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作了 21 篇作品累積創作 30221 
島神瑞內

琥珀皇后|捌(連載)

捌 好像過了整整一個季節,W先生才移開眼光,望向琥珀皇后。明天,明天就能修好了。他放下手錶,摘掉眼鏡,打了個哈欠,鼻尖上存留著微紅的小小塌陷。綿羊和鳥都安詳地睡著,而她也在坦白之後,退化成了動物。

10
島神瑞內

琥珀皇后|柒(連載)

柒 有一件非常意外的事情在我身上降临了。我不知道为什么琥珀皇后要将约会地点定在这里——使得我现在身处于这间算不上冷清也算不上热闹的,极为普通的咖啡馆里头——至少我最初是这么认为的。

島神瑞內

琥珀皇后|陸(連載)

陆 这一天是字母国的酸面包节。通常为了庆祝,人们都会呆在家里。用面粉,酵种,盐和水制作面包。大大小小的烤箱里蔓延出的气味,欢快地在中央大街上攀比,横冲直撞。在A市封闭的第一百三十三天,天气晴好。

島神瑞內

琥珀皇后|伍(连载)

我的海水 持续的封闭让我无法继续工作――我必须减少支出。人们都说,A市没有饿死的人。只要不饿死,就能继续活着,就能继续向着最为公平和理想的生命尽头,迈出微小而自豪的步伐。其实,我还有一件事情没有告诉你,那就是我搬到了水边...

島神瑞內

琥珀皇后|肆(连载)

快要离开琥珀咖啡馆的时候,感觉外面有人吹起了萨克斯风。可是要怎么形容它呢?像是一辆老式自行车在冬日的山洞隧道里拼命前行时,车轮链条发出的那种声音。琥珀皇后将耳朵贴近咖啡杯口,问我,你觉得是谁在吹?

島神瑞內

琥珀皇后|叁(连载)

他们同时离开之后的数小时,我竟是在背靠墙的角落,大意昏沉地趴在吧台上睡了过去。下午四点零三分,罕见的午睡之后是猛烈的晕眩,像是整个大脑被扔进梅森罐里,因为什么原因而被什么人剧烈摇晃过后,又取出来塞回到我的头颅里一般的晕眩。

島神瑞內

琥珀皇后|贰(连载)

在那个相当关键的一天,最先注意到W的人其实是我――不过那天,我患着相当严重的感冒,头昏脑胀。可能他们的相遇根本只是一场我用来聊以慰藉的幻想――这般细细想来,竟令自己产生了一种流离失所的错觉,不过我的确身处A市,在打字的这一刻,也依然如是。

島神瑞內

琥珀皇后|壹(连载)

距离上一次想要连载写东西已经过去了很久一段时间。最近人们似乎自觉停止了一切社交行为,至少我还能通过打字与记忆里的人们多多少少碰个面。当那些肉体触手不可及,他们仅仅是在我脑回路里的一种幻觉。

島神瑞內

你和保羅的新年願望

聖誕節過去的第三天晚上九點三十分,你推著手推車在超級市場裡狂奔,想買一副手套。姑且命名你的男主角叫保羅吧——保羅正坐在一輛名不見經傳的老爺車裡等你。你要找的手套是綠色的,上面有紅色皮膚的小人。

島神瑞內

二 日 小 雀|诗

《二 日 小 雀》 猜測他寬厚的指腹和深情的嘴唇 / 會怎樣觸碰她的羽毛 被風聲磨出了血的 / 她的腳掌 為了這一生都不可能實現的美妙 / 而顫慄不安 2018.04.0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