后也是用囚服擦。二期工程的囚室有抽水马桶和窗户,别的就没啥区别了。

二期的囚室

反正进来也不会马上审讯,先把你关在这么个地方,关上几个礼拜,然后再审讯。关在里面的时候时间是有明确安排的,就是晚上9点到早上6点睡觉,其他时间不许睡觉。但是也什么别的事都干不了。

同时进来之后,你家人也不知道是怎么回事,所以他会去警局问这个人怎么失踪了,那警局一看失踪这个情况大概就知道怎么回事了,就会给斯塔西个打个电话。于是斯塔西就说,是,人在我们这儿呢,警局问,啥时候可以通知家人?斯塔西就说,不着急,等消息吧。

有一些囚室是只能关一个人的,如果在里面关上几周,看不到一张人脸,没有跟你说话,可想而知对人的心智会造成多大的摧残。囚犯的状况也一直在管理人员的监视下。如果管理人员觉得差不多了,那就可以开始提审了。

审讯的地方其实离囚室不远,就在同一幢楼里。但是去审讯室不会带你走直接的路线,也是楼上楼下绕一圈。当有囚犯在审讯区的走廊中被押送的时候,走廊中的红灯会亮起,在其他房间里受审的囚犯就不可以出来,因此不可能有囚犯在走廊中相遇。所有的审讯室隔音都做得很好,听不到任何哭泣或者尖叫声。在整个过程中囚犯会觉得这么大一个监狱里就关着他一个人。

这张照片可以看到走廊墙上的红灯。

审讯常常是等你晚上九点睡下以后十点多十一点多把你拖起来,带到审讯室。这也是心理上的攻势。审讯室里有两个审讯员,摆成T形的办公桌。审讯员会很客气地说您好啊,想喝咖啡吗?(囚犯平时早饭就是面包)要抽烟吗?这个时候,几个礼拜没见过人脸没跟人说过话的囚犯会是什么反应?即使你在独处的时候已经不断地在策划如何应对审问,这个时候遇到这么一个好好跟你说话的人,很多人当场去就崩溃了。如果你还能顶住,审讯官员会一样样讲出他们知道的你的隐私,还会告诉你你妻子就在旁边的审讯室。这个时候,国家机器彻底把个人的尊严碾碎。

审讯室

如果你说,好我服了,我愿意写公认书,他们就把你带到专门写供认书的房间。你一两个小时就把能想起的需要交代的都写完了,你说我想交卷,回去睡觉了。不行,你再好好想想,然后就继续在写字间待上好几个小时。

写字间

因为斯塔西抓人之前已经进行了细致的观察和分析,所以一抓一个准。那么这种心理上的攻势又能帮助他们在审讯中再排摸一遍是否还有遗漏的线索。

认罪书拿到后就是审判,审判就是走个形式,然后就把你送去普通刑事罪犯的监狱,和杀人犯,强奸犯关在一起。这个时候你才脱离了斯塔西,回到了社会主要法律的管制下。

那天在斯塔西的博物馆我看到了斯塔西整个机构的运作,今天的英语导览带着我从政治犯的视角从头到尾走了一遍,这个过程所体验到的恐怖是在斯塔西的办公室所无法体验到的。

导览之后我还看了下展览区。时间有点紧,走马观花而已。其实内容非常不错,除了斯塔西的设备,包括东德倒台时用来销毁资料的粉碎机,训练用的真假武器等等,最有意思的是一些人的照片,包括囚犯,官员。还有一些反抗运动的介绍,有些人活到了东德的倒台。例如这位女士Vera Lensfeld.

Vera Lensfeld

黑白照片是入狱照,1988年。可以看得出来很年轻,她当时是已经是一个地下组织的成员准备了一个横幅“所有公民都享有自由公开表达观点的自由(东德宪法27条)”准备偷偷带到一个纪念李卜克内西和罗莎卢森堡的公共活动中去展示,在出发前就被捕了。他出来之后加入了东德的绿党联盟90,此后在联邦议会中做过代表绿党和基督教民主联盟的议员。

展览区

管理人员办公区也开放为展览区。其中包括负责人的办公室。

管理人员办公区

右边通向另一个房间的实际上是一个暗门。

监控室的设备照片

后面就是监控室。

我问了向导阿姨一个问题,就是斯塔西的权力那么大,会不会威胁到党中央? 她回答说,确实会,可以说斯塔西就说苏共在东德的代理人,他的领导是听命于苏联而不是德国统一党的,尽管斯塔西的头和德国统一党的头都是纳粹时期流亡苏联的。而斯塔西因为有这样的网络和权力,所有人都会害怕斯塔西的头子米尔克。

1989年东德快完蛋的时候,斯塔西的一下子从权力的巅峰掉下来。米尔克同志在人大发言,他一开头就说"同志们"马上就被人打断"这里的不一定都是你的同志哦"。他马上打圆场说,这么多年习惯了。他接下来又讲道什么我爱这个国家也爱你们大家什么的,整个大会堂哄笑起来,米尔克意识到自己的权力真的完了。

有意思的是,米尔克没有因为自己在斯塔西的所做所为受到审判,好像是因为找不到可以适用的法律,结果因为他在流亡苏联前犯下的一桩命案判他无期徒刑。

Like my work??
Don't forget to support or like, so I know you are with me..

CC BY-NC-ND 2.0

Want to read more ?

Login with one click and join the most diverse creator communit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