魔鬼小編

Freelance reader。 已搬家到個人網站:https://www.editordevil.com/

永遠的瑪法達

發布於
(圖片來源:https://www.entornointeligente.com)

季諾(Quino)在九月三十日去世了。他筆下的瑪法達(Mafalda)今年五十六歲了,她在阿根廷、南美洲是無人不知的卡通人物。十幾年前,我跟一位來自阿根廷的同事提起瑪法達,對方驚異為什麼一個來自地球另一面,一個小小的香港的香港人,居然會知道瑪法達。

美國人是不認識瑪法達的,你問十個美國人,十個也會瞪大眼睛反問,誰?然後搖搖頭說從來沒聽過。瑪法達之於阿根廷人,猶如史諾比之於美國人,看過也好,沒看過也好,懂不懂也好,也會知道史諾比是什麼樣子的。

得多謝三毛。讓中文世界的讀者知道這個早熟的小朋友。我沒看過三毛,唯一看過用三毛署名的作品就是她翻譯的《娃娃看天下》,我看瑪法達漫畫的時候已在上中學。是老師借給我看的,她說我像瑪法達。

六歲的瑪法達用她敏銳的目光去看成人的世界,畫家季諾當時是借瑪法達評論阿根廷的時事,有些人會覺得故事很灰色,充滿政治色彩。但是,我卻覺得能將政治漫畫化而讓中學生也明白,也不是一件易事,而且,旁觀者清,當局者迷。許多政治上的糊塗帳,經瑪法達的一句無忌童言戳破,大人啞口無言的場面也令人發噱。

(圖片來源:https://quotesgram.com/mafalda-quotes-in-english/)
(圖片來源:https://quotesgram.com/mafalda-quotes-in-english/)

關心政治的季諾,借了瑪法達的口和眼,講出大家都不敢說不能說的話,童言無忌就是這部漫畫的註腳。

瑪法達的漫畫本來在阿根廷一份報紙上連載,至一九七三年停載時,瑪法達仍是八歲。試想像如果這樣一個女孩長大後會怎樣,可能是一個女權主義者?世界和平份子?或者跑去競選總統?我想最有可能的是她會當一名記者,繼續她品評世事的性格。

我也覺得自己有點像瑪法達,讀大學時,跑去競選系會主席,還當選了,也當過記者,但我沒有她的父母,也不是長在阿根廷,我也沒有她的勇氣,我只是躲在一個角落指指點點。阿根廷副總統及兩屆前總統Cristina Fernandez de Kirchner說,季諾「說人所不能說」,七十至八十年代的阿根廷是一個軍事獨裁國家。

可能是這樣,阿根廷人都愛談論政治,我認識的一位攝影師的妻子,來自阿根廷,她父親七十年代就是反政府的流亡份子,逃到另一國家去了。每次大家一吃飯,她就無來由的又談起政治。

九十年代初去台灣時也有這種感覺,打開當地的報紙,頭版都是政治,第二版也是政治,滿滿都是談論政治的文字。那時的香港,甚少人談論政治,暢銷報紙的頭版不是血淋淋的車禍照片,就是寫得鉅細無遺,圖文並茂的兇殺案,或是八十老嫗被強姦妙齡少女被輪姦。在台北坐的士時,開着卡拉OK唱歌的士司機問我支持哪個黨,我生怕答錯的話他會踢我下車。那時的印象,台灣人都很政治。

我本身不是太喜歡談論政治,小時候已談夠了,長大後反而不想再談。但今時今日,不能再騙自己不談政治的了。我想,阿根廷人愛談政治也是逼出來的,不是天生的。就像港獨,誰會有閒情想這個問題,大家都是馬照跑,舞照跳,開始談的不是香港的老百姓,正正是現在天天喊打喊殺、《蘋果日報》的鐵粉梁某人。

R.I.P ,親愛的季諾先生。

(原文寫於2007年5月8日,增訂於2020年10月5日)

不是不想寫民生和政治

14

看不過癮?

一鍵登入,即可加入全球最優質中文創作社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