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runken

🍺🍺🍺

10 月發現病毒?高福院士?

剛看蕭生講的東西

https://www.youtube.com/watch?v=yvBOnmehhiE

蕭生講 2019 年 10 月就發現病毒,然後我找一下蕭生所講的資料來源是啥?應該是這篇在流傳的文

http://news.creaders.net/comment/2020/01/27/2183881.html

有沒有相關的 fact-check 呢?

文章如下

事情的真相是这样的:2019年10月,号称亚洲第一的中国科学院武汉病毒所P4实验室的研究人员,在武汉疾控中心依照惯例送来的、从几家医院收集到的众多病例样本中,识别出一种从来没有见过的病毒;有着职业敏感的研究人员,迅速对病毒进行了分离、测定DNA结构、排序;正式确定这是一种前所未有的新型冠状病毒。事后, 他们自称自己的这一研究过程“是完美的工作"。据参与这一过程的研究人员向笔者表示,这个真正的第一例病毒样本是从一位已经去世的八十多岁的老人身上取得的;追踪溯源到了华南海鲜市场,逝者生前的生活轨迹与此地有密切关联。随着冬季寒冷程度的加深,武汉地区的几家医院,又接连收治了一批患上呼吸管道疾病的病人;也随之发现了第一批感染了新型冠状病毒的病患者!毫无例外地,他们的工作和生活轨迹都与华南海鲜市场有着密切的联系;他们有的是海鲜市场的店铺老板,有的则是海鲜市场里的小商贩。直至十二月底,所有被发现的罹患新型冠状病毒性肺炎的病患者都是一级病患者,尚未发现二级病患者(被别人传染上的人)。

按照中国的法律程序,武汉疾控中心迅速向上级单位----国家卫健委和国家疾控中心提交报告,报告他们发现的新型冠状病毒和疫情。12月31日,国家卫健委第一批专家组赶赴武汉,进行实地考察、采集样本、收集数据;由于他们采集样本时的技术失误,第一批国家级专家得出的结论是这种新型冠状病毒“可防可控”,“不会人传人”!——话音未落,专家组组长、北大医院呼吸科主任王广发就发现自己感染了这种新型病毒!(真是黑色幽默!)

新年元旦后,武汉地区医院和研究人员就发现:新型病毒性肺炎患者不断增加,而且具有强烈的传染性! 华科同济医院呼吸科的14名医护人员在毫无防备的情况下,全部被感染了新型冠状病毒性肺炎;武汉和湖北省其它地区的患者不断增加,疫情逾演逾烈;可是,无论武汉还是北京,官方还是不肯公开承认武汉疫情的真实情况。1月19日,第二批国家高级专家组、2003年抗击SARS的英雄钟南山院士被请到武汉;钟南山院士到武汉后,次日宣告中外:武汉发生新型病毒性肺炎, “可以人传人”. 实际上,武汉市和湖北省其它地区的疫情已经失去了控制!

据一位深知内情的人士表示,官方原来预定公开疫情的时间是1月12日。由于湖北省人大会议于1月12-17日在武汉召开;所以,疫情必须让位于政治;并且,武汉地区拥有100多万在校的大学生,如果把他们留在围城内,他们岂不是会闹事?于是,维稳的大局考虑又占了上风!——武汉地区的高等院校是从1月11日开始放寒假的,一周的时间里,学生们陆续离开了校园。

在1月1日至1月19日这段时间里,明明新型病毒性肺炎病患者每天都在增加,官方仍然还在粉饰太平;公安局捉拿了8个“造谣者”,删除“网络谣言”,忙得不亦乐乎。湖北省和武汉市的当局者,对于疫情的实际情况,都是知情者;面对着封城令即将公布,却没有抓住这个短暂的时机,提前做好各种准备工作。1月23日,封城令公布后,所有的人,都是措手不及;医护人员、医疗资源和设备,各种物资都明显不足。留在围城内的亲友们说,医院像地狱,四处喊救命!——直到现在,有关武汉疫情的真相还被严密的封锁着,了解真相的有关人员也被下达了严格的保密令。

自1月21日, 武汉疫情公布后,那些曾经承载着十四亿中国人的希望、到武汉地区考察疫情的国家级专家们又是怎么样呢?在做什么事情呢?他们都在忙碌着发表论文,争夺着第一位发现新型冠状病毒的科研成果和这份荣誉呢!

据知情人说, 第一批国家专家们到武汉后, 他们排挤武汉地区的科研人员——包括那些真正的、在第一时间里发现了新型冠状病毒的中科院武汉病毒所P4实验室的研究人员。他们抢样本、抢数据,抢资源,为自己发表论文作准备。正是因为他们忘记了自己的职责和第一要著:考察疫情、预防和控制疫情,才得出了一个荒缪的结论:“不会人传人”!作为国家疾控中心主任的高福院士,更是身先士卒、率先发表科研论文。1月25日,【新英格兰医学杂志】发表了高福领衔团队的相关论文;随着,医学权威杂志【柳叶刀】发表“冠状病毒”专题,共8篇论文;这批专家的武汉之行可谓是收获颇丰、硕果累累!

可是,身处围城之内的武汉市和湖北地区的七千万人,却在朝不保夕的惶恐中度过春节;这次疫情,多少生命会无端消亡?多少家庭会体验到家破人亡的滋味?至今,还没有见到哪一位专家出来公开向武汉市民和湖北地区的人民道歉!

公共卫生、防疫涉及到上亿人的生死存亡,预防是最重要的前提。引起这次武汉疫情的致命病毒(SARI)早已就在三个月前被P4实验室里的科研人员捕捉到了;至少可以有一、两个月的预防时间;或者半个月的预防时间,这就足够成千上万的生命保持蓬勃的生气了,成千上万的家庭保持完整了!

一位著名的公共卫生专家前辈曾经说过,“如果专家和决策者都不愿意承担任何风险, 都要等最终的实验结果出来,肯定会酿成灾祸”。这次武汉疫情的蔓延和扩散,决策者和专家们都有着不可推卸的责任!

愿上天保佑我的故乡和故乡的家人亲友们!

作者的话:我是从两位知情者的信息中获得这些内幕消息的,包括其中一位是P4实验室的研究人员。

Like my work??
Don't forget to support or like, so I know you are with me..

CC BY-NC-ND 2.0
5

Want to read more ?

Login with one click and join the most diverse creator communit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