幾個想問大陸同胞的問題

FlyBird
回覆
Lethe@Lethe

不管是不是民主化,首要一点是,民众的民生和富裕程度,会不会更好。这是任何一个有责任心的政府,应该首要考虑的问题。民主不是目的,民众的民生才是目的。

===================

当年俄罗斯民主化的悲惨命运,最近20年中东国家的民众十分悲惨的命运,哥们难道这点悟性都没有?美国在其中扮演了何种极不光彩的角色,就一点悟性都没有?

想一想美国和欧洲发起了持续近20年的“阿拉伯之春”,多少人死于美军的轰炸机下,多少人家破人亡,造就了几千万难民?到处流亡的难民,差点让欧洲都走向崩溃。这就是美国主张的“民主化运动”,“保护人权”,和美其名曰“阿拉伯之春”。这就是民主和人权吗?

有一点正常智商,就应该去想一想,到底什么是民主化?民主化的最终目的到底是什么?不就是民众富裕,上班工资高、福利好,这些不都要发展经济吗?

大陆经济迅猛发展,台湾、香港很快就会被大陆淘汰,以前是大陆民众仰慕台湾,后面就是大陆开始鄙视台湾、香港的时代。正常之人,都应该可以预料到这一点。

FlyBird

民主有没有价值,要看智商和眼界。

一群鸿鹄的民主,是千山万水,但一群麻雀的民主,不过争抢草籽尔。

以香港当下运动看,民智低下,眼界短浅,若谈民主,只是一个笑话。

大陆也好不到哪儿去,蠢货太多,民主的结果就是低智商的狗咬狗,还能咬出国强民富来?

FlyBird

我本身不反对民主,但一看到这世上蠢货太多,就改变了主意。

不只是香港蠢货太多,大陆的自以为是蠢货同样非常多。这些人对国家治理、发展经济狗p不懂,又特别自以为是。自己都狗p不懂,再让他们来决定国家领导人,就是一个天大的笑话。最后必定会闹得和台湾一个下场:党争不断,正事不干,民生不管。

如果鸟人们的智商提高一个level,没有那些愚昧又自以为是的言论,我十分支持民主选举。

波士顿疫情笔记54: 囤肉囤冰柜?医护感染与失业,中美又闹啥?

FlyBird
回覆
雲帆@dottietown

绝对地说,你这个“话”没问题,——但是,无论是武汉政府、还中央政府,并不了解这个新冠病毒是怎么回事,也不至于荒唐到美国死了2万病人,都不知道其中有多少人死于新冠病毒。中央政府向武汉派遣专家后,是“非常负责任”地向WHO、美国、台湾和国际社会通告国内的实际情况。

武汉政府官员有失职情况,但武汉政府的失职程度,和美国政府的失职程度可以相比吗?武汉政府失职,但中国中央政府并不失职。美国政府隐瞒疫情,恶劣打击美国本国吹哨人,甚至到了极度夸张的程度。美国现在也是一个毒源,正在祸害全世界,而且是真正政府极度失职造成的。

我觉得你言下之意的根本,是在说病毒源于武汉,所以中国罪过大了(病毒到底是不是起源于武汉,事实上并不一定,目前并无证据证明美国死于流感的2万病人中,没有11月份死亡的新冠病毒患者)。

放在国际环境,艾滋病、H1N1这些,不都是美国传到中国的,美国又该当何罪?08年金融危机,不就是华尔街搞出来的,祸乱全球经济,美国又何曾被追责?

说p话很省心,扪心自问又有几个国家自己做到了,double standard

FlyBird
在这次抗疫当中,中国政府对内对外都有不可推卸的责任,这毋庸置疑。目前色厉内荏的战狼外交更是已经让中国和中国人处于险境而不自知。

前任武汉政府的确犯了严重错误,已被辞退追责。这几个官员对内犯有严重过错。

但“对外”有“不可推卸的责任”,未必过于夸张了。西方国家疫情爆发,不正是与西方媒体和政府傲慢自大、一味讽刺中国遭灾、缺乏人道主义精神和无视疫情造成的。这还能赖上中国?在媒体和政客忙于讽刺挖苦“中国落后的意识形态导致疫情爆发”的1-2个月时间内,什么防疫措施都没有。

说到“色厉内荏的战狼外交”,你这种形容是不是太可笑了。莫非你当真相信CNN、Fox News、WashtingPost、NY Times这些媒体的胡说八道?欧美的疫情爆发是欧美民众、媒体、政府的狂妄自大、缺乏人道主义精神和无视疫情造成的,不要只知道栽赃中国,咬定中国导致西方国家疫情爆发。中国不反击就是“懦弱无能的清末王朝”,这怎么就成了“战狼式外交”?战狼你个头啊,脑子正常的人都会反击。

回忆在危机四伏的南疆

FlyBird
回覆
tetsuo@tetsuo

“文化高压(灭绝)、强制同化”,是你扭曲现实的说法。

我们当地的地方话,和普通话截然不同,老师要教我们普通话,在你的话语里,是不是“文化高压,强制同化”? 这种霸王硬上弓的蛮横扣帽子,是否合理?

新疆民众、西藏民众,在这种话语体系里,就是必须保持愚昧落后的传统,不可以学习现代科学,否则就是“文化灭绝,强制同化”。西方舆论的这种逻辑,未免过于可笑。

新疆和西藏的民众,到底有没有享受现代文明福利的权力?这可以去问问疆藏两地开着汽车、过着现代文明生活的本地人,到底是什么看法。

FlyBird
回覆
Yilang@Yilang

太文青。

美军集束炸弹扔向市区的时候,还走程序和中东平民商量?就看轰炸机驾驶员的兴趣,你被炸死你倒霉。人权那玩意是哄你们玩的。

你们这些愤青,就是太无知。

FlyBird
回覆
梦妙@cat_wanttofly

1949年之前,滇贵湘川区域的汉族与少数民族间一直很大的民族矛盾,你看看现在是什么个情况?滇贵湘川的民族矛盾,也并非国民党制造出来的,而是历代皇朝都有这个问题,在明朝、清朝都有很多历史记载,即便到了民国政府,这个问题也没有真正解决。你有没有想过,这些民族问题是哪个时代被彻底解决的?

你出国20年,对国内真实形势已经缺乏认识了,当下的事实是:西藏的问题已经被彻底解决了。我猜很多人还都没认识到一点。

新疆问题尽管还没完全解决,但走的道路与西藏的完全一样,都是:由各个沿海发达城市提供资金和技术支持西藏城市现代化,免费12年到高中的义务教育,优秀学生全免费到内地顶级高中上学(内高班),发展地方经济促进就业和提升待遇,全面基础设施建设。总结起来就是:教育、基础设施和城市现代化、发展经济(包括扶贫),民众都是切实的受益者。看看十几年后,新疆会有多大的变化(十几年前,我对老家的变化十分深刻,如果隔五年回家,居然会迷路)。

对中共有过于偏执的认知,这只会让别人嘲笑你的无知,并不会有损中央政府的实干能力。哥们,听这句真话对你好处。

FlyBird

非常希望本社区内,那些滔滔不绝宣传民主理论的同学,能够沉下心来,多学点“少说多干”的务实精神。

政治理论不一定能解决什么问题,但实干往往可以解决各种问题。

FlyBird

“经济基础,决定上层建筑”,如果一个地区穷困潦倒,缺乏教育,什么制度都没用。

发展经济、提高民生福利、以及教育水平,为第一要务。如果这个问题解决了,民族问题自然会解决。

不要相信一些狗p理论,认为政治模式能解决一切问题,换了制度,中东还不是照样不是乱成一锅粥,还比独裁制更悲惨!

西方政治学家一批批,理论一套套,实际问题一个没解决。

FlyBird

一叶障目,不见森林。

作为“问题”的“叶”是存在的,但作为“总体大格局”的“森林”也是存在的。“没看到”,不等于“不存在”。

若说“追求真相”,但又有几个人真的有这份耐心?

FlyBird

世界的真相,永远比想像的复杂。如果没有一个“合格”研究者的严谨态度,沉下心来研究事务,深入全面分析问题,会容易出现一叶障目,不见森林的现象。

新疆的现实情况可能是怎么样的?未来会怎么样?

1)负面:维汉民族矛盾客观存在,留下了一大堆历史老账

维汉矛盾当然存在,只要想一想当地政府干部肯定存在腐败,以及民众之间存在利益冲突,肯定会造成很多维汉矛盾。

另外,南疆一直以来人多地少,土地贫瘠,无计划生育造成人口不断增长,人均土地日益减少,一直加重这个问题(我目测估计可能只有人均2-3分地),并且教育程度低下,民众十分贫困。如果南疆不工业化,根本无法吸纳这么多人口,这地区就没有出路,无论采用什么民族政策、任何政治理论,都没用。

近二十多年,中东伊斯兰极端宗教思想在南疆广泛传播,加上维汉民族矛盾,把南疆变成恐怖主义发源地。

2)正面:包括维吾尔族在内的民众,是当下政策受益者

尽管地方民族间有冲突和地方政府也存在各种问题,但不表明中央政府是昏庸无能的。中央政府的政策一直是照顾新疆少数民族利益,并切一尽可能帮助维吾尔族民众摆脱贫困的。尤其是现在的政策,十分明显,新疆的政策与西藏的政策完全相同。

一个地区要发展,民生要迅速提高,无非是依靠:通过教育,提高年轻人文化程度;基础设施建设,为经济发展作铺垫;发展地方经济,解决当地民众就业问题。

在所有人,包括国外媒体、和很多国内民众,只盯着新疆问题不断谴责中央政府的时候,事实中央政府非常优秀地执行了上述政策,应该说非常成功!

如果有人能沉下心来,去了解喀什城改造的各种细节,多种非官方渠道了解南疆信息,还有新疆內高班的细节,或许会看到一个全面的新疆。

3)总结:新疆,主要是南疆,仍有很多问题,但随着把优秀学生送往沿海最强高中学习,一切免费,资金支持12年免费义务教育普及,以及在一批沿海城市资金和技术支援下、一个现代化工业城市喀什的诞生,带动南疆周边地区经济发展,再加上铁路、高速公路不断建设,完全有道理相信十年二十年后,一个新的新疆会脱颖而出。

尽管新疆问题纷绕不断,中间夹杂了民族矛盾、地方官员腐败、极端宗教思想、粗暴执法等等各种复杂问题,但主导权毕竟掌握在中央政府手里。中央政府注重实干,又有能力调动各种资源来解决问题:教育、交通、大规模城市建设、干部下乡驻村扶贫、资金支助农村盖新房等等政策,会很实在地惠及当地民众。所以可以很乐观地看待新疆未来。

疫症中反思國家治理:關鍵不是民主與威權,而是國家能力

FlyBird
回覆
rot24KB@ro24KB

你前面一段有过多猜测的味道,建议不要作为判断依据。

后面一段关于代价惨重,十分赞同。

我对前任武汉官员失职和经济代价惨重,十分认同,中国十分需要反思,不宜歌功颂德。

当然,我相当反感上一层楼这哥们以此得出欧美模式优于中国模式的结论,简直是睁眼说瞎话。全凭自己臆想,天马行空,毫无根据。欧美各国当下的情况要比中国恶劣多了,而且事情远没完,无论人员伤亡和经济重挫,怎么还能在他的奇葩理论下变成优势了呢?天大的笑话。看来颇这有点盲目祟拜欧美的味道。

FlyBird
回覆
xunger@xungerlight
你自己的无知自己显然不知么,能够将西方国家作为一个整体去讨论,并进行防疫成本的跨国或者跨文明比较,请问疫情与防疫的成本如何操作化,其跨国比较遵循怎样的原则,那些国家属于西方国家,中国与他们中所有相比都是更优还是与他们中部分更优,亦或优于平均或中位水平。

“把西方国家当整体”?居然说出这种幼稚的话,你小学毕业了吗,理解能力如此低下。

西方各国,除德国外,如此糟糕透顶的防疫,居然还能让你说得如此头头是道,也正是奇葩了。即便是德国,现在也几百几百死了,而中国最高纪录才一百五,你是不是还准备在其中找出中国的问题来?真TMD的可笑。


不要把观点当成事实。

把观点当事实,到底是你在这么做,还是是我?

FlyBird
回覆
xunger@xungerlight

第一、三、四、五的观点,没看到问题的全面,有些偏激,难以认同。

把西方国家执政无能,视作成熟政策,是不合时宜、有背人道的。

西方国家现在的成本,显然远远高于中国,你自己有如此显然的偏见,居然毫不自知?

FlyBird

(你的关联文章)你文章中的理论恐怕不太靠得住,尽管有可取之处。

除去官员失职导致的湖北疫情爆发,国内江、浙、赣等省份自主釆取防疫措施,应该十分明智。这些几个省,单个省份的人口超过西方国家(除美国外)的所有国家,但死亡人数是0或1人。你觉得人命是不是重要?这种成绩是世界第一,完全碾压你赞美的台湾(台湾防大陆不防欧美日,出现过几次严重失误,但运气超好,没有发生大规模传染。其防控能力逊色于江、浙等省份)。除湖北外的所有省份,放在全世界国家比,死亡人数都归类于死人最少的。

而且,湖北以外的省份,根本没有发生物质供及不足方面的问题。你在文中的结论过于粗糙。

这么杰出的成绩,在你的逻辑里,居然成了问题。恐怕唯一能得到的结论是:对你来说,死多少人根本不重要。

因为你的论调与西方媒体一样,很容易让人猜测,是不是暗藏在你心中的自卑心理起了作用:因为西方媒体嘲笑中国,而不听从西方指示,就是错误的行为。(权且当作玩笑)

另,欧洲和美国当下模仿中国的强制政策,代价是不是要高昂得多?不光多死几倍的民众,最后还不得不采用和中国一样的政策。

中国提供了最好的疫情治理参考方案,而西方国家采取愚蠢的“意识形态至上”,无视并嘲讽中国方案,导致疫情完全失控,大量民众死亡。

如此愚蠢的行为已经够可笑了,不应该还简接美化西方国家这种愚蠢行为(可能我想多了)

FlyBird

写得不错。不过横向比较有些欠缺。

香港和新加坡的特征,只是一个城市,与中国大陆如此庞大的国际比较,显然有些不太合适。

香港和新加坡,应该和浙江、江西和江苏这些省份比,会比较合适。

就治理效果而言,如果是“人命关天”,那么新加坡和香港,显然不如浙江、江苏和江西这些省份的执政能力强大,因为包括这三个省份在内一些大陆省份,死亡人数为0,或者只有一两个人。每个这些省份的人口数量,几乎超过除了美国以外的所有西方国家,而治理业绩,放在全世界,包括德国等表现最为杰出的地区和国家,都是最牛B的,毫不夸张地可以说世界第一。

除了湖北省出了大事,就疫情治理业绩而言,几乎中国的所有省份,死亡人数方面,在全世界都是顶尖水平的。

谈谈中国的成就和未来的趋势

FlyBird

不要随口说“中国阶层固定”,平民“永远没有翻身的机会”。

我只是举个例子反驳,别没事借题发挥。

如果你嗜好解题发挥,你可以利用我的话语,幻想出我不但叛国、卖国、而且是个杀人犯,演绎一下文革红卫兵的风范,那岂不是非常解气?

你说这些话,是不是太缺乏智商?

----------------

我只回答你这一次,不要再犯智商低下的错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