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runken

🍺🍺🍺

魔幻世界 - 「最重要的政治議題」

(edited)

不是一篇計劃中的吐槽文,說實話我不是對這議題投放很多關注,但有時真的只想吐槽。


Washington Examiner 是右翼保守派媒體,看到一篇 Timothy P. Carney 寫的

裏面指出 Trump 的諸多問題,為美國共和黨帶來大量且持久的傷害。

Former President Donald Trump has caused massive and lasting harm to the Republican Party and the conservative movement in ways not fully comprehended today.

甚麼大搞個人崇拜呀,把邊緣陰謀論帶到政治焦點呀,帶風向自由心證說有選舉舞弊呀,把黨內異見者都標為 RINO 呀。

Trump transformed the GOP from a mostly (if imperfectly) conservative party to a cult of personality wedded to conspiracy theories. A "RINO," or a "Republican in name only," used to be a Republican who supported tax hikes or abortion. Today, a RINO is a Republican who doesn’t believe Rudy Giuliani’s fever dreams about a stolen election.

這些都老生常談了,像 Marco Rubio 這種在 twitter 上高強度發經文的人都知道,但他不會公開明示,只會旁敲側擊表示自己精神相對正常。

但一轉頭,作者指「最重要的政治議題就是墮胎議題,這保護了無辜胎兒,讓胎兒不受殺害」,而 Trump 為墮胎貢獻良多。

No issue in politics is more important than abortion because no cause is more righteous than protecting innocent babies from slaughter. No president did more good on abortion than Trump. So this makes things complicated.

說實話,看到這句我的吐槽欲望就高漲。

第一,美國共和黨對最高法院有戰略性關注,是幾十年來的事,這是擺到台面上的共和黨戰略,這墮胎議題的「功成」和 Trump 大概只有 5% 的關係都可能是誇張,美國共和黨幾輩人做的東西,結果這作者「榮耀歸於川普」,真的無力吐槽。

第二,墮胎是「最重要的政治議題」?認真的?當然這是認真的,福音派中的保守派就真的這樣「想」,投票可以單憑這個議題投人。然把墮胎視為「最重要政治議題」我真的無法理解這群人的思考迴路和輕重排序。

他們裏面有少數人甚麼都看見,甚麼都知道,但還是在自己的所謂的「虔誠」中自轉,他們這群人基本上就是間接支持神權,他們的邏輯之一是,政府干涉私人不行,但宗教干涉私人很行。

這群人的「小政府,大巿場」訴求裏面隱含了一個他們不好明說出來的「小政府,大巿場,大宗教」傾向

我自己其實並不是太過關注目前的美國墮胎議題風暴,然我真的無法理解有群人的心理防衛機制心理自我安慰機制是怎運轉的。

難怪共和黨裏面有位 Barry Goldwater 這樣講

聽我說,若果這些佈道牧師真的主導了美國共和黨 (他們當然正在嘗試),這會成為一個該死的可怕問題。講真的,這群人令我驚懼。政治和治理是需要妥協的,但這群基督徒相信他們以神之名在行事,所以他們不能也不會妥協。我懂他們,我嘗試和他們打過交道。

作者把小 Bush 視為「the closest thing to a religious Right president」

Even George W. Bush, the closest thing to a religious Right president, didn’t give us two reliable votes against Roe.

Trump 這樣瞎搞,小 Bush 主動和還在生的兩位講這段話。

目前這群人,我的感想就是,與其說他們是在「思考」,倒不如他們 24 小時裏面有 13 個小時激活著心理防衛機制與自我催眠機制。

原文作者在這群人中算是分辨力與視力較佳的,更多的人是像曹長青這樣迷之心性的角色,在 2022 年還在複讀 2008 年的陰謀論 - 奧巴馬是穆斯林

就像其他人諷刺這些 court evangelicals 所講的,他們很專注胎兒的權益,不過他們不專注胎兒出生後的權益。

或者說,他們只關心自己的心理防衛機制完美運行,那世界就不會再有任何問題了,他們認為只要人人信教,那天下就會太平,儘管教派內部時不時會有丑聞,年輕人離開教堂不單單是世俗化的結果,還有是對他們長輩表面說一套漂亮話背後卻又魔怔又「靈活道德底線」感到幻滅。




[1] https://www.washingtonexaminer.com/opinion/i-have-very-complicated-feelings-about-donald-trump-right-now

Like my work??
Don't forget to support or like, so I know you are with me..

CC BY-NC-ND 2.0
6

Want to read more ?

Login with one click and join the most diverse creator communit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