魔鬼小編

Freelance reader。 已搬家到個人網站:https://www.editordevil.com/

疫情下的暴風雪

發布於
門外的松樹變成了一杯冰淇淋。(本人攝)

昨天下了一場大雪,中午開始下了,到晚上九時多下班時才知道,窗簾整天拉下來,中午去廚房吃完午飯後就一直在客廳工作。廚房有窗,但那時仍未下雪。氣溫急降,但家裡有暖氣,察覺不出來,外面跌到攝氏零下十度,我依然是穿着小背心在家裡上班。只是感覺空氣很乾,工作桌上的放濕器要整天開着。

中午趁空檔去圖書館還書,誰知圖書館因大雪關了門,門外的自動還書系統也冰封了,根本驅動不了,白走一趟。

幸好出來合時,街上的積雪已剷得一乾二淨。只是每到路口,那些原本白皚皚的雪都被汽車輾成灰黑色的雪泥,只要氣溫一不夠冷,就開始滲出水來﹐像夏天吃的刨冰花,慢慢融成一泡水。一踏上去,就是踏在濕淋淋的軟泥中,靴子不夠暖的話,腳板會馬上涼了一陣。

街上都是人,個個穿得像糉子一樣,毛線帽下是一個個不同顏色的口罩。銀行門口擺賣五顏六色口罩的男人沒有來了,之前每天都在,生意一定不錯。後來換上個彈吉他的大叔,放個麥克風就開始自彈自唱起來,歌聲一點也不動聽,所以每次經過我也不想放下錢。今天大雪,他也不見了。

整個小區在疫情下都在適應,人似乎禮貌了,能活着走到街上已很不錯,不要要求太高了。排隊的人多了,等一下吧,反正你也去不了哪裡。只是橙子越來越貴了,至愛吃的加州甜橙,價錢升到一塊兩毛五一個了。

十二月忙到失了魂魄,每晚下班時都很累,吃過很晚的晚飯,再看新聞,已是半夜十二點了,根本沒法多看一點東西,眼睛也不好使,只好去睡了。工作過勞不單身體受損,腦筋也會,會越來越蠢。除了直行、轉左、轉右,什麼也想不到了。

盼望着的兩星期假期快要來了,就像馬拉松,去到最後五公里,腿已乏力,但幻想着過終點時一刻,你就會加快腳步,希望那一刻早兩秒來臨,那你就可以馬上停步,宣佈休息了。

工作的部門在每年聖誕除夕元旦都有法定假期,就是個人的有薪年假以外的假期,不是人人都有的,只有屬於我這個職級的員工可以放,算是員工的福利。因為疫情,今年很多年假都無法放,越積越多,已累積到三個月的年假了。不過,放了也只是在家,無處可去,大家依然會找你工作。但這兩個星期的法定假,大家已協議好,不要再找我工作了。

人到衰處自然紅,我是壓力越大就越照顧好自己的,讓自己減壓。十一月黑色星期五前後訂的所有東西,護膚品、香水、健康食品,陸陸續續的寄來了,還有在博客來訂的書和文具。

有點意外的是,前幾天收到老板郵寄來的聖誕卡,上面寫了聖誕節前發的花紅(獎金):竟然是一個月的薪水﹗去年也很忙,但只是加了一點薪資,沒有花紅,那時非常失望,今年是補償去年的心理損失嗎?今年負責的項目,老板基本上是放手任我處理,客戶人數直線上升,也收到不少好評。這一個月人工的花紅我是絕對拿得心安理得。

心裡已在盤算怎樣花這筆「意外之財」,馬上打開博客來,看看有什麼書很想看但之前捨不得買的,點了幾個。跟着又看看有什麼香水和文具。

二零二零年,還有兩星期就結束了。明年,怎差,應該也不會比今年差吧。希望我不是烏鴉口。

之前訂的三瓶香水。
衣服品牌新寵。
從博客來訂的書和文具。
日常護膚品。


口。

喜歡我的文章嗎?
別忘了給點支持與讚賞,讓我知道創作的路上有你陪伴。

CC BY-NC-ND 2.0 版權聲明

疫情下的忙碌

26

看不過癮?

一鍵登入,即可加入全球最優質中文創作社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