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作了 4 篇作品累積創作 3975 
Empty

带着情绪讨论香港的事情,是很难讨论的啊

昨天的文章得到了很多人的讨论,觉得这个能沟通的平台真棒,只是后来再也无心力去回应网友的评论。我想过是不是自己状态不好,但今晚在看到香港中文大学惨情时的悲痛,让我发现了另一个原因。在争论警察的对错时,意见不一的双方在情绪里,不说难听的话,很难。

Empty

第一天来Matters

今天第一次用Matters,发现它成为了一个讨论有争议性的事件的平台。而我感觉到它对我个人而言最棒的是,我可以不用考虑甲方的需要来像画设计图一样写文章了。我喜欢抒发感受然后把它放在社会背景来观察,这给我带来成长,也可以给他人带来成长。我并不是一定要讨论争议性事件,而是常见的事件,那些与我每天的日常发生了关联的事件。

Empty

在11.11购物日,聊聊“新可能性”的物欲迷思

无数广告喜欢说:只要你买了这个,你的生活就有了“新的可能性”,“可能性”成为了百吹不厌得关键词、流行语。真的吗?的确,当我收到快递包裹时,我是惊喜的。当我有了新NYX眼影,我的眼睛有了紫色、绿色、红色的新可能性。当我买了新裙子,我的外貌有了新的可能性。

7
Empty

黄蓝之争,让友谊陷入了痛苦

我最亲密的好朋友说,如果解放军镇压香港,他会支持。他还认为走在街上被喷催泪弹的平民是活该,这么乱不该去凑热闹。我已经不知道怎么跟他说话,我的情绪翻涌。因为在我曾经身处情绪漩涡的前一年,每当我无助时,他是重要的支柱。当我难过时,我第一个约的是他,因为他总能让我开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