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來自天空》◎清朗

《來自天空》原創小說作者。 每天都在跟五個國中臭小孩講幹話。 一個焦慮的女人。 官方網站: https://sites.google.com/view/from-the-sky/%E9%A6%96%E9%A0%81

「不是遊戲,不就會受傷了嗎。」

《來自天空》第二十四章 一場遊戲


   「哇,這真的是國中生寫出來的東西嗎?」升旗典禮在艷陽的拷問下結束了,散會回教室的路上,玫瑰在布告欄前停下了腳步。

   「你在看什麼啊?」碧落見玫瑰聚精會神得臉都僵了,好奇的湊上前去。

   「上次作文比賽的得獎作品貼出來了。你不覺得這第二名很厲害嗎?『群山的雄偉是寂靜謙恭的,山風的歌是他無言的哼唱。』這種句子誰寫得出來。」


   碧落抬眼探看,這句子這麼耳熟,不就是自己寫的嗎?

   「原來結果已經公告了,我也是現在才看到。」

   「挖賽,剛剛沒看清楚,這文章還是你寫的喔,都寫成這樣只有第二名?那第一名是什麼神仙…。」


   兩人同時向上望去,穿透窗櫺的金光如燒紅的鐵片,刺辣貼合在最高處的地方,第一名的小王冠貼紙在這樣的日射下閃爍光點。


   「…真不愧是太陽,感覺第一名就非她不可,太陽就是太陽。」玫瑰點頭如搗蒜,像是品鑑詩詞的文士,煞有其事地稱揚。

  

   「太陽真的好厲害啊。」

   第二名的作文只放在略低的地方,那一點點的間隔在碧落的眼底變成登天的樓階,再矯健的身手都越不過去。


   「我什麼時候也能被放在那個位子呢?」明明不到一個手掌的距離,卻找不到任何登越前行的捷徑。

   「我應該要去恭喜太陽才對,不可以想這些事情。」碧落晃晃腦袋。


   回到教室裡,坐在第一排中央的太陽正捧著理化課本潛心的翻讀,她的身邊凝鍊了凍結的磁場,任何細小或張揚的聲響都跨不過她的耳際。


   「太陽,你一早就在讀書啊。」碧落安步走到太陽面前,伸手戳戳她的肩胛。

   「雖然昨天預習過了,但是還是想在課前看一下,怕等等上課效果不好。」太陽笑盈盈地看著碧落說道。

   碧落低歛眼眉掃視她手中的課本,化學公式全劃上了螢光筆,整麗方正的字體刻在字行間,流暢簡潔的書面放眼望去就像種滿稻穀的綠田。


   「啊,差點忘了,我來是想跟你說,上次作文比賽的結果出來了,恭喜你是第一名。」

   「哇,真的嗎?這真的滿意外的,我其實覺得那篇寫得不夠好,時間分配沒有拿捏好,後半段太虎頭蛇尾了。」

   「不會啦,我跟玫瑰都很喜歡你的文章。這樣這次校外比賽,你就可以代表我們學校出賽了。」碧落低著頭稱讚道,眼底的碧藍像點入漣漪般晃動。


   「可是比賽的日期剛好卡在期末考前,感覺壓力很大呀。」

   「不用太擔心的,你平常就這麼用功,考試前早就都讀完了。」

   「還是我們兩個一起去吧,碧落你也寫得很好啊,陪我一起去吧。」

   「…可是,可是,我覺得我能力不夠,可能不會得獎。還是你去就好了吧。」


   「碧落你可以更相信自己一點的!我一直都覺得你做得很好啊,很多寫作的方法都是我看你的作品學來的。」太陽眨著泛出水光的眼眸,堅定地盯著碧落。

   碧落只是掛上一個靦腆的苦笑。

 

   「是說上次玫瑰她們粘裙子的事情,老師沒有罵你吧。」

 

   「沒有啦,老師也知道事情的始末,就讓他們寫了悔過書而已。」

   碧落沒說的是,玫瑰擠不出五百字悔過書,在舊校館卡了一下午,最後拿了一個草莓蛋糕賄賂碧落,最後還是她幫著打的稿子。


   「他們這樣真的不太好,還害你差點被老師罵。這件事你不生氣嗎?」

   「…生氣?我不覺得生氣啊。」碧落心底一沉,聽太陽的語氣,這事似乎真的不太對,可她真的一點也沒覺得生氣,只感覺似乎那天過後,在舞蹈教室的不愉快在腦海裡沖淡了不少。


   難道自己這樣算個壞孩子嗎?

   想到這裡,碧落不自覺慌張了起來。


   「你不生氣也好,不要為了這個惡作劇影響心情就好。」太陽一面說,一面用手掌輕拍碧落的肩頭。

   「恩…恩。」

   「那你現在還會繼續跳舞嗎?」

   「暫時不會了吧,畢竟發生了這種事情,我也沒有那個心情回去了。」

   「趁這個機會好好專心讀書也不錯,如果能一起考上紅芍市第一志願的高中,我們就可以再同校三年了!」


   面對著太陽光彩四溢的笑容,碧落感覺像是熱流碰上了冷水域,那置中的溫度是一切的正確解答,卻不想輕易就認可。

   

   「第一志願啊…。」屢次浮想的未來,突然偏離了原來的軌道,或許認真讀書是現下能走的唯一捷徑。


   「認真讀書,也能變得跟太陽一樣厲害嗎?唉,我如果能變成太陽就好了。」


   這句話雖然沒有說出口,卻像低音鼓敲響的餘震,波波盪漾在心口。

   碧落糾結的思索著,打開理化課本,將不會的習題一一圈點出來。

   毛線球般的思緒突然被一陣吵雜聲截斷,兩人忍不住轉身看去,窗外一群男孩子轟轟鬧鬧的。


   「他們在幹嘛?」

   「好像在慶生吧。」

 

   「今天有人生日嗎?」碧落說著好奇的探頭張望,這時大塊跟正栗子一把抓起了隕石,把他捧的高高的,往生態池的方向衝去。

   「咦????今天是隕石生日嗎?」整顆心臟全扭成麻花,碧落還沒有反應過來,太陽已經衝了出去,碧落沒有反應過來,只是跟著太陽跑出教室。

   只見太陽剛伸出手要擋住男孩們,隕石已經噗通一聲給扔到生態池了。

   碧落遠望著這荒謬的一切,感覺汗水正源源不絕地從額頭上溜下來。

放學鐘聲迴盪在嬉鬧的笑語間,孩子們手裡捏著門口小販賣的雞蛋糕,蹦蹦跳跳跑出校門口。


碧落抿著唇朱,躡手躡腳趁著人群噪雜,往反方向快步奔馳。

前方就是舊體育館了。


不踏實地踩著夕陽向上,冰滑的汗珠在額首探頭。髮絲在燒得刺眼的夕照下飛揚,心口也跟著凌亂的呼吸起伏。她其實也不確定他會不會在那裡,這純粹只是一種直覺。

很快走到門前,碧落深吸一口氣,感覺沸騰的空氣在鼻息間燒灼,她定下心神,推開破屋頂籃球場的門。

隕石就坐在球場一角,回眸的時候,過曝的陽光以刺眼的霜白描繪他的輪廓。他正要把運動服從頭套上,露出大半截腰身。這動作只持續了半毫秒,那腰身的經絡佔據了碧落的眼眶,她還沒想清楚要轉頭還是裝作沒看見,隕石已經咯咯咯的笑出聲音。


「有什麼好笑的?」

「嘎哈哈哈,就想到你今天在魚池邊臉都發青了,現在又變得紅通通的。」


碧落見隕石拿自己開玩笑,不悅的擰擰嘴角。

「笨蛋。」她輕聲埋怨。

「這我不否認,是真的滿笨的。」隕石笑著拎起溼透的制服上衣。


「哈,天曉得池底怎麼都是泥巴。」

那制服大半邊全沾上了汙泥,泥裡還混進了一些綠色草根。可以說是慘不忍睹。


碧落原本在氣頭上,看到制服又忍不住噗哧笑了出來。

「哈哈哈哈,誰叫你們要玩那麼過火。」

「嘎,這鍋我可不揹,我人都到水裡了才知道他們想這樣幹。」隕石說罷,拿著衣服起身要離開。


「喂,等等。」碧落伸出細白剛勁的左手,擋住了他的去路。

「嗯?」隕石抬頭對上碧落瞳孔中湛藍的天空,看到他自己的身影倒映在那片廣闊底。


「老…老師叫我拿罰寫給你。」

「蛤?罰寫?」

「你…先看看嘛,沒有要寫很多次,抄個十遍就行了。」碧落不安的眨眨眼,緊盯隕石的動作。


隕石半信半疑地打開碧落交給他的紙張,剛打開半頁,嘴角的笑先偷偷出走。

「罰寫生日快樂十次,明天早上交出來。嘎哈哈哈哈,真有創意啊。」


隕石露出了一個牽動全部臉部肌肉的笑容。

她看過隕石狡黠的笑、無奈的笑、沉思的笑,卻很少看到這樣開懷純粹的開心。

碧落霎時覺得面上熱得可以烤紅薯,只因她有一瞬間如此的想。


「好想在他身邊,看到他全部的笑容。」


碧落遲遲愣在原地,下一秒就感覺臉皮被牽了起來。

「啊——你幹嘛!」她回過神來,原來是隕石伸手捏起她的左臉頰肉。

隕石看她恢復了表情,笑著鬆開手。


「你啊。」他輕嘆一口氣。

「要別人快樂,得自己先快樂啊。」隕石說的每個字都是悶濕的青草間清冷的風,激起低空徘徊、無人察覺的細微氣味。


碧落摸著臉頰,心下不住的嘀咕。

她總覺得隕石能輕易看穿她。


「說不定我很快樂啊,你不知道而已。」碧落不甘示弱的回答。


「是嗎?看來我可能還不夠了解你。」隕石看向窗外,此時的天空,入夜的靛藍與落日的橙橘緊靠在一起,似乎欠缺了什麼,讓他們沉澱在彼此身上,推壓出無法相溶的顏色。


碧落的眼光閃爍,她看著晚風舞弄隕石細碎的髮絲,肩骨的俊朗還是稚嫩。


「你也會想要了解我嗎?」這問句拋進湖心,碧落自己也感受到了心口的盪漾。她想起在樂園的纜車上,那沒有得到肯定答案的問題。

「恩。」隕石背對著她。

「為什麼?」碧落急切地跟追,毫無自控的知覺。

隕石轉過身子,背對整片天際的拉扯。

「你很有趣啊。」


又來了,那個狡黠的笑。


「有趣能是理由嗎?」

「有趣不就夠了嗎?」

「不夠。」碧落下意識的生氣。

「人不能當作有趣的東西。」碧落拎起包包,腳向後一踏。


「我是我,我不只是一場遊戲。」

大風颳過,捧拉碧落墨黑的髮絲。

隕石在她的眼裡,讀出一種玫瑰色的深紅。她是雋永的晚風裡最火熱的東西。


還未讀得清,她已轉身消失在門口。

隕石只能久久的看著空無一人的門口,不住的低頭揣思。

最後,昂首看著窗外的橙橘,漸漸,被夜色吞吃。


「不是遊戲,不就會受傷了嗎。」他喃喃自語。

火焰玫瑰帆布袋:https://penker.tw/op/919057141840

IG不定時更新特殊插圖: https://www.instagram.com/fromthesky0718/

FB粉專即時上線: https://www.facebook.com/From.the.sky0718

Like my work??
Don't forget to support or like, so I know you are with me..

CC BY-NC-ND 2.0

鞭數十,趨之別院。

1

Want to read more ?

Login with one click and join the most diverse creator communit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