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场奇怪的外交事故

FlyBird
回覆
吳郭義@wudunyi

一句话总结的你的可笑理论:
澳大利亚屠杀了他国民众,因为“进行了反思”,所以澳国充满了正义,不允许任何一个国家谴责澳国的抹灭人性的战争罪行为,否则就要控告该国政府。天大的笑话。

台湾有你们这些人和这些狗p理论,无视人性和基本人权,早晚会引来覆灭。

谈谈中国的“国运”

FlyBird
回覆
反贼观察家@tsugari_strait

"写了一大堆 无非就一句话呗 别讨论 闷头好好赚钱,看我多成功,做个小生意赚了几千万,还因为现行体制保护一不用回馈社会,二还可以大言不惭的踩社会主义者的狗头还能赚个爱国名声。"

>>哥们,这些蠢话说出来之前,有没有经过大脑思考?中国如此大规模、不惜代价的扶贫策略,以及不计成本的深入农村电力、交通、通讯的基础设施建设,都不是“回馈社会”?你到底有没有长着脑子。

FlyBird
回覆
蔷薇新娘@RoseBride

十分赞同你这个看法。

许多地区的底层政府组织,会有很多无视民众利益的行为,严重危害政党和政府在民众心中的信任程度。这好像也是习近平执政团队十分担心的事情,试图让政党接近民众,更接地气。不知道最后会改善到什么程度。

FlyBird
回覆
蔷薇新娘@RoseBride

你的主张,基本上都是不考虑后果。

随便举个例子,依你的理论,北京人口限制十分不人权。好,那就放开人口管制。北京如果涌进几千万平民,北京就会崩溃,连供水的问题都解决不了,你想过后果吗?你觉得穷赌毒的贫民窟人道,还是中国城市的现状人道?

不要率意提这个主张、提那个主张,你的主张提出来,要考虑如何解决负面问题,否则有什么现实价值?这种做法,就是委内瑞拉的“社会主义”:大家都不用工作,政府给大家发工资。听起来多爽?其实十分愚蠢。

-------------------

不要拿我不知道农民工发表观点,你怎么知道我当时的教育环境有多差。要解决问题,需要的是智慧,同情解决不了任何问题。不需要没头没脑瞎同情,而是要把根本问题解决掉。网上都说“文青坏事”,希望你不要成为那种无知者无畏的“文青”。

FlyBird
回覆
蔷薇新娘@RoseBride

你这回答十分有问题。瞒不瞒报,和欧美疫情大爆发有任何关系吗?

初期瞒报,主要是中国人自己损失,欧美国家在旁边嘲讽了二个月,才导致自己国家疫情大爆发。

试问,欧美国家疫情在三月份大爆发,和中国去年十二月份瞒报有什么关系?这中间欧美国家看笑话看了两个月,瞒报什么了?

你这回答毫无逻辑。

中国要道歉,道歉个p啊。源发美国的传染病让世界各国民众死亡时,美国何偿道过歉。

说起新冠病毒源自何处,国际学术界并未有定论,你主动跑出来让中国背黑锅,是不是太着急了点?

你应该称赞大陆政府的硬气,而鄙视为迎合西方国家而曲意献媚。

你或许根本不了解,像德国国家电视台和美国情报局cia赞助的德国智囊团是如何描述中国“瞒报”导致欧美疫情大爆发的。这是在诱导民意。不是欧美政府无能,导致了疫情爆发,而是中国这个罪恶的国家导致的。美国舆论同样如此。

归罪中国,只是第一步。第二步是向中国索要巨额赔款,美国国务卿彭佩奥已在七国会议上提出,只是其他六国不赞同,后面会怎么样,还很难说。美国媒体发布出来的信息,索赔数额是被视为“国耻”的“庚子赔款”几倍。对美国来说,如果能游说其他大国向中国索赔,还是压制中国发展的良机。

这里的问题,不只是欧美疫情爆发到底是不是欧美政府执政无能、懈怠战机的问题,美国和一些欧洲国家的政府找替罪羊推卸失职责任的问题,还有美国政府找机会压制中国发展的问题。后面呈现出来的,是腌脏的政治和血腥的丛林规则。

FlyBird

你回帖,最好抓住一些关键,这样总体上比较有条理,不会显得太乱。

我就回复你的第一个“十分社会主义”的问题:

中国经济发展中获得资金(包括房地产),大部分资金都投入到基础设施大建设中,包括高铁、高速公路、地铁、农村扶贫、城市改造、通讯、电力、污染治理等上面去了。客观地说,这些基础设施給民众带来巨大的生活福利。即便房地产的负面作用很大,但房地产的政府收入,基本上都用到了为民造福的用途上。

对比美国,美国的经济显然比中国强大多了,然而我们发现美国的国内基本上没有基础设施建设、最发达城市的纽约地铁依旧丢满垃圾且老鼠横行、脏乱毒的贫民区依旧脏乱毒的贫民区、底特律依旧破落高犯罪率,没有人在真正关心提高低端人口生活水平,和国家基础建设的提高。美国比中国的经济更强大,然而,美国的政府负债率却连年飙升,国家的财富都到哪儿去了?看看美国每年巨额的战争开销,就可以猜到都拿去轰炸中东国家了,炸死几十万无辜平民,不只是无视人权,而且造就了人类历史上罕见的难民潮,正在摧毁欧洲国家。为何美国的民主没有太多作为?这也是值得“民主自由”爱好者深思的问题。

到底什么是“社会主义”,我相信你应该有一个正确的判断。

从政府的行为中,我们也能看出,为什么中国会崛起,而美国在经济上早晚会败给中国。

FlyBird
回覆
蔷薇新娘@RoseBride

要记住中国武汉疫情爆发时,欧美的媒体是如何讽刺、嘲笑中国的。记住,是同时嘲笑“中国人”和“中国政府”,记住“东亚病夫”是哪个媒体公然贴出的。

旁观嘲笑了中国2个月,自己也染上了,中国再去哈巴狗一样道歉?做人贱到这个程度,开什么国际玩笑。

做人一定要有国格,如果别人把你当狗踹,你还去跪舔,那该去精神病院。


我的话说得有点重,但我觉得本论坛的很多人,确实该去精神病院。



FlyBird
回覆
蔷薇新娘@RoseBride

不要相信这些老概念,共产主义、民主自由什么的。

已经过去一百多年了,时代、社会都在迅速变化,这已远远超出马克思哪个时代人的想象力了。新时代,自然会有更新的思想。没必要抱着这些老概念过日子,如共产主义、阶级分析、工人什么之类的。

我们这个新时代的发展,必定远远超越一百多年前思想家想象力,社会实际情况也并非他们能预料,所以不必抱着他们那套思路来分析科技主导下的新时代。

FlyBird
回覆
蔷薇新娘@RoseBride

我没有鄙视,是事实会这样。

超大规模的自动化,会深入到社会的每一个细节。

类似快递员被机器取代,是早晚的事情。

科技的发展,科技会如何展现它的生产力?其本质就是“更加高效,并取代人类”。但这未必是悲剧,因为政府的决策,可以让这事变成喜剧,就看政府厉不厉害。

FlyBird
回覆
蔷薇新娘@RoseBride

高科技企业,要靠知识精英。

社会的迅速进步,生产力的快速提高,永远不要指望工人。我从事的行业,非常清楚“大规模自动化”意味着什么,这是社会发展必然现象,首先遭到取代的,就是缺乏知识含量的“工人”。

没有力量可以阻止科技进步,没有力量可以阻止生产力的迅速提高,谁阻止,谁就被淘汰。政府最大的作用,是平衡高科技企业和普通民众的利益。阻止高科技企业发展导致大量工人被淘汰,是不明智的,政府该做的,就是用政策保护处于弱势的工人,在教育程度,尽一切可能提高工人的水平,不会被科技快速淘汰掉。

FlyBird
回覆
蔷薇新娘@RoseBride

对于公有制,我直截了当地说吧:在科技领域,创造力和活力不行,在国际竞争中,会输到光屁股。这是当下的现实,而不是推测。(高铁这种,是极少数算成功的)

中国工业先进程度本来与欧美有很大差距,如果完全依靠公有制,肯定要歇菜。

举互联网企业、消费电子、汽车、和电信科技等例子,国家投入了多少钱?国营企业几乎毫无竞争力,钱就像废纸一样烧掉了。(邓亚萍一个大外行居然安排去搞搜索引擎,烧掉几十亿,快把业内人士的大牙都笑掉了,一团胡搞。CECT这些国家投入巨资的电子企业,做出啥了,几十亿的RMB不就当废纸烧掉吗。这种例子多了去了,里面掺杂外行治理、行政干预、各种腐败)。

公有制企业在创新和科技竞争方面,作为一个事实,是普遍不行。

与其在国际竞争中,让公有制企业输到光屁股的程度,空耗大量的国家财富,不如鼓励私营企业发展起来,积累科技能力和人才,为国家科技奠定基础。

FlyBird

讨论贴太深了,拿出来讨论吧。

关于民主和国家治理方面的一些讨论。

很多事情难以做到绝对的“正确”选择,可能用一种谨慎的平衡最好,就是选举、民众参政、公有制等这些问题。

1)关于选举与投票。

选举,在特定场合是很有价值的。我认为推行了近四十年的农村村长一人一票选举就很有价值。农村村子里的人十分熟悉,总体来说选举有利于解决农村的一些民怨。(尽管农村选举有很多问题,如黑恶势力参与、姓氏大家族控制选票、买选票等诸多恶劣现象)

再者,对于专业领域,如要不要实施红旗大运河,从西藏引水到新疆,这种大型工程,就非常需要在该领域内发扬民主精神,由一流专业人员投票决定。据我所知,中国在这方面做得相当好。

但是不是“投票”方案绝对好?也不是,高铁项目是一项评价很高的民生项目,而这项目是被“独裁”的方式决定下来的,因为无论社会舆论,还是多数专业人员都觉得不能建高铁。专业人员都缺乏决策水平,如果民众参与进来,可想而知必定乱成一锅粥。

可以看到,投票这种方式,是利是弊,界限并不那么了然,要谨慎平衡,不能一刀切。

2)关于民众参政。

民众参政,也有类似问题。如果所有民众参政,而普通民众并不精通政治,必定出现懂得不多的民众强行干预专业政府官员的政策执行。而如果民众不关心政治,显然是个大问题,如何监督政府,批评腐败政府官员胡作非为的力量从哪儿来?我觉得比较好的方式,是民众把大部精力放在发展自己的经济和发展上,少部分精力放在政治上,这样有利于推动国家和个人提高物质生活水平,并可以监督政府执政。关于如何做到这一点,我不知道。中共的政策问题不少,可以研究研究大体上是怎么做的。

另,我觉得如果一个国家和地区的民众,都沉浸在政治当中,是危险的,有可能对经济发展十分不利。政治不产生GDP,不产生民众福利的基础,只有强大的经济,才可能保障一切。(我对台湾、香港的民众过于浓重的政治氛围十分担心,这种味道不利于发展经济)

3)关于公有制。

中国大陆民营经济蓬勃发展,充满活力和更强创造力是显而易见的,美国也是如此。民营私有企业有其重大价值,公有制在保障国计民生方面,也有其重大价值,没有必要二选一。

====

我觉得多元化思维可能比较有价值,让各种有竞争性的方案都存在,谨慎在不同方案间平衡,不盲目依赖任何一种:有的可独裁,有的可民主;有的让民众参政,有的无需民众参政;有的公有制,有的民营私有制。

FlyBird
回覆
蔷薇新娘@RoseBride
如果按照这种思想的话,我们要纠正美国的民主,那就必须要给民众更大的权力,让他们更多地发声,更广泛地监督利益集团,而不是相反。

1)把权力给民众?是不是媒体向民众发起一项调查,由民众投票决定政府该如何执行?

2)因为民众并不睿智,意识很容易被政客和利益集团的诱导,同样靠不住。国家治理是非常专业的事情,民众毕竟是外行,无论是否收到舆论诱导,所做的决策都是不科学的。

==================

我觉得单纯依靠机制上来防止政治体系走向腐败,可能是无法实现的。为什么这么说?因为同一种制度,哪怕规章制度十分清晰,执行的结果会各个不同,根本在于“人不同”“团队不同”。历史上似乎从未出现过一种组织模式,遵循其严格的规则,就可以长久地延续下来,绝对不会堕落。

可靠的候选人,加上可靠的制度,应该可以防止政治体系走向腐败。至于如何找到可靠的候选人,这是一个值得探究的问题,可能类似董事会选董事长,比如考察候选人的历史业绩能否胜任。

FlyBird
回覆
蔷薇新娘@RoseBride

我不知道。

总的来说,如果一套政府体系,能敏锐地意识到社会出现了什么问题,并不断反省纠正的,我觉得就是一套相对较好的政府体系。

如果做不到,这套政府体系就可能导致国家走向衰弱。这无关于什么意识形态,因为任何意识形态,最终必将以具体的政府治理体系的方式表现出来。

无论何种意识形态,如果体系已僵化,国家很可能走向没落;如果体系灵活,就能适应并解决各种社会问题。

FlyBird
回覆
蔷薇新娘@RoseBride

你提到“普选权”的问题?

我其实对此是有质疑的:普选权是一种民众的享受,还是一种治国真理?

1)如果是“民众的享受”。就是让民众“享受”一下选国家领导人瘾头。因为民众的并非治国专家,也没有能力选取最专业的治国者,而民众的判别能力相对低下,又非常容易被舆论和媒体操控。所以就要允许民众不断犯错,要容忍不断选出无能的治国者,也要容忍国家没落无所成就。说到根本,就要允许民众被利益集团通过舆论工具操纵,为权贵服务。

对于一个发展中国家来说,民选政府执政无能,基本上是一种常态;只有有限几个小规模国家,成为了发达国家,甚至其成为发达国家的原因,还是因为当时实现的“政府集权”的模式。我们要正视这个现实。这种模式就是西方民主模式,其危险来自无知的民众和利益集团的操控,是的名义上的普选,变成里舆论和利益集团势力之间的操控,问题显然也十分大。名义上民主,某种程度也是徒有虚表,为民服务的效率可能十分低下。

2)如果是“治国真理”。我们都知道人类的文明都源自精英,而非民众。民众只是精英的追随者,享受在精英开创出来的文明带来的生产力,造就的物质文明。要追求“治国真理”,那就要一定程度上避免无知民众干预政治,只允许民众对政府进行相关的反馈,而非直接干预政治。这种模式比较接近中国大陆的做法,尽管大陆非常需要改进。

============

所以,我认为,无论是什么模式,是否普选,根本的问题,不在模式和普选上,而是在实践上,能否保障这种模式,是真的为民众和国家服务的而非成为了利益集团和个人的私用工具。“主义”在为民服务上并非那么管用,恰恰是“解决问题”特别关注民生。

FlyBird
回覆
蔷薇新娘@RoseBride

你对我的看法有误解。

即便人类强大到能够创造物种,成为上帝,对于意识来说,世界仍是未充分认识的世界。我相信你理解这句话是什么意思。

不信仰任何一种意识形态信仰。我对美国先进教育和科技十分欣赏,你大概可以猜出来我会对“科学精神”十分感兴趣。

我崇尚以“科学精神”思索社会问题,就要摒弃一切意识形态为中心。任何执政模式都是有缺陷的,无论是中国大陆,还是欧美西方国家,只有抛弃对“意识形态”“宗教式”的信仰,才有可能最靠近社会最本质的核心。

我前面倾向于批判美国政治制度,是着重于认为美国政治制度有太多虚伪的东西,言行不一,这些话是针对“盲目崇拜美国制度”的人说的。

中国大陆自然有很多问题,尤其舆论管制方面过于死板,还有教育系统也有很多问题,十分影响发展大陆学生的创造力。以大陆当下管法,中国也难以成为世界一流的科技或文明中心。问题就不再一一列数。

其实,无论中国或美国,一旦对意识形态发生“宗教式的崇拜”,都是十分危险的,这会导致一个国家的没落。欧美这种味道很重,过渡宣传意识形态,中国现在未定型,会不会走上这条道,也不好说。意识形态一旦宗教化,就不允许民间对挂上“意识形态”旗帜的错误政策进行质疑,舆论会自我美化,并刻意无视社会问题,不再搞社会改革,国家发展就会被遏制。

当下中国武汉疫情的爆发,尤其是欧美疫情大爆发,其中“意识形态至上”的味道十分浓厚,祸国殃民。

FlyBird
回覆
xunger@xungerlight

Noam Chomsky当然是一流思想家,这是毫无疑问的。“世界第一公共知识分子”,不是想封谁就封谁的。

Chomsky批判美国媒体的没落,是公正的。美国媒体被党派和利益集团掌控,为自己利益发声,而非用于政府监督,这是毫无疑问的。

我发这帖子在于说明:

1)美国的现实政治,与其宣传中的理念,并不一致,甚至自相矛盾,说一套做一套。

2)居住在美国,不等于了解美国。许多普通民众认为美国是“一个理想社会”,这种认识显然是错误的。

其它不着边的思想家,就不要搅和进来讨论了。

FlyBird
回覆
xunger@xungerlight

Chomsky是分析哲学学派,最牛B的是语言学研究,但分析哲学就不是搞社会学研究的。社会学研究的祖宗是欧陆哲学。

我只是随便举个例子,Chomsky的确指出了美国公众媒体的沦落,他说得没错。

FlyBird
回覆
Novite5@Novite5
我極少閱讀美國媒體?我在國外呆過,也有美國親戚朋友,ok?

你觉得是美国人,就了解美国?

这么说来,每个美国人都非常了解美国,既然如此了解美国,自然就清楚国家该如何治理,看来个个美国人都是治理国家的专家了。何需Noam Chomsky这些一流思想家的存在,来揭发美国政治体系的严重问题,每个都是Chomsky啊,哈哈。

我的水平,可比每个都是天赋异禀的美国人差远了。我做了大量的观察,很长时间后,才明白中国的一些国家政策,和美国的政治体系。和普通美国市民这些天才比,差距是很大,嗯嗯:D


您的評論怎麼看都是來自觀察者、風聞社區。這叫做“多思考,長智商,不要人云亦云"?

我还天天读毛泽东语录,每天起床后对着习近平的画像跳忠字舞,这么说可满意?


反腐、改革不會有好結果?那是因爲逆歷史潮流而動。反腐、改革最後善終的大有人在。

这个结论是怎么推断出来的?我在讲什么,你看懂了吗?

牛头不对马嘴。

FlyBird
回覆
Novite5@Novite5

姐们,我觉得可以聊点philosophy of mind,或许有可能加深对人类认知能力的认识。

人类的意识,即mind,向来是通过“表象”认识事物。同样是羽毛和铁球从高处落下来,亚里士多德时代解释是十分表象化的“重的东西比轻的东西快”,牛顿时代逐步深入了一点实质“空气阻力与万有引力的差异,导致两者速度快慢差别”,到了爱因斯坦时代就是用量子理论来解释两者差异了。可以相信,物理学如果再一步发展,会有比量子理论更深刻的解释理论。

这就是说,我们人类意识只是依靠表象,以自己固有的知识,去判断事务,这种结果也表面的,并不可靠。

你认为习近平搞独裁,那是你觉得在搞独裁,是不是真正在搞独裁? 你只是听别人说他在搞独裁,然后你认为他就在搞独裁,你怎么知道这背后有什么问题?事实上,你什么都不知道,自己只是一个传声筒。

你有没有想过,习近平这个规模的反腐,抓到这么多高级官员,如果习近平过两年后卸任,会不会这些官员背后的势力反扑,让今日的反腐系统和建立法治国家的所有努力都付之一炬?你如果了解过历史,你见过哪个做过实质性反腐和改革的高官会有好结果?你知道哪些被五马分尸和满门操斩搞改革的历史人物吗?

多思考,长智商,不要人云亦云,当一个传话筒,要有我们自己的思维。

FlyBird
回覆
Novite5@Novite5

估计你极少阅读美国各类媒体,也不了解美国媒体的背景是什么。

我建议你谦虚点,多去了解美国整个政治体系是如何运作的。

FlyBird
回覆
Novite5@Novite5

你可以想想自己是否有几十年政府治理经验?再想一想自己是不是比李光耀更牛B,因为他对习近平评价很高。当然还可以想想为什么这么多能干的党政军官员服他。

如果你仍觉得自己比习近平牛B,我建议你去美国,把川普干下来,由你来执政,你肯定可以干倒中国,了了美国心愿。

多怀疑自己是不是个超级菜鸟,对自己境界的提升很有帮助。

FlyBird
回覆
蔷薇新娘@RoseBride

youtube视频很多,可以看到非议中国的,与欧美主流媒用语一致,说辞相同。

欧美记者也用这类言语诱导这中国一带一路合作国家的民众。美国媒体在全世界发展中国家有广泛影响力,甚至在巴铁都有影响力。

这两天中泰两国民众对骂,其背后是泰国媒体完全受美国媒体影响,與论让很大一部分民众与美国看齐。泰国华人多,中泰历来友好,美国媒体影响力可见一斑。

FlyBird
回覆
Novite5@Novite5

你记不记得“这是最好的时代,这也是最坏的时代”这句话是形容什么时代的?

美国国际影响力巅峰时期,美国有多少脏、乱、毒的贫穷街区?为何贫穷失望的“铁锈阶层”能把川普选上来?

与中国作个一个对比,习近平执政团队是十分务实的。你过于关注弊病而忽视优势。

即便武汉疫情爆发一事,我们仍可看到两面:负面是对疫情严重太迟钝,做事太官僚;正面是负责官员十分重视发展经济,唯恐疫情吓跑了投资人,关闭工厂影响了当地经济。

FlyBird
回覆
蔷薇新娘@RoseBride

我了解非洲舆论,但无碍大局发展。中国大陆做的并不慈善,而是生意,只要非洲大陆与中国有密切商业活动,就是正确的。

世界的舆论被欧美掌控,自然非洲的舆论跟着欧美走,中国还缺乏舆论战上强于欧美的能力,出现这个现象完全正常。

只要中国的GDP早晚会超过美国2倍,全世界又十分羡慕中国的发展成就,一切黑中国的舆论都会遭到无视。與论也从贬损中国,转变为羡慕中国,就二十年时间吧。

FlyBird
回覆
国中理化课@guozhonglihuake

>>>穷就能商业发达?可不可以有点基本的逻辑思维?内地那么多穷的地方,他们怎么商业不发达?

你的智商令人忧虑。时代让人们做过一次选择,选艰辛的创业,还是选随遇而安?贫穷的浙江农村青年会选择艰辛的创业,而你可能选择了随遇而安。二十年之后,两人境地天壤之别。

你觉得这回答如何?

FlyBird
回覆
蔷薇新娘@RoseBride

你对中共决策层的总体思路还是缺乏了解,这也是我十分敬佩习近平执政团队的原因。

中共中央对待美国的思路,始终是“抱住不放,窝里斗”,即尽一切可能争取与美国合作,美国肯定会使用各种手段压制中国,中国必回击,但程度只算“窝里斗”,不能撕破脸皮。

你提到“中共想建立帝国”,这想法是错误的。只要你观察一带一路中,中国与非洲和中亚国家的关系,会发现相互关系是“持久的、互惠互利的商业合作伙伴”,而正是这一点,是中国在大战略层面超越美国的一个核心要素。

@valak5 这位同学对中国大陆实际情况了解太少,蔷薇同学不必和她辩论。“没有调查,就没有发言权”。(港台青年给我的印象,是普遍缺乏追求真相的志向。民主的价值应该是追求正确,许多港台青年误用自己的无知来选择政府领袖,执政精英团队难道不是干出来的,而要让不懂行的人选出来?这种做法很可能与民主初始目标背道而驰,这是我对民主制度弊端的最大疑虑)

FlyBird
回覆
大家@dajia

有问题就解决问题,一定要去尽可能了解现实情况,不要人云亦云。不能让自己成为别人的一个传声筒,不能让自己脑子白长了。

FlyBird
回覆
国中理化课@guozhonglihuake

>>>你这是何不食肉糜啊。江浙一带号称“鱼米之乡”,自古富庶。

胡说八道。义务、温州是农村商业极为发达的地区,你知道为什么会商业发达?是因为太穷。人口密度很高,人均土地极少,有的地方现在算是二分地,怎么过日子?

要稍微有点常识。

建议你少说几句,多做调查!

FlyBird
回覆
蔷薇新娘@RoseBride

你说的情况成立,小思路的生意不可能有大收入。但我们那边农村人,对小生意的做法普遍没兴趣。这也是许多农村人该向江、浙、闽农村经商者学习的。

为什么浙江这边农村人容易起来,实质上他们“本质上”遵循了一点:中国大陆有十分庞大内需市场,只要找到一个甚至微不足道的落脚点,如一个打火机、一个相框、一个购物袋、一种仿真戒指等等,只要打开市场,有几千万的年收入就不成问题。

中国大陆已是全世界最大的消费市场,这是养大鱼全球排名第一的池塘。民众要有思路的解放,才能获得经济的自由。

FlyBird
回覆
大家@dajia

你这思维十分狭隘,你自己想想,自己的思路是否存在严重问题。

谁告诉每个村庄都是高档别墅了,每个村民都千万富翁了?我是告诉你,通过个人奋斗,一个小学文凭、穷得叮当响的一批年轻人,都可以成为千万富翁。这种人很多,阶层并不固定。

哥们,我觉得你脑子有问题。

FlyBird
回覆
国中理化课@guozhonglihuake

我的回答是针对“普通民众是否可能实现越层”而言的。我认为中国的阶层并非固化,“中国梦”显然存在。

当下的问题,反而是“该如何解放思想,向浙江等农村学习,追求自己的中国梦”。既然都是白手起家,人均资源十分贫瘠的浙江能起来,为何其他地区不能因地制宜想想,找出一条自己路来。

FlyBird
回覆
蔷薇新娘@RoseBride

我重点指,大陆的阶层并非固定。

大陆社会有十分庞大的国内消费市场,还没有有哪家公司可以垄断一切。普通人仍有许多机会通过个人努力进行跃层,无论是否受过高等教育。

FlyBird
回覆
大家@dajia

>>>第二,虽然不了解西藏新疆所谓扶贫,但你甚至把新疆“职业教育”拿出来了?

我需要纠正一下哥们的看法:新疆的“职业教育”是十分十分十分英明的决策。很多人被西方媒体误导(说真话,是被洗脑),把职业教育变成了种族压迫。

其价值在于:解放当地女性,免于妇女在当地宗教势力影响下,男人把老婆当作附属品,实现经济和思想双独立;普法宣传,避免民众受极端伊斯兰势力影响,成为恐怖主义生力军;最重要是给予个人发展机会,掌握职业技能,使自己有能力通过奋斗,改变命运。

共产党十分喜欢“抓典型,做榜样”,这方案对撬动民众奋斗的意愿,价值巨大。招子无非是:找到这个村子最积极奋进的几户人家,向他们提供培训,给予财政补助,让他们当老板,然后用與论或媒体对他们大力宣传。

这种做法,事实上非常有郊。

南疆一直十分贫穷,以前许多民众无所事事,受中东宗教势力渗入,变成了恐怖主义分子。而这两年,中央政府几管齐下(教育上学生到高中毕业免费,成人去所谓的集中营职业再教育,农村驻村扶贫,创业财政补助,房屋修建财政补助,喀什城市重建全面发展现代化工业,吸引闲散人员),源于南疆恐怖主义十年后会被彻底铲除。

只要看看喀什大街上维吾尔族幼儿园小朋友唱“天安门”的儿歌,其普通话标准程度比浙江的还要好,你就可以预想到,这样教育环境下成长的维吾尔族小孩子,最终会像民国时期仍有严重民族冲突的滇黔川赣众多少数民族一样,实现真正、彻底的民族融合。

FlyBird
回覆
蔷薇新娘@RoseBride

姐们,说句实话,我觉得你脱离现实社会太多,导致产生许多误判。

如果对农村的现状不了解,各个地区改府基层在做什么不了解,你是很难对中国国情和共产党执政实际状况有全面认识的。包括现有弊病,如对基层扶贫调查过于繁琐的表格,十分浪费基层干事操作效率等;为什么西部某些落后地区末端政府服务还有赤裸裸的索贿行为,而民众并没有利用社交媒体抗议等。

这些弊病,本质其实是问题,无关于主义,——因为中央政府一直想办法戮力消灭。

FlyBird
回覆
蔷薇新娘@RoseBride

>>>我反对。就我所知,在我身边的某工厂,对他们而言已经注定未来也是要到同一个工厂打工了。

你对江、浙、闽等省份农村并不了解(其他省份不了解,无法判断),很多农村教育程度低下的年轻一代(45岁以下)是白手起家当老板。我说的是“很多”!!!

证据何在?你注意观察一个村子建筑的现代化程度,绝对不差于西方国家的别墅。所以我贴中刻意提到“地区”。

中国的扶贫致富政策,包括习近平“绿水青山,就是金山银山”背后的含义,非常有发展绿色产业,让有条件的农村自己当家作为,翻身当老板的意味。

你回复中需要注意的事情是:“普通平民多大程度能够跃层当老板”是问题的关键,但并不意味着所有人能够当老板。这种想法太夸张,很不切实际。(你这句话唯一可能管用的地方,可能是浙江、福建等地区的许多农村,的确差不多整个村子的农民都跃层当老板,十分富裕)

FlyBird

考虑本论坛很多朋友特喜欢“谈意识形态”,加一句胡适老先生的名言:

多研究些问题,少谈些主义

这句话是针对“意识形态沉迷者”的,少花时间谈意识形态,多花时间解决实际问题。意识形态不会“下蛋”,也“孵不出小鸡”。只有象“扶贫”、“发展高科技”、“发展通讯技术”、“绿色能源”、“高铁”等这些事情,才会“下蛋”,并孵出小鸡。

谈意识形态,如果谈不出生产力,不给国家带来更多的钱助益民生、民众不会获得更多发展的机会,那就是徒费生命。

FlyBird

这文章写得有一定的价值,但对整个社会的总结,是过于单薄。

中国经济的发展,为出身平民的年轻人,提供了施展拳脚的大好机会。庞大的中国消费市场,使得许多年轻人从一无所有,变成富裕者。而且这不仅体现在收过高等教育的年轻人上,同样体现在缺乏教育的年轻人上,尤其是某些地区。

作为例子:

1)受过高等教育的普通平民:我身边有七八个人,从大学毕业后一无所有,然后各自创业,成立自己的公司,现都到几千万的年收入。这是创业者。

2)未受良好教育的年轻人:我老家农村,当时教育质量十分之差,高中入学率仅有6%样子,就是200个农村初中生,只有12个有机会读高中。而这些仅有初中、小学文凭的同学,基本上都奔赴全国各地做生意,现有做批发生意、有办工厂,经济条件现在十分富裕,农村建设的都是高档别墅。

顺便提一下共产党的扶贫:

共产党在驻村扶贫、西藏扶贫政策、新疆扶贫政策等方面,采用的基本上是挖穷根的根本解决方案,如:不惜代价的基础设施延伸到农村(通讯、电力、交通、政策、卫生、教育等,还有一点:就是政府对贫困家庭和贫苦地区创业者财政支持),西藏、新疆是采用12年义务教育,外加成人的社会职业教育,真正的挖穷根,这是“十分社会主义”的,而在你的文章中丝毫未提及。

-----------------

蔷薇同学如果要写出更脚踏实地的文章出来,增加信服力,还是要加强社会调查。尽管我对老毛有很大看法,但老毛的一句话还是有很价值的:“没有调查,就没有发言权”。

中共的改革开放就是彻头彻尾的欺骗

FlyBird

如果哥们是有基本道德和良心的,应该会为国内民众生活水平的迅速提升感到高兴。

体制不体制,最终不都是为了提高民生,健康有保障,有普遍的安全感,国内在这方面做得比美国好太多了。你自己可以看看来中国旅游的外国游客,看看他们怎么评论。

如果坚持为了改变体制,而不顾民众的幸福,那是愚昧,无药可教。

成功到达美国的英雄科学家——闫丽梦接受福克斯采访

FlyBird

闫丽梦因为胡乱造谣,被twitter封账号了吧。

闫丽梦是个被美国主流媒体都厌弃的人渣,只有班农这种极端变态人物,才像利用闫丽梦摸黑中国。

本文作者如此颂扬闫丽梦,是不是看到国内民众的生活水平迅速提升,看着心里非常不爽?

《On Tyranny》:極權下的為與不為

FlyBird

香港的问题,是没一个认真的人,会相信搞香港民运的这些年轻人会坚持民主,这些搞民主的,最终会搞出一个真正的极权政府出来。

民主、自由的本质,是应该崇尚协商和自由辩论,允许不同政见者自由言论。

香港民运对不同政见者,采取了十分残暴和血腥的殴打,这种情况,和民主、自由有p的关系。所谓的追求民主、自由,就是世界上最大的笑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