魔鬼小編

Freelance reader。 已搬家到個人網站:https://www.editordevil.com/

三煞位

發布於
修訂於

我不太相信風水,我爸卻信到十足十,耳濡目染下,我卻依然視我爸的話如耳邊風,嗤之以鼻。

話說我家前院種了兩棵樹,左邊是蒲桃、右邊是鐵樹。人家說鐵樹開花主凶,有一年不知道是不是鐵樹開了花,還是因為我在鐵樹前追着雞玩,追到跌趴地上,扭傷了胳膊,我爸把鐵樹砍了,剩下那棵蒲桃樹孤伶伶地立在前院。

蒲桃樹越長越大,夏天時,也忘了是什麼季節了,總會結滿蒲桃,我就像猴子一樣爬上樹摘蒲桃吃。

蒲桃樹形不算美,但也是正正常常的,一棵粗樹幹,往上長,開枝散葉。但我爸卻用他奇詭的想像力,把右邊的樹椏不斷往右拉,又把左邊的樹枝砍掉,再加上有點颱風,把樹吹歪了一點,結果,本來一棵亭亭玉立的蒲桃樹,卻長成腰骨被折損,左盤骨有點歪的中年女人,整個樹身偏了向右邊。再後來,不只偏了右邊,我爸更故意讓偏右了的樹枝橫生,硬生生的擋住了前院繞往廚房的路。要去廚房,還要低頭縮身從樹枝下走過。

我問我爸,幹嘛把樹弄成這樣醜,不成樹形?我爸卻說,因為鄰居蓋的新房子太白,太亮,是白虎,咱們用樹擋擋煞氣。我從蒲桃樹的葉縫窺望鄰居的大房子,兩層高的巨宅,是有點大,但哪裡像白虎啊。我爸說我不懂。他沒說錯,我到現在也不懂,好好一個房子,哪裡像白虎?我反而覺得我家被這歪頭歪腦的蒲桃樹一擋,整個房子的智商都低了。

我爸篤信風水,也信命,他老說自己的命明明很好,怎麼現實卻是這樣。那時我家只有一本課外書,就是長年掛在神台下的通勝,我爸常拿來看,替親友擇日結婚。裡面有個秤骨歌,按時辰八字算骨有多重,越輕,命就越不好,我爸說的命好,就是他的骨很重。我小時候也拿過來看,給自己也秤一下骨,好輕,是一條衰命。

既然衰命一條,那就不用太計較得失了,怎衰也不夠一條衰命衰的吧。

後來來了美國,找到了一份工作。上班第一天,才知道原來要選座位。我工作的房間有四個座位,一進門,左右兩邊的座位已被人挑了。剩下中間兩個。四個座位都是貼牆的,其中三個座椅向外,背對其他人,只有一個座位的座椅是背牆,可以看到其餘三個座位的。這個座位被最老臣子的同事選了,就是右邊那個。左邊那個雖然背向其他座位,但卻對住一面大窗,於是也被人佔了。

我左看看右看看,發覺這兩位同事選座位也很有趣,照我看,二人座位分別在房間的對角線上,距離是最遠的,所以未坐下,我已隱約覺得二人關係疏離。後來事實證明我的感覺沒錯,有一次開會,二人就幾乎因小事而大打出手了。

我是怎選也會坐在二人中間的了,於是就選了靠近左邊的座位,就是一個牆角位,兩邊各有一扇大窗。甫一坐下,我就跟二人說,這麼好的座位,怎麼你們都不選?

這個牆角位是怎樣的呢?在我看來,非常開揚,因為左右都是窗,背向各人,背向大門,完全不受其他人騷擾,可以專心工作。有次老板來找我,我也不知道,因為我伏在案上睡着了。但是,如果放大一點看,因為大樓貼着另一座大樓,所以每層只有兩個牆邊的牆角,我們在的一層,其中一個牆角在倉庫裡,沒有人坐的,而我,就面向全層樓唯一的牆角而坐。如果信風水的,就會覺得這是萬箭穿心的三煞位了。

但是,我卻坐得出奇的自在。除了冬天時特別冷。初時以為是牆邊關係,兩面散熱,所以才會冷。後來才知道原來有一隻窗子爛了,根本關不嚴,冬天寒風躡了進來,所以才這麼冷。不過, 待我發現時,我們已差不多要搬辦公室了。

告別了那個牆角位後,大半年,忽然看到新聞,說大樓在施工加建時,因機器過重或是加固工程做得不好,牆身從天台而下,震出了一條大裂縫,位置剛好穿過我以前坐的位置的外牆,變成一座危樓。

如果站在遠處,用照相機拍個照,大樓像被人凌空插了一刀,把整個外牆劃開了,有點像恐怖電影《凶兆》中,幾個離奇死亡的人生前拍的照片一樣,身上就是多了一道古怪的劃痕。

而我,就剛巧從那個被插的位置走開了,回頭一看,抹一臉汗,說一聲:哇,好險。

喜歡我的文章嗎?
別忘了給點支持與讚賞,讓我知道創作的路上有你陪伴。

CC BY-NC-ND 2.0 版權聲明

信邪

25

看不過癮?

一鍵登入,即可加入全球最優質中文創作社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