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runkenMarxist

only Marxism can save the Marxian System

關於 "黃色經濟圈" 與 "撕裂社會"

先立一個不證自明的現實情況 - 香港人不佛系,香港不可能出印度甘地


黨媒和建制最近在批鬥 "黃色經濟圈",理由之一是 "撕裂社會"

我只能表示目瞪口呆,,用經濟力量抵制政治不同意見者,這可不是黃絲的新發明,黃色經濟圈也不是 2019 年才註冊的人類新專利,事實是在香港最先出現的,是紅色經濟圈

那是幾十年前就出現的東西,不過大概香港老左派都被邊緣化了,新時代的愛國愛港力量選擇性失憶,忘記當年香港老左派是怎搞紅色經濟圈

https://news.mingpao.com/ins/文摘/article/20191219/s00022/1576677508342/「黃色經濟圈」金融化(文-王慧麟)

筆者年幼之時,有長輩在本地左派學校讀書,參加左派團體的活動,學習左派團體派下的學習材料。消費方面,長輩帶我們去國貨公司買糖果喝牛奶及國產汽水,去北角左派戲院看《甲午風雲》,在左派書局買文具書籍,去工展會買貨,大時大節會有一大籮荔枝或者月餅。現在回想起來,長輩這種生活方式以至經濟模式,不就是在某一個政治立場的生活圈內消費嗎?筆者有些親戚同輩,不在萬惡的英帝學校讀書,而是在左派學校念書,中學畢業後有些去了廣東省念大學,有些就去左派團體工作,閒時參與左派的文化活動等,可謂由讀書到工作以至生涯規劃,都在左派圈子裏。事實上,自二次大戰之後,中共在港大力建立地區組織及團體,以此建立一套自主自足的經濟文化生活圈,同政治理念來維繫支持者,難道不是「紅色經濟圈」嗎?

左派學校、左派工廠、左派電影院... 誰是紅色經濟圈的打造人?國際縱隊嗎?那是中共資助的香港老左派

沒想到幾十年後,在野的變建制,換了一身官服後,強硬建制批鬥黃色經濟圈竟然可以批鬥得這麼認真...

建制某些人和官媒,你們真的是認真的嗎?

紅色經濟圈不僅止如此

在近年中共經濟力量日增強大,利用經濟來制裁政治異見者是常規操作。即使不是中資背景,就算是非中資背景也有可能受中共影響而決定成為中共制裁的力量

請看香港國泰在這次亂局期間做了甚麼?

https://inews.hket.com/article/2435290/【國泰風波】傳第5位機師被辭退 國泰籲員工明日勿圍國泰城

反修例風波下,國泰航空 (00293) 屢辭退參與或支持示威活動員工,昨日網上流傳,再有一名機師因被人「舉報」社交平台截圖而遭解僱,為第五位因反修例事件而離職的國泰機師。
國泰回應稱,不會就員工內部事宜回應。國泰港龍空勤人員協會會長被解僱,國泰最初也以上述回覆回應查詢,其後確認該名員工不再是旗下員工。
網上消息指,最新一名被解僱的機師從美國波士頓回港時,被內地禁止飛越上空,職務由另一名機師代替,並在抵港後遭解僱。
國泰因應近期反修例活動處理手法,成為內地官方和媒體針對對象,公司更換管理層後,向員工指引,要配合內地民航局要求,也提醒員工在工時或工餘以至社交平台的活動,都可能被指違反民航局所提的要求。
對於有組織擬於明日(26日)在國泰城集會,國泰表示,機管局獲批的禁制令亦涵蓋國泰城範圍,並向員工重申對於任何支持或參與非法示威、暴力或過於激進的行為,均採取零容忍態度,暗示員工若參與有關集會,或被追究。

這夠不夠 "紅色經濟圈"?

到底是誰先用這些手段在撕裂社會?

國泰 CEO 都離職了,我請教一下,黃色經濟圈有沒有力量令一位 CEO 離職?別搞笑了,黃色經濟圈有這個力量一早升天了,還用搞 APP "和你 eat "嗎?

和你 eat APP

有沒有 "和你 fire" 這樣的 APP,我點一點可以令一間公司的 CEO 離職?


紅色經濟圈和黃色經濟圈力量對等麼?藍絲不一樣可以搞藍色經濟圈幫襯藍店?中資噸位多大,被抵制就會倒?


早在 2019 年前,紅色資本在香港有話語權,香港這麼多媒體,有多少家是藍色資本紅色資本,事實是蘋果日報才是香港的異數,像明報這些老報一早被買了

https://www.twreporter.org/a/transfer-of-sovereignty-over-hong-kong-kevin-lau

不要忘記明報前總編劉進圖被砍的事,他也不是第一個被砍的人。

我當時是《明報》社評的主筆,負責所有評論。即使在比較獨立的《明報》都感覺壓力。開始有媒體發現,站到權力的那一方有很多政治上和商業上的好處。堅持獨立思考、敢於評批的媒體,壓力則愈來愈大,身邊的同道中人愈來愈少。
一旦你批評北京,批評特區政府,中資機構,例如中國銀行就不在你的媒體投放廣告,從客觀效果上這是很清楚的,中資機構絕對不會投放廣告在他們認為是批判大陸的媒體上。如果要做一個獨立敢於批判的媒體,你就不拿中國銀行的廣告,你還有其他銀行;不拿銀行廣告,還有其他商業機構的廣告。
但10年過去,不光是中資機構,包括華資的機構、國際的機構,如果它是重視大陸市場的,它也會迴避在北京批評的媒體投放廣告。

立場新聞的前身主場新聞是怎黃的?是怎被打壓的?

https://www.rfa.org/mandarin/yataibaodao/gangtai/yf1-07272014130917.html

香港网络媒体“主场新闻”周六突然宣布结束,创办人称关闭的原因是由于政治压力及无法达到收支平衡。不少人对“主场新闻”关闭感到惋惜。有评论认为,主场新闻因其支持“占中”的立场令中央不悦,担心北京对香港新闻自由的打压蔓延至网络媒体。

紅色經濟圈已經存在了很久很久,而且一直在影響香港,只是沒有人明說而已,怎搞一個 "黃色經濟圈" 就變成發現新物種似的?

9102 年了,民間自組織的黃色經濟圈,被建制某些人和黨媒批為撕裂社會,那紅色經濟圈又算是甚麼?

所以有權有勢的人用資源打壓別人,就叫國家安全,維護中華民族利益,老百姓民間反擊,就叫撕裂社會?

手握眾多世界 500 強的央企,在香港從佔中後招人就過一次政治審查,避開招香港年輕人,這夠不夠 "紅色經濟圈"?

又看看梁振英天天在 facebook 批在蘋果日報登廣告的公司,這又算不算撕裂社會?

https://hk.news.appledaily.com/local/realtime/article/20190322/59398100

前行政長官、全國政協副主席梁振英連日來於Facebook「狙擊」《蘋果日報》,並張貼《蘋果》廣告商商標,標註「蘋果日報的收入來源之一」,日前再於Facebook發文,指專欄作家李怡曾發表《天譴》和《報應》的文章「汚衊」一個剛去世的人(王敏剛),並再次提及於《蘋果》刊登廣告的廣告商,標註「大家要買這些產品供養李怡嗎?」記協今日發表聲明,指梁涉於社交平台向廣告商施壓,認為香港社會保障言論自由,而廣告商的決定屬商業行為,同樣不應受到干預。

梁振英做這件事已經做了很久了,不是逃犯條例後才開始,怎建制沒有人說這叫撕裂社會?蘋果的讀者也是民意組成,這就不叫撕裂社會?


香港人平均不是善男信女,也不人人信佛很佛系,你要這些從 2014 年就積累了憤怒的人含怒不反擊,是不是覺得香港是太平天國,人人都可以相親相愛?


我也想香港宇宙大和諧,沒有黃藍店之分,但憤怒怎出口?

現實點,我也想人人都是甘地,但這現實嗎?是不是要有一個人逆大潮自命先知站在獅子山上宣告這樣做不好,才能對得住歷史,對得住中華民族五千年的氣節?

香港沒有甘地,香港只有 DLLM 掛在嘴邊的凡人,你對凡人期待他們兼愛非攻麼?共產黨員不是勇於自我犧牲麼,那請共產黨先示範一下毫不利己單為利他的無私舉動

在香港 SARS 時有醫護為病人犧牲性命,這是最甘地的歷史,但平時的香港,就只是凡人組成而已


關於黃色經濟圈神奇的是梁文道先生一篇文的後續反應。

梁文道先生一篇 "即便到了最後,現實和常識的必要" 裏說,黃色經濟圈能理解,但裝修破壞藍店就不要做啦

這篇文竟被一些建制的人說成是割席...

這篇文的意思不是很容易讀明麼?就是 "黃色經濟圈能理解,但裝修不要做"...這不是一些溫和和理非的共識嗎?這就叫割席?這到底是怎割法?這就叫割席?是不是兒戲了點?割席和食生菜一樣容易?

亞洲週刊煞有其事

https://www.yzzk.com/article/details/新聞眼/2020-02/1577935940238/梁文道批判黃色經濟圈 與勇武派暴力割席

大公報煞有其事

http://www.takungpao.com/news/232109/2019/1231/398168.html

從梁文道先生多篇文看來,這不就是溫和派的常識觀點麼?...有那麼驚天動地嗎?

當然梁文道先生這篇文,也被一些偏深黃的人們說成是割席,溫和派本來會左右不討好

https://www.thestandnews.com/politics/我們只能踩鋼線-關於梁文道對-黃色經濟圈-的批評/


甚麼叫溫和派

就是深黃的人叫你深藍

深藍的人叫你深黃

深紅的人叫你港獨

港獨的人叫你舔共


若果你左右不是人,你就成為了溫和派...這不是很明顯的事麼...在網上搜搜關於梁文道先生的評論,有人說梁先生是深黃,有人說梁先生是舔共,有人說梁先生是藍絲,有人說梁先生是港獨,這不就是溫和派的最大辯識???

所以亞洲週刊和黨媒煞有其事好像找到一個大新聞,好像沒看過溫和派一樣...

這真的這麼難理解嗎...按理溫和派講點東西後會有甚麼反應,經這半年應該已經能預期



現實是香港政治極端化,怎說話都會有人說你講的東西 "不到位"這種民粹激進也不只是右翼本土思潮拱出來,紅色經濟圈和激進建制也出了大力


打砸商店和抵制藍店,選那一個?在現實情況下選個 lesser evil,讓憤怒有個輸出口這麼難理解麼?理想狀態當然是世界人民大團結,但事實情況做不到啊要是建制某些人有心搞和解我怎不歡迎呢?但激進建制和黨媒應該先停了 "廢青" "曱甴" 這些詞,這也不難吧?


當一些人枱底下做了不少工作,想抑制香港不愛爾蘭化,香港勇武不恐怖主義化,人們就說他們不出聲制止暴力

有些人也做了工作讓情況沒有惡化得那麼厲害,只是沒注意到的人沒注意到而已...


在理大事件,羅永聰去理大聽勇武的想法,羅永聰覺得這些後生仔政治觀比較天真,不成熟,同時講這些後生仔缺乏關心。這也是預期以內,後生仔政治觀不成熟,不知道到底甚麼東西有效甚麼東西沒效,本來也是很正常的事

強硬建制有人學羅永聰去聽嗎?羅永聰算是在建制混過的人,不是 "反對派" 的打手


像羅永聰這樣在建制混過的人大可以天天說示威者暴力罪大惡極,黃色經濟圈撕裂社會,這不是很簡單嗎?還能引來黨國的關注,分分鐘就多一個人大政協的 title,分分鐘又拿一個上巿公司的執行董事,分分鐘又變成某些媒體的座上客

難的是進入理大聽聽激進示威者到底想的是甚麼,這比天天講示威者暴力更難,也更有用


要是真的想社會不撕裂,激進建制可以不要再用 "廢青" "曱甴" 這些政治正確的詞,激進建制和黨媒說黃色經濟圈撕裂社會前,不要施壓國泰搞篤灰,在香港搞舉報文化


共產黨自己都是鬥爭意識敵我意識排頭位,動不動就上升到國家安全的生死高度,要求 DLLM 的黃絲相親相愛,要求 KOL 制止黃色經濟圈,這是要求他人成佛,然後自己殺生嗎?

現實點,這是不完美的民主,這是不理想的民粹,大家都知道這不是理想狀態

一個 "黃色經濟圈" 各自表述

發布評論

看不過癮?

一鍵登入,即可加入全球最優質中文創作社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