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作了 42 篇作品累積創作 62686 

需要保卫的东西

FrankCDB

图: 2013年5月7日摄于上海复兴中路汾阳路口一弄堂里,当时把这照片发在盆友圈里,题为”Freedom!”转载公众号另外一个帐号2022年6月24日贴文昨天盆友圈里看到:复旦教授刷屏演讲:自由而无用,是人性最后的防线,演讲者复旦大学外国语言文学学院原院长曲卫国。

魔都四月闲话:猫咪不够用了

FrankCDB

魔都封城,无聊中想在盆友圈里发几句闲话,就找了些以前存在手机里的猫咪(没养过,做猫奴估计很累)搭配,这样话虽难听至少图片养眼,发了几回居然变成了习惯,不知不觉中一个4月就被打发掉了(猫咪也已告罄)。现在(希望)最荒诞的时间基本已过,想想自己的心态和对强国的认识已经发生了某些变化,...

不要小看扳道员

FrankCDB

图: dreamstime.com转载公众号另外一个帐号2022年5月1日贴文从Wiki上直接复制了那个扳道员困境,即有轨电车难题:一辆失控的列车在铁轨上行驶。在列车正行进的轨道上,有五个人被绑起来,无法动弹。列车将要碾压过他们。你站在改变列车轨道的操纵杆旁。

厉害了我的时间机器

FrankCDB

图: unsplash.com转载公众号另外一个帐号2022年4月24日贴文我在上海的4月底,一个恶梦(不想描述,套用谁的话,描述只不过让恶梦倍增)让我想到我在不到两年前发在盆友圈里的文字。当时写时间机器发明70年只是修辞,因为既然已有时间机器,时间的距离就是任意的,也就是无意义的了。

请, 请, 请, 请, 请, 请, 请

FrankCDB

图: SBI Detroit转载公众号另外一个帐号2022年4月15日贴文这两天盆友圈里有几篇转发颇多的贴子,一篇的题目是“请把上海还给我”,一篇的结尾是“请将有限的医疗用在重症者身上……请尊重非新冠患者的生命权……请教育你们的区、街道干部……请少在电视里唱高调说空话……”我完全...

这个荒诞的时间点

FrankCDB

图: Waiting for Godot. Festival d'Avignon, 1978.转载公众号另外一个帐号2022年4月14日贴文摘录一下我的阵亡公号CopyMachine的旧贴:……每个人都只剩一个孤独的当下为他所有,而他的全部幸福就是且仅仅是这个当下的安全。

小小的悲惨世界

FrankCDB

图: 3Dworld[ 今天公众号另外一个账号的贴文 ] 斗室N间,巴掌大小的窗口N个(用以争夺生命资源,呼救或哀鸣),只要声音太大你的窗口就会变暗变黑,种种不可思议骇人听闻击穿底线不必渲染,只需经历:一个小小的悲惨世界(“小小的”是指空间也指时间,因为还抱有很快有转机的期望,那...

似曾相识魇归来

FrankCDB

图: james-billcliffe丰县事件,民意汹汹,像一锅粥沸腾多时,结果就是糊烂在锅里(锅是高科技材料,烧不穿的)。这种感觉绝非第一次;两年多以前,渔村数百万人出门,因担忧送终问题,最后变成整个渔村被全体送终,然后村民发现自己被送终不是当时,而是在自己欢庆签下“历史文件”的时候。

《哈特·克兰诗全集》译后记

FrankCDB

摄影: Walker Evans “桥”是诗歌,哈特·克兰的诗歌。诗歌是“桥”,哈特·克兰的桥。前一句是一个事实;后一句是一个比喻,将“桥”这一意象(哈特·克兰呈现的最重要意象)的本体性和象征性叠加到诗歌之上。距离新世界的创世仅仅四百多年,也可以说在这一轮尚未结束便已迎...

《哈特·克兰诗全集》选20首之四

FrankCDB

摄影: Walker Evans选自刊物中发表的诗篇与未发表的诗篇 蜂巢 在我流血之心的峡壁之上 人性啄刺,爪挠,抽泣,攀爬; 由内而上,并越过每个部分 在我的心即世界的蜂巢里。而对于所有的播种,所有的泪涌, 和收割,让慈悲与爱流淌向前; 慈悲,白的奶,与蜜,黄金的爱—— 而我目视,说:“这些值得苦痛。

《哈特·克兰诗全集》选20首之三

FrankCDB

摄影: Walker Evans选自《西礁岛[1]:岛屿一束》(Key West: An Island Sheaf),未完成 [1] Key West,美国佛罗里达海峡(Florida Strait)中一礁岛,处于一系列礁岛的最西端,亦为此礁岛与若干礁岛共同组成的城市名。

《哈特·克兰诗全集》选20首之二

FrankCDB

摄影: Walker Evans 选自《桥》(The Bridge),1930年 致布鲁克林大桥[1] 多少个黎明,自他起伏的静息生寒 海鸥的翅膀会沉落并将他移转, 布散波动的白环,高筑起 自由[2]于身被枷锁的海湾水域之上—— 随后,以不可侵犯的曲线,抛却我们的眼 幻影一般有...

《哈特·克兰诗全集》选20首之一

FrankCDB

摄影: Walker Evans用一年半时间译完了《哈特·克兰诗全集》(Hart Crane: Complete Poems),任意选了20首加译后记,分几次贴出(还是觉得微信恶心,以后所有东西都先发墙外平台,看心情转载到公众号)。选自《白色建筑》(White Buildings...

公众号被封文存档:“本号放假”

FrankCDB

近半年来一直专注微信公众号,忘了那里是个厕所的事实,昨天再次被恶心到,于是写了下面这一贴,结果今天发现这贴又已被封。总要存个档,就把它当我重新开始耕作Matters,WordPress等境外平台的节点吧。微信号FrankCDB,2021年5月19日本号放假去年5月新开这个公众号,...

跟那个HK说声再见

FrankCDB

图:出处不用讲了吧[ 转载公众号 FrankCDB 上的贴子 ] 昨天看到吴孟达去世的消息,叹息,想到我有段时间喜欢吴孟达几乎超过周星驰了(当然是变成“护旗手”之前的吴孟达),于是在盆友圈里写了两句:为吴孟达难过,但是讲真,HK这班艺人,都已经死佐多时了,因为他们的肺里早已没有了...

2021年,想到“1649年的一个早晨”

FrankCDB

图: twitter上的[说明:这是我今天(2021年1月20日)上午在盆友圈里发的公众号贴子,发时还配了两句:“遥看睡乔登高日,遍插灵旗少万人”。(想到就放到墙外存个底)] 世界变化太快,在强国骂米国总统已经不再是无奈的调侃,从今天开始便是一件有理有据天经地义没有任何反讽意味的...

管制言论自由的自由(昨天盆友圈里的话,加长版)

FrankCDB

图: foxnews昨天看到一篇贴文《禁言特朗普是美国言论自由的倒退吗?》,就在盆友圈里写了几句评语,打字不易,放在公众号上存个档:像这种冬烘文章,就跟推特脸书在指控舞弊的言论下打出“美国选举是安全公正的”一样,你跟他谈事实,他跟你谈公式,可恶之极。

我们脚下的数码香蕉皮

FrankCDB

图:懒得找,我自己拿马克笔画的 (买了十几年,今天第一次用,已经快干透了)这是2020年12月13日我在微信公众号CopyMachine上发的一篇烂文,今天在墙外重发下:近几个月隔岸观米国大选,期间频频看见“香蕉共和国”(Banana Republic),这个词(西语原文为Rep...

美利坚灰阑记

FrankCDB

图: live5news第一集剧情(2020年10月1日盆友圈随记):50岳剑派比武选盟主,场面有点失控,特冷禅以为稳操胜券,想不到拜不群暗通魔教,还新学到理政宝典一点皮毛,竟然不落下风,还要两局才分胜负,集数太多,看得蛋疼。显然论制度优势还属魔教,从来没有公开比武一说,帮规也可...

艾略特《空心人》

FrankCDB

图:owlcation.com[ 隔了6个月(2020年7月发的最后一贴)再次到墙外发文,而去年下半年在墙内的微信公众号上已经发了一百多篇,大部分是译文。可能是用惯了,感觉公众号编辑顺手很多,而墙外又基本没有朋友来访,所以就不贴了。今天早上醒来看到米国选战告一段落,就在微信发了一贴,忽然有了到墙外留个记号的兴致。

我的盆友圈2020年6月“合订本”

FrankCDB

<<<续《我的盆友圈2020年5月“合订本”》 时间的每一刻都容纳了之前的全部时间,是否可以这么说?至少这一年的6月让我有这样的感觉。我感觉6月初包含了之前的31年,而6月底则包含了之前的23年。31年不用解释,23年连我自己都有点奇怪,因为我不是HK人,这座城...

我的盆友圈2020年5月“合订本”

FrankCDB

<<<续《盆友圈的武废时间线(2020年1-4月)之四月》 此前做过一组2020年1-4月的“盆友圈合订本”(又名“武废时间线”),觉得很难再遇到如此匪夷所思的几个月了,应该把那段时间保存下来,即使仅仅是一鳞半爪也好。然而刚过了没多少天,我就又有了同样的冲动:...

曾经活着的我们如今正死去 | 艾略特《荒原》之五

FrankCDB

照片:tumblr© Forndom (可以说是《荒原》的半个作者)庞德像,绘画:刘易斯(Wyndham Lewis,1882-1957) (可以说是《荒原》的半个作者)庞德像,绘画:刘易斯(Wyndham Lewis,1882-1957) <<<续在低语中拾起他的骸骨

在低语中拾起他的骸骨 | 艾略特《荒原》之四

FrankCDB

插图:Raphael Lacoste1971年出版的《荒原:一份原稿的复写与抄本,含艾兹拉·庞德的旁注》(The waste land: a facsimile and transcript of the original drafts, including the annota...

长着皱巴巴的女性双乳的老头 | 艾略特《荒原》之三

FrankCDB

<<<续随后将狂野地沉寂 艾略特《荒原》之二 * 诗行末尾加下划线的数字(如176)表示艾略特对此行有注释;方括号内的数字(如[1])为译注序号。三,火诫[1] 河的帐帷残破:树叶最后的手指 紧扣并没入湿岸。风 横掠褐色的土地,无人听见。

一个国家,在其中耳朵被压住和熨平 | 今天的记号

FrankCDB

很久以前译自这个英文版早晨,正在考虑发点什么东西,哪怕随便排几个字,来为自己标记一下这个日子,就看到一个公众号上重发我译的卡内蒂(Elias Canetti,1905-1994)《苍蝇的苦痛》(Die Fliegenpein,1992)的第二节,就在盆友圈里转发了一下,作为今天的记号:以下是转发的内文。

随后将狂野地沉寂 | 艾略特《荒原》之二

FrankCDB

夜莺(Philomela luscinia),出自戈斯(Philip Gosse)《自然史:鸟类》(Natural History: Birds,1849年) <<<续一记亡音敲出九点的最后一响 艾略特《荒原》之一 * 诗行末尾加下划线的数字(如77)表示艾...

一记亡音敲出九点的最后一响 | 艾略特《荒原》之一

FrankCDB

我所在的“不真实的城市”几乎已经是一部古典作品,将混乱拼合成诗与美学,难道不正是文学在今天的常态与正统么?今年2月还是3月钟鸣兄构想的一部书中列有艾略特的这首诗,尽管仍在策划阶段,我想不妨先把它翻译出来。说实话我根本不在乎这首诗到底表达了些什么,就像艾略特自己“都没费神去想我是否...

盆友圈的武废时间线(2020年1-4月)之四月

FrankCDB

<<<续《盆友圈的武废时间线(2020年1月-4月)之三月》 四月是最残忍的月份,因为在二月和三月的残忍之后,留下的竟只有一丝无聊:你可以完全确定一切都将回到原来的屌样。4/1* 转发的贴子,仍能打开。不喜欢方方的不一定是五毛,但在五毛聒噪的时候要站得离五毛远一点。

盆友圈的武废时间线(2020年1-4月)之三月

FrankCDB

3/1<<<续《盆友圈的武废时间线(2020年1-4月)之二月》 三月进入了一个奇怪的时空,我可以明显感到时间线被改变了。3/1* 网传不允许传递坏消息的规定即日生效。* 米国人没想到过两星期就会置身武汉。3/2* 用晋惠帝事迹影射当今的文章,不过我的转发只是为了以肉糜和面粉作谜面打一种食物而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