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runkenMarxist

only Marxism can save the Marxian System

麥凱恩 & 奧巴馬的點點滴滴?

因緣而水。


左右分岐的明顯化

在下其實對海外民運沒有很多留意,平時用 twitter 的時間也很短,今日注意到何清漣教授的一條 tweet

因為這條 tweet,我再去翻翻何清漣教授的其他 tweet,才發現這位我還是比較尊重的學者,是一位川普的忠實支持者 (克制地沒有用川粉一詞哈哈)。發現海外民運對川普支持的人還是挺多的,因為美國警暴 / BLM 而起,讓以往的左右分岐更加明顯。

然後又看到黎蝸藤先生和何清漣教授的對噴,哈哈哈。

黎蝸藤先生應該不算是海外民運的圈子內,但他的文章我讀了很多篇,也很尊重。兩位在 twitter 你指我極左,我指你極右,可謂十分有趣。




左右辯論

類似的左右分岐,在美國警暴 / BLM 下不斷的明顯化,而海外也有人在舉辦一些辯論。【美東思辨】第五場辯論: BLM(黑命貴)運動是“美式文革”嗎?正方:魏京生 /谢田 反方:傅志彬/李进进 主持人:夏業良 2020年6月26日晚9點至11點

這辯論我自己沒有細聽,不過看到魏京生魏老是正方,也讓我覺得頗為有趣,魏老是在改革開放剛剛開始,就已經在 "牆內" 成為公開異見人士,40 多年!在魏老還是 30 歲的青壯年人時,就開始 PK 黨國,這份毅力可謂非常驚人。

有時別人說美國人給錢才做異見人,其實真的要賺大錢,接受中共統戰即可,matters 上也有網友直面過中共統戰,可見 matters社区活动-谈六四-六四下的戲劇人生,要人生順風順水,真的接受統戰即可,不必和 CIA 玩遊戲。

只要有一定名氣,在政府上佔了某些職位,就會有人接近你統戰你。一旦被統戰後,黨國是真的會厚待你的,何必去找 CIA 做線人,for what?特別是那些家人還在 "牆內",事業還在 "牆內" 的,你撐黨國,CIA 不會找媒體抹黑你,不會找白道黑道向你施壓,但你玩異見,各種打擊就會隨之而來。



John McCain

麥凱恩為奧巴馬辯護

離題了...就立場而言,我自己是近黎先生一點,所以我不時看到一些 "異見華人" 對民主黨這麼不滿,特別是說民主黨和中共主義只有 "一步之遙",甚至是 "極左",總是令我有點奇妙的感覺。民主黨到底做了啥?

據我所知 Bernie Sanders 在奧巴馬時代就不是民主黨的主流,奧巴馬還倜侃過 Bernie Sanders 是 "社會主義同志" (見 2016 年白宮記者協會晚宴,2016 White House Correspondents Dinner <-- 非常經典,強烈推薦)。

我自己對共和黨其實也沒有甚麼意見,或者不認同共和黨的地方主要在於伊拉克戰爭,說有大殺傷力武器,結果啥都沒有。

當年 2008 年,麥凱恩 (John McCain) 和奧巴馬競選,兩人其實是互相尊重的。麥凱恩甚至在其選民質疑奧巴馬是阿拉伯人時,站出來為奧巴馬辯護,說奧巴馬是一個 decent person 。

麥凱恩為奧巴馬辯護

well...從共和黨一些支持者能說出奧巴馬是 "阿拉伯人" 這個現象上觀察,其實後來 Breitbart News 等 "另類右翼" 傳的 "奧巴馬不是美國人" / "奧巴馬是穆斯林" 等陰謀論有許多人真心相信也不難理解了

Steve Bannon 聽到這種潛藏在美國社會中的低吟,並將之用煽動性的 "新聞" 動員起這股勢不可擋的 "另類右翼 (alt-right)",大成功!可以說是天才一般的勝利。

而當年的麥凱恩,主動站出來為奧巴馬辯解......由此可以看出,所謂的 "建制右翼" 和新興的 "另類右翼 (alt-right)" 在行事風格上有極大的差別,要是 2008 年當時站的是 Trump,有可能就會說 "我會去調查一下奧巴馬是不是在美國出生"。

這就構成像我這樣的人反川的理由,alt-right 在某些事情上走得太遠了,無法認同之。雖然 "建制右翼" 這個詞是 "另類右翼 (alt-right)" 專門樹立的對標,"建制右翼" 本身也不是甚麼準確的政治光譜形容詞,但在my 認為在道德上,所謂的 "建制右翼" 是有數的,而 "另類右翼" 是無數的。

麥凱恩不止為奧巴馬辯護,還為 Hillary Clinton 在 2012 年辯護過。



奧巴馬稱贊麥凱恩是愛國者

而奧巴馬也稱讚麥凱恩是愛國者,感謝麥凱恩為國家的付出。

奧巴馬贊揚麥凱恩是愛國者

而特朗普說麥凱恩不是國家英雄

而特朗普說麥凱恩不是國家英雄...........




醫保改革再次成為對手,然而...

麥凱恩和奧巴馬之間是互相尊重的,儘管他們在 Obamacare 上再次成為對手,奧巴馬要搞 Obamacare,麥凱恩反對 Obamacare,最後奧巴馬和民主黨玩單邊,在沒有和共和黨達成共識前強過了 Obamacare。

然而在 Trump 上任後,在廢除 Obamacare 這事上,麥凱恩做了一件令人意外的事

麥凱恩反對廢除 Obamacare

當然麥凱恩本人也是不支持特朗普的,但廢除 Obamacare 上他投反對票,還是令到很多人驚訝,現場就能聽到驚訝的聲音



麥凱恩的葬禮奧巴馬出席

麥凱恩過世,奧巴馬被邀出席,奧巴馬在葬禮上的悼文中有一句是 "We Never Doubted We Were On The Same Team"

麥凱恩過世,奧巴馬說 We Never Doubted We Were On The Same Team

然後特朗普還在對一個死人抱怨當年投反對票

而特朗普做了啥,抱怨一個死人當年在廢 Obamacare 上投反對票,做 thumbs down。麥凱恩的女兒對特朗普這些言論是極度不滿




對彼此的尊重,認為對方為國家做過貢獻

對彼此的尊重,認為對方為國家做過貢獻是民主能良好運行不可或缺的要素。而 alt-right 的人卻在積極地破壞這個原則,用的手段是 disinformation,在奧巴馬的第一個任期,特朗普就是 "奧巴馬不是美國人" 陰謀論的重要推手。

所謂的 "建制共和黨人" 還是有許多令人尊重的地方,但特朗普團隊在一些事上,真的已走得太遠,無論 Trump 是明面上對中共強硬,還是實際上對中共強硬,我認為長期對整個美國民主制度的善治有害無益,所以還是希望共和黨人有足夠 guts 的人,站出來和 Trump Trump 皇城 PK。

同時我認為海外華人對民主黨的仇恨有些真的不太必要,畢竟民主黨和共和黨也不是甚麼生死之敵,Steve Bannon 所推動的暗流才是真正的美國問題,Bannon 還到處 connect 右翼民粹,對外 "輸出革命",你看 Bannon 到處飛和匈牙利 Fidesz,法國 Front National 的 Marine Le Pen 站一起就知道 Steve Bannon 是世界上其中一個最危險的男人




Sarah Palin 在前,Donald Trump 在後

另類右翼 (alt-right) 的聲音

2008 年總統大選,共和黨的副總統侯選人是 Sarah Palin,這位反建制、反非流媒體、散佈不實消息的副總統侯選人,就是後來 Donald Trump 的前奏。她在茶黨洪流中也是一名重要人物。

你很難將麥凱恩 John McCain 這種值得尊敬的人,和 Sarah Palin 站一起比較,因為兩者的重量是完全不同的,可以說 Sarach Palin 和麥凱恩格格不入。你可以對 Sarah Palin 貼上各種詞,但 "尊重" 這種詞是貼不上去的。

然而共和黨人就是把 Sarah Palin 推成副總統侯選人,因為在那個時侯,另類右翼的暗流已經開始沸騰,Donald Trump 能登大寶也只是 2008 年後茶黨洪流的政治結晶。

而 Steve Bannon 和另類右翼的聲音到底是怎樣的呢?有空要水一水 Banon 這個老頭,這個老頭非常有意思。

記錄片 - 美國大分裂 - 奧巴馬的失敗

發佈評論

看不過癮?

馬上加入全球最高質量華語創作社區,更多精彩文章與討論等著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