魔鬼小編

Freelance reader。 已搬家到個人網站:https://www.editordevil.com/

疫情下的聖誕樹

發布於
修訂於

忽然想起,已六天沒有踏出門口了,除了倒垃圾。

在家上班忙到天昏地暗,日月不辨。不明白的人會問,你到底忙啥?在家上班,就是沒有人監察,愛睡就睡,愛做啥就做啥。應該是這樣的。可是,每件工作都有死線的,我是最後把關人,同事遲交上來,我就得趕死線。幾個同事都遲交上來,我就要趕幾條死線。

為什麼他們會遲交上來?不要問我。每個人都有極限,你不能期望每個跑馬拉松的都可以破三。以前死線都在下班前,我還可以喘口氣,但現在死線遍佈上下午,根本沒時間休息。自問不是超人,但人人都以為我是超人。超人可能不會死,但我會過勞死的啊。

朋友傳來紐約州疫情的消息,我連這個也不知道,其實就是上網查一下就一目了然了。但就是沒這個心思,知道了跟不知道又有什麼分別,難道我現在會馬上不戴口罩嗎?遠方的朋友似乎比我這個近在風口的更擔心,你哪裡數字很高啊,你要小心。我已經很小心的了:出門口戴口罩、常洗手,連門也少出,日常的練習也停了,還要怎麼個小心?

脾氣如此差的我,竟然還有朋友眷顧,真的要感恩。

昨天跟一大班去年才認識的新朋友,四十多人在網上聚會,其中有三人因疫情走了,有人心灰意冷得想自殺。大家連忙安慰:會過去的,大家好好活下去,待疫情緩和後出來一敍。有人不斷說着很無聊的笑話,換作從前,我肯定下線走人。但是,這個時間,一定要保持心境開朗。

沒有宗教信仰的我,想趁聖誕前佈置一下,終於出門口,走幾條街,在一家藥房門前,買了一棵一米高的聖誕樹。賣樹的中年男人每年聖誕前都在同一地點的人行道上擺檔,新砍下來的松樹,滲着陣陣獨有的松香,在冬天特別好聞,十幾棵,倚着欄杆直立起來,天寒地凍,一直捱到平安夜,待有心把樹買走。現在一棵兩米高的聖誕樹要美金一百元,一米的,只要四十八元。從前的話,我是會開車到郊外買的,可省回一半的價錢。

現在,還是支持一下吧,人家好歹把十幾棵樹運過來,幫他生存下去,明年你就還有機會見到他。

塵封了十年的聖誕燈飾也找出來了,先將燈飾往樹身繞,繞時得要小心,要把電線掛在枝椏上,然後再往松枝上繞一個小圈,肯定掛穩了,才繼續繞過去。繞完了,就把掛飾一一繫在松針枝上,傳統是有一個小鈎,把小鈎穿過掛飾上的小孔,再在枝椏上小心屈成一個倒U型,捏緊,合口,就行了。

在家放聖誕樹有一個麻煩,也是我之前停放的原因,早上都掉滿一地松針,得掃。松樹也要每兩天加水,就像養花一樣養着,這樣可以養到元旦過後,一月中前會有回收車過來,在指定日期把樹放在人行路邊,回收車自然會撿走。

昨天忙了一陣,把聖誕樹佈置好了,整個房子煥然一新,滿室松香,人也好像輕鬆了,頭也不再痛了。

客廳中的小型聖誕樹。
壁爐上的聖誕襪子。


喜歡我的文章嗎?
別忘了給點支持與讚賞,讓我知道創作的路上有你陪伴。

CC BY-NC-ND 2.0 版權聲明

疫情下的忙碌

22

看不過癮?

一鍵登入,即可加入全球最優質中文創作社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