魔鬼小編

Freelance reader。 已搬家到個人網站:https://www.editordevil.com/

一念之間,從異地教書說起

發布於

當年義無反顧地離鄉別井,來到一個陌生的城市,用另一種語言謀生,重新開展人生。幸好沒有跟人商量,買了機票,挽着一個手提行李包,身上只有三百美元就上機了。其實當年想去的地方是台灣,陰差陽錯,沒有去成,卻來了美國。生命的起與跌,就是一念之間。

初到貴境,得當地一位朋友幫忙,聯繫到一位英文出版社編輯,硬着頭皮打電話過去,不用寒暄,直接問像我這種情況的人,有可能嗎?答案是否定的。

心裡也早已打定輸數,所以也沒有什麼心理掙扎,毫不猶豫就把過去封存了。雖然天無絕人之路,但前面是一片平原,沒山沒水,茫茫然也不知怎樣個走法。

結果用了一個從沒想過會做的方法,換作從前,真的拉不下臉皮,但馬死落地行,又不是什麼皇室貴冑,這點面子算得了什麼。寫了不下十封求職信,申明學歷和工作經驗,投到不同的大機構,問人家要不要我。

當然,這些信都石沉大海,半年都沒有半點回音。

等了差不多一年,有一天,忽然接到一個陌生人的電話,問我有沒有興趣來見一見。

後來見面的人就是我至今仍視作大恩人的H教授。因為他的一句話,我的人生竟然扭轉了。

他問我教過書沒有。我說教過一點吧,高中代課老師,但沒有去考教師執照。他說不要緊,看我的學歷,勝任有餘,不用擔心。我戰戰兢兢地說:但是,這裡是用英文教啊。他卻滿有信心的說:我對你有信心。

網上圖片

接過聘書,就開始我的教書生涯。做教師是我沒想過的事,如果想做老師,畢業就做了,不用山長水遠跑來美國當吧。不過,教下去後,嘿,發覺自己真的天生有點當教師的料。

記得有個學生下課後跟我說:「我以前跟別的老師學了三個月,一無所獲,跟你學了一課,馬上明白了。」我哦了一聲,這是老師的職責吧,不用道謝。

之後又有一個學生跟我說:「你知道自己有一種特質嗎?」我搖了搖頭,等對方說下去。「你很知道我們有哪裡不懂,有什麼不懂。」因為我是你的老師啊﹗懂學生心裡想什麼不明白什麼是我的責任啊。

這麼多年,教過的學生不多不少,但有些仍保持聯絡,結婚了會請我去喝喜酒,生了孩子也會叫我參加百日宴。說來好笑,後來找到新工作,也是因為有舊學生推薦的緣故。

就是因為有這一段教書的因緣,就帶出了後來的蘭登書屋集團出版故事。

喜歡我的文章嗎?
別忘了給點支持與讚賞,讓我知道創作的路上有你陪伴。

CC BY-NC-ND 2.0 版權聲明

走了狗屎運,美金四位數字的潤筆費

8

看不過癮?

一鍵登入,即可加入全球最優質中文創作社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