沙丘研究所

Hello~ 沙丘研究所(Dunes Workshop)是一个独立的线上原创内容发布平台,内容有关于城市、建筑、文学、艺术以及留学生活,成员来自哈佛大学设计学院以及麻省理工大学设计学院。 同样,欢迎关注我们的微信公众号“沙丘研究所”,第一手的推送内容会发布在这里;以及 Instagram账号@dunes.workshop 第一手的图像/视频内容将会发布在这里。

特隆星文明丨 唯心主义者的游乐园

这段记录隐藏在一个设计师送修的硬盘当中,由数据的恢复,一段未曾揭露过的历史逐渐浮现——但或许称之为历史也是不准确的,因为它只是曾经发生在一个地球男人的脑海里的念头和想象。

后世一般将之称为特隆文明对于地球的第一次侵入。这不是任何意义上武装与炮火的侵入,它是一种状态的侵入,一种唯心主义对于地球常规秩序的侵入。由此,“多与少”、“有与无”的秩序开始变得模糊。

下面的部分都是上面所提及的硬盘中的数据恢复后的图像:

地球第一个被“特隆”状态侵入大脑的男人——法国默剧艺术家马歇·马叟

马歇·马叟结束了一天工作。

他的表演精彩极了。人们蜂拥而来,挤满了戏院,满心愉快地欣赏他的默剧。报刊上尽是关于他的报道,处处都可以见到他的照片——那张涂满白色颜料的脸。媒体高度赞扬他,说他的肢体表演成功地对“人”进行了微妙的再现,既高度抽象又极其精确。

就像是往常的每一天那样,观众长长地鼓掌,然后离开。戏台的大幕垂了下来。

在静默中,马歇·马叟一个人坐在舞台上,他朝四下望去,看见自己黑白颜色的世界。正是在这个时刻,他想起自己还未忘记应当怎样做梦。

他开始含混地记起在很久以前做过的梦。他说不清那是自己在做梦或是梦在做自己,只记得那里面有过一个地方,人们称其为“特隆”或是“乌克巴尔”。他能够回忆起来的是,那里有一个星球,上面的国度挤满了唯心主义者。

就当他想要试图忘记这段荒诞无比的记忆的,那些东西出现了。起先不会叫他轻易察觉到,只是一些极小的、极庸常的、极细碎的东西。一把椅子,一张桌子,一些还没有名字的颜色,一些轻盈而敞亮的光线。但是紧接着,它们开始复制,开始扩大,开始膨胀,开始延伸,开始繁殖,开始爆炸。

马歇·马叟就是在此处找到了属于自己的游乐园。

恢复出的数据中,特隆语的英文翻译版本



编纂特隆学的百科全书编辑试图这样诠释:游乐园是连续的、暂时的,而不是严格意义上空间化的。出于诗意的需要,这些“游乐设施”在一刻被唤起,接着被消解。

设施的个数是23,但游乐的体验实际上是无穷的。总的来说,它们是一系列心智层面上的操作;它们并不在空间中发展,而是在时间上连续产生,并且持续地衍生下去。

特隆的这次侵入可以说是对传统“现实-想象”二元关系的挑战,那种非黑即白的二分法瞬时变得不堪一击了。对特隆的文明来说,现实是对于当下存在事物的(图像形成),比如感知与觉察;而想象是对于非当下存在事物的,比如记忆与创造。一个语汇通过反义和矛盾,可以生产一系列新的概念(比如,黑-白-非黑-非白)。它们构成了一个动态的场域,非常像是一系列镜子排在一起,持续再现出其他镜子中的形象。某个物体的诗意化的图像生成,它既不是现在,也不是未来或过去,它存在于虚构当中,是一种象征。




图像创作者:李雅伦,哈佛大学建筑学研究生,雪城大学建筑学学士,辅修哲学

原作品发布在“沙丘研究所”微信公众号,原标题:沙丘设计丨哈佛GSD最具“邪典气质”的设计室

同样,作品上传于豆瓣相册,原标题:博尔赫斯游乐园

*图像作品版权归沙丘研究所所有,一切商业用途的转载请联系作者

1 人支持了作者

社區活動提案|創建一個星球文明

發布評論

看不過癮?

一鍵登入,即可加入全球最優質中文創作社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