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runkenMarxist

only Marxism can save the Marxian System

六四 - 精神上的十字路口


1989 年 6 月 4 日

1989 年 6 月 4 日, 31 周年。


六四是中國歷史上的精神十字路口

六四是中國歷史上的精神十字路口。在出動軍隊暴力鎮壓這次 99% 和平的示威後,中國人開始從 80 年代的人人都談國事,變成人人都莫談國事,經歷者將這些記憶深藏在心中,民間的共識變成先顧好自己和家庭,悶聲發大財,將大多數政治權力歸還給共產黨政府

人民權力來自於政府的政治哲學理念得到新的實現,是馬克思主義中國化的重要里程碑。


四二六社論

1989 年 4 月 26 日。

人民日報刊登了 四二六社論,其中說,

這是一場有計劃的陰謀,是一場動亂,其實質是要從根本上否定共產黨領導,否定社會主義制度。這是擺在全黨和全國各族人民面前的一場嚴重的政治鬥爭

426 社論原文

有計劃的陰謀。即有反動份子。

其實質是要從根本上否定中國共產黨的領導。即反黨。

否定社會主義制度。即反革命。

這是擺在全黨和全國各族人民面前的一場嚴重的政治鬥爭。即敵我矛盾,不是人民內部矛盾。

翻譯翻譯,四二六社論講的就是,紀念胡耀邦逝世,是一場反黨反革命的反動份子的陰論,是全黨和全國人民的敵我矛盾 (黨排在全國人民前)。

可以預見,學生的憤怒被點燃起來了,學生有 "我本將心向明月,奈何明月照溝渠" 的屈辱感。


以五四學生運動繼承者自居的共產黨,復刻了共黨史書上怒罵的北洋政府的行為,當年共產黨串聯學生,到處建立以先進學生為中心的地下黨支部,組織遊行,今日共產黨以國家穩定之名,寫下了四二六社論,將學生運動與工人運動定性為反動份子的反黨反革命奪權。


後來有一種看法,認為李鵬是四二六社論的推手。


30 年後,看到一些人講六四講柴玲講戈爾巴喬夫,但從不講 426 社論

1989 年因紀念胡耀邦而起的學生紀念都能被說成反黨反革命,佔中即是搞港獨這種說辭也只是後輩而已,這不是共產黨的新發明,而是共產黨隱性基因的再一次表達。

那個家暴的男人這幾個月沒喝醉,只是花光了錢沒得買酒,這男人打工後在社會混了一圈有了錢,就穿上西裝帶著二奶,又回來打妻打兒,學了點上流社會做事方式的男人還請律師讓老婆淨身出戶。


黨爭

六四事件學運和工運的民間串聯是一條線,另一條線則是共產黨內部的鬥爭,如同香港分有溫和建制和激進建制一樣,中共當時分為保守派與改革派。

保守派認為改革開放後,黨對社會管得太鬆,抓得不夠緊,所以在保守派推動下,有清除精神污染的政治運動

而改革派則認為中共建國後的這麼多政治經濟社會問題,是因為黨對社會管得太緊,甚麼都要抓。黨控制經濟生產,控制學術研究,控制文化藝術,控制宣傳媒體,控制思想,控制工作分配。自秦以來,中國沒有一個朝代對社會的控制達到這種程度。改革派認為問題出在這裏,權力太集中,管得太多太死,扼殺了社會積極性與活力。

改革派甚至在十三大的報告中寫了黨政分離,這玩意放在 2020 年提,絕對會被紀委約談。

鄧小平也因為趙紫陽和他的智庫做這些 "放權" 的事,敲打趙紫陽說趙搞的東西太過像 "三權分立"。


中共保守派和改革派的恩怨情仇是整個 80 年代的重要背景,往往是保守派爭了一口氣,改革派又打了回來,打回來後保守派不服,又反擊回去;整個中國也形成了一個 "收緊-放鬆-收緊-放鬆" 的左右擺動。

1986 年學運,胡耀邦被保守派以 "反自由化 / 反精神污染" 不力攻擊下台,胡耀邦在檢討會上被攻擊到流淚。有人說趙紫陽在生活會上也加入討伐胡耀邦,覺得趙紫陽是想快點上位替代胡耀邦,我自己一直不太認同這種看法,我認為在那個局面也只能隨大流而已...

保守派其時的大佬,為陳雲、王震、姚依林、宋平、薄一波、李鵬、鄧力群等人。

陳雲主管中共建政後的計劃經濟,管得好好的,但太祖毛澤東認為自己熟讀資治通鑑,覺得自己是中國這一代的 Adam Smith ,君子六藝被太祖發展為六十藝,專業人士有甚麼用,馬克思主義中國化解決一切!太祖插手行政官僚將原定的蘇式計劃經濟變成太空殖民計劃,引起了上千萬人餓死,也加速了和蘇聯決裂。

四人幫倒了,皇后也失勢了。

鄧小平和陳雲成為兩大山頭。

陳雲覺得計劃經濟還是好的,只要不像是毛澤東那樣濫用政治威望瞎搞就行。

王震,暴力治新疆的前輩級人物,紅軍中人就是要以純爺們的方式解決問題。

姚依林,現代包拯王岐山的岳父,海南航空這資本巨獸的太爺,前幾年海南航空在國際到處收購,沒過幾年現在海南航空負債到一個天文數字。

宋平,提點胡綿濤上位的大佬。

薄一波,在重慶搞唱紅打黑薄熙來的爹。六十一人叛徒案的其中一員。

李鵬,周恩來義子。

鄧力群,延安整風睡了李銳老婆,在改革開放中越來越左的左王,趙紫陽下手把鄧力群的班底給弄沒了。那年選中央委員差額選舉,結果鄧力群因為不得人心被選舉沒了,哈哈哈哈哈。這名左王基和改革派有 "血海深仇",反改革派的堅定支持者。

歷史上的每次變法,都會觸動到既得利益群體的蛋糕,胡耀邦作為一個行事風格直來直往,沒有甚麼城府的共產黨員,把這些大佬都得罪光了。


更致命的是,胡耀邦接受了香港媒體人陸鏗的訪問,大嘴巴的胡耀邦把鄧小平退休計劃也透露了出來,中共中南海被高幹引以為傲的小圈子政治竟然說打破就打破,優越感蕩然無存,黨元老很憤怒,後果很嚴重。

中共中央8號文件中指出:「胡耀邦同志……破壞集體領導原則,不和政治局其他同志商量,就接受包藏禍心的陸鏗的訪問,泄露了國家機密。並聽任陸鏗肆意攻擊我黨政治局委員(胡喬木)、書記處書記(鄧力群)」

這個訪問得罪了保守派,得罪了元老,也得罪了鄧小平,鄧小平認為胡耀邦嘴不夠密,不夠識大體。

1986 年學潮來了,被保守派圍攻的胡耀邦黯然提前下台,其實胡耀邦本來也要退,只是以這種不體面的方式下台,惡化了胡耀邦的身心健康。

到了 1989 年胡耀邦突然過世,時逢戈爾巴喬夫放手東歐,蘇共不再管東歐,東歐反共民意為主流下紛紛變天 (東歐人民非常討厭共產黨),東歐的形勢令到中共非常緊張,高度警惕東歐的火燒到中國。

歷史最黑色幽默在於禍不單行,天都要和你作對,在一個最不合適的時間,讓最不應該死去的人死去,東歐始作俑者戈爾巴喬夫這名 "凶手" 還在那個最不合適的時間訪問中國,當學生堵著天安門,中共覺得很沒臉面,面黑過煤。


炎黃春秋

歷史另一個黑色幽默的地方是,當時撐胡耀邦的人之中有一個叫習仲勛,後來改革派老人養老的炎黃春秋,也被習仲勛提過字。

習仲勛為炎黃春秋題字

然後習仲勛的兒子習近平,上任後就一直收緊媒體控制,然後順手把他爹支持的炎黃春秋也幹掉了,炎黃春秋的人馬全被換掉,炎黃春秋變成黨國正能量憶苦思甜的另一份可有可無刊物。


激進建制 PK 激進反建制

整個六四事件,光譜同樣是有溫和有激進,不論是建制的中共一方,還是學生工人的 "反" 建制一方。

四二六社論把反黨反革命陰謀奪權都寫出來,但學生和工人當時那有甚麼奪權的心,天安門毛澤東畫像被潑墨,學生還抓人送警察,我也不知道這怎反黨反革命,這叫反黨反革命反社會主義?

波蘭團結工會那種搞成地下黨的才叫奪權,羅馬尼亞把總書記槍決的才叫革命!六四學生搞絕食連策反警察局都沒有去做,也沒有組地下黨,算甚麼陰謀奪權反黨反革命反社會主義。


四二六社論是保守派 / 激進建制的定性,它造成的影響就是中共黨一日不撤回四二六社論,承認學生本意是為國家好為了民族好,學生激進的一端就會越來越獲得話語權。

在無真正大台的學運下,學生認為自己的愛國情感不被理解,這些年輕人就會越來越激進,認為這個國家已經沒救了,自己這些合理的要求,那些腐敗又充滿權力欲的官僚根本不會理解

中共黨爭下保守派李鵬等人是激進建制,趙紫陽等人是溫和建制,一些知識分子和學生是溫和反建制,一些激動的學生是激進反建制。

然後就是激進建制 PK 激進反建制的惡性循環,互不相讓,妥協空間越來越少。

李鵬等人在上層吹風點火,上午拿幾個 "內參" 說學生今日暴力沖擊啦,下午又拿幾個 "內參" 說學生說要打倒鄧小平啦,晚上又打電話來說,不好啦工人罷工啦,軍隊不聽調令啦。

在東歐革命共產黨人紛紛倒下的情況,激進建制掌握了中共高幹黨員的心,我們失去權力怎辦?怎對得起革命先烈 (藉口而已)。

嘗試過權力甜美的人,怎會甘於自動放棄權力,只要抓住中共高幹這個心,激進建制就能繼續為學生工人運動上綱上線。

溫和建制失勢。

歷史真的會重覆的,溫和派被邊緣化,建制一方的激進派先壓倒平衡,再引來反建制的一方激進回應,惡性循環。

陰謀家不在民間,陰謀家在黨內啊同志。


信仰崩解,愛國主義成主旋律

以五四運動繼承者自居的中共,做了當年北洋政府差不多的事。

六四後,1949 年以來維持了幾十年的政治信仰崩解,馬列主義無用,進步主義無用,文革以來的種種令人精神崩潰,整個政治信仰扭轉成槍桿子裏出政權,那些偉光正的共產主義宣傳經過六四這一晚再也沒有說服力。

人民的權力來自政府,政府權力來自軍隊,這很五四。

信仰真空下,中共扶持愛國主義成為新的國民信仰。期時日本和中國蜜月結束,10 年前還一起大和解拍西遊記的中國日本,10 年後就在抗日神劇中作精神割席。


美國老布殊明面上和中共切割,但底下派人和鄧小平接觸談判,美國 90 年代後的對中國國策,就是支援中國經濟發展,認為中國經濟發展有助中國發展更開放更文明的社會。


對香港的影響

香港人看到 1989 年 6 月 4 日,心涼了一半,中英談判還沒過幾年,中共凶殘的一面又展露了出來,那是和平示威啊,那是學生啊,中共怎能這樣粗暴鎮壓。

紛紛失去信心的香港人在 1989 後移民了幾十萬人。


香港作為中國和美英的共識,本來是一起賺大錢,而現在美英對中國戒心更重,英國在香港加速民主化,香港泛民也希望加速這個過程,讓 1997 年後的香港有制度上的制衡。

民主化其實當年不全是為了民主,而是為了抗共,除了民主政制外,想不出有其他制度式的東西可以抗衡要收回香港主權的中共。

所以也可以說,沒有共產黨就沒有香港民主,不是因為共產黨帶來民主,而是因為你不知道這個家暴史可以編成書的男人,在將來會再做甚麼出格的事,所以才要民主。


共產黨說彭定康是千古罪人是個偽命題,你共產黨做的 1989 年破事,讓信任再次崩解,這才有香港民意下的民主抗共,不要倒過來說英國人有意搞亂香港,是你中共做的破事,才讓香港民意反彈想加速民主。


民主抗家暴

香港的一國兩制從來不是中共單邊政策,是中西方力量平衡下一起賺錢的默契,香港人對這種默契沒有半點話語權。

你喜歡家暴嗎?

然後今日這個家暴史成書的男人,說,我和我老婆上床怎麼了?你們這些外人憑甚麼管?搞甚麼財產公證,搞甚麼家庭平等,是你們想拆開我們家!想搞亂我們家庭!為甚麼我要向你們解釋,這是我家庭的內政。

香港人對回歸有戒心不是因為英國人好,是因為你中共太殘暴。中共常以民族大義國家利益只說自己有利的東西,但實質是中共的凶殘過去才是香港民主化的其中一個重要背景。

這才是為甚麼基本法要寫普選,不是因為英國人,就是因為你中共!基本法寫普選本那就是用來防你家暴的!

然後今日說成中央給民主,是對香港人的恩賜。呵呵,當年為了安國際社會的心,為了安香港人的心做的事,今日又變另一個說法了。


跪下的中國人

這麼多年來,中共治下的香港和澳門都有紀念活動,今年卻以 COVID 19 疫情之名禁掉。

然而香港和澳門的防疫是世界前列,無論是感染率和死亡率都極低,當社會上大致復工復課,政府卻以 COVID 19 為藉口斷掉了維持 30 年的活動。

我希望香港政府直接把港鐵停掉結業,反正 COVID 19 這麼凶猛,港鐵人流這麼大,環境這麼擠逼,通風更有安全隱患,港鐵不停掉我怕香港會有生化危機。


總有人無聲無色的跪下了,他們還在以中國夢來麻醉安慰自己,一邊催眠自己活在漢唐盛世,一邊將 HKD 換成 USD,套現資產送走子女。

中華傳統史家,是皇帝殺我全家,我還是要繼續印刷。現在是皇帝都還沒殺你全家,某些人就已經被幹趴。


當年英殖政府的精英譚惠珠,30 年後說中國不是一黨專政,而是一黨領導、多黨合作。

https://news.rthk.hk/rthk/ch/component/k2/1529496-20200601.htm

譚惠珠又說,市民可以出席合法遊行、集會,但如果有人改變活動性質,例如出現暴力事件,或者有人叫「結束一黨專政」口號,她會呼籲市民離開,形容「君子不立危牆之下」。她又認為,中國不是「一黨專政」,而是一黨領導、多黨合作,這個口號是「偽議題」。

這種當年是英殖的人,這種突然補票半路上車愛國愛港的人,是 2020 年中共定義的好典型

這就是香港的 "新精英",和舊日港英政府吸納的華人精英,真的是一個天一個地,完全沒有辦法比。德行名望能力質素政治意識,那一樣比得上?

這些香港新精英新建制的唯一的德生就是忠誠。

中共在香港要的是聽教聽話的人,這是連英國人都不做的事,對香港精英基本的尊重都已經沒有了,財大氣粗拿著國家大義,10 年前還要李嘉誠支持祖國建設,今日 2020 年李嘉誠看齊意識不夠高就立刻用港共吳秋北文革式批鬥

朕要臣死,臣不得不死,還要以特定的姿勢去死。


標準化真相

六四的檔案,還缺失著。共產黨希望將真相標準化。

真正有害的謊言永遠是十真一假的。

真正的邪惡是先給甜頭,引你墮落,再慢慢馴化。

鄧小平時代,很多人都以為那個中共有新的變化,中國會變得越來越開放和文明。

但那個男人回來了,那個家暴的男人又回來了,2019 年在香港把恐懼和仇恨用得爐火純青,群眾鬥群眾的分化藝術再一次展現人前,用大內宣大外宣營造出中共式標準化真相。

韓國到今天還在拼光州事件的真相,六四 30 年了,新新新一代越來越不屑六四,不認為六四是中國的精神十字路口,這是歷史失憶症


紀念六四。









社区提案活动--「谈六四」征文(赞赏公民:goodreader)

燃起燭光,不應是受限制的舉動

專訪: 支聯會副主席鄒幸彤 – 為尊嚴去反抗是很基本的事

發佈評論

看不過癮?

馬上加入全球最高質量華語創作社區,更多精彩文章與討論等著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