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作了 5 篇作品累積創作 2426 
FredrickLi

今日悲报

“韭菜炒鸡蛋”改名“后浪翻前浪”。

FredrickLi

五四

我们虽沉默 但我们仍自由 我们从未承认被代表的犬儒 我们从未承认被代表的鄙俗 我们从未承认被代表的愤怒 是恐惧堵住我们的嘴 是谎言捂住你们的耳 是虚假遮住他们的眼 我们虽沉默 但我们仍自由

FredrickLi

祝融列传二

祝融上一次这么恼火,还是在多年以前的考场上。一 老祝总和他说,考过了这个考试,他就可以做官了。他就成为了仕人,就再也不用养兔子了。老祝养了一辈子的兔子。窝棚坏掉的时候,兔子们围着祝融的屋子乱跑,却没有人会过来帮老祝抓。毕竟兔子既不稀罕,且又臭又脏,就像老祝父子一样。

FredrickLi

祝融列传一

一 “老黄,还成么?”祝融抬了抬眼镜,还在刻字的手轻微颤抖。“你怎么还在用这种刻刀,”蚩尤故意岔开话题,然后和以往一样四处张望一番,“不成了,这次恐怕是真不成了。” “都不成了你还怕什么?”颤抖的手递来一杯水。蚩尤心领神会,小拇指蘸了蘸水,在桌子上写: “昨夜午时许,螺妃急入桑仁...

FredrickLi

遗憾的是,并不会有什么未来

我们不必过于悲观。历史本身并不会重演。蛛丝马迹也好,显而易见也罢,在未然的事情发生之前就盖棺定论实在浅薄得可笑。悲观者们才是历史虚无主义的拥趸。诚然,当代史似乎表现着周期律。巨阳灼烧的时代不是什么隐喻和暗示,它已经切切实实地笼罩开来、压迫下来;不多时,每个人都会从自己的命运中读出时代的命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