米高與小狗ThankYou

我是米高,我與太太有一個很懂事的小朋友 - 小狗ThankYou。 曾經放下畫筆30年,疫情下重新開始繪畫,運用原子筆描繪及追憶逝去的孩子,願他繼續帶歡笑給我們。這個帳號是為小狗而開,In memory of our beloved son

從港島人(香港島) 至 九龍人,再成為新界人

驚訝完「大笨象 揸支槍 去打仗」後,我自己一直很想寫一寫「港島、九龍及新界」。我出生於七十年代,從小至大所住的地方是香港人的打卡熱點:

這裡五廈相連,其中一座大廈,一層的伙數是44伙,我們一家七口住在一個280呎地方 (28平方米)。外人覺得「住在這個香港貧窮地標」應該生活得很不開心,但是,我覺得相當開心的童年。因為同一層樓有44伙人,故此相當熱鬧,街坊之間也互相認識,很有人情味,並且住在這裡的消費及交通也相當方便舒適。不過,長大後,兄弟也慢慢一個又一個兄弟搬了出去。原本餘下一位弟弟住在這裡,最後,弟弟也於今年搬出。

香港島不是很大,七十多平方公里,我上學的地方於中環半山,每天從東區要坐兩轉巴士才能返到學校,每天用在車程上的時間已有兩小時。但是因為我喜歡巴士,故此也沒有所謂。

青少年的時間主要有兩大活動,一是打籃球,二是打機。但兩個項目都會如「踩場」/「踢館」一樣,去不同的籃球場及機舖 (遊戲機中心) 去挑戰該處的場主。我們的機舖主場是「開心街」,籃球的主場是「殯儀館」(香港殯儀館對面的球場)。

在香港島的時候,我是一個一個球場及街機機舖打下去,特別是機舖,要將自己的「街頭霸王」成績記在排名榜上。但是有一點,不知為何,心裡會怕往「九龍」踩場。


第一次自己往九龍是因為同學帶我去高登電腦商場看電腦,與此同時會到那裡的機舖打機。但是每一次進去,總會覺得很不自在,特別是會感到隨時會被人襲擊。就算直至現時為此,我在九龍的機舖只到過少於10次,但是有時在港島等車等人時,若朋友遲到,而附近有遊戲機中心,我也會很大膽地隨時進入玩一玩。

心理上,當時的年紀覺得「九龍是一個處處都有黑社會的地方」。現時回想,的確十分搞笑(有趣)。

九龍是我長大後主要工作的地方,在打工時期已在九龍,在自己開公司時也在九龍不同的地點團團轉。每天從九龍各處回港島的家,整個路程來來回回用了兩三小時。因為有太多時間都是在車上,故此帶了很多編程書在車上看,我大部份的編程能力便是在上下班坐地鐵時學會。

因為我所有工作的階段都在九龍發生,並且在九龍地區參與了不同的商會活動及創業項目,整個九龍給我的感覺是「一大片的創業基地」,只要有夢想,便可以在這裡打拼及成真。


每天上下班的舟車時間很長,故此,每天除上下班之外,基本也不想去其他地方,實在太累.....。

在大約95-97年左右,有一天看電視廣告,突然宣傳「新界村屋出售」,這一個廣告印象傳入了腦海裡。心裡藏著「很想住在村屋」,經常也幻想若住在村屋的情況,特別是村屋的底層,可以一推門便外出跑步,天天踏單車。那是一種相當舒泰的感覺,但是又不能有太多樹木草坪。

在十年前認識太太,啊?! 原來她是住在元朗,更原來她也是從港島搬往元朗,最神奇是她以前就讀的女校,竟然就是我以前中學隔壁的那一所女校;她以前所住的地方,也是我住的大廈旁。太神奇了。原來一直大家都是「鄰居」及「鄰校」,故此在拍拖後的其中一個活動,便是重回以往的校園位置「堅道」,回到學校附近的茶餐廳,再回到香港動植物公園走走。

我們在七年多前結婚,與此同時,我也搬到元朗。我實在萬萬想不到,竟然真的能搬到村屋居住。實在太Amazing!

太太很用心去佈置居所,窗門上的花紋全是太太親手去剪貼。住在新界村屋與住在港島很不一樣,同一個金額所住的空間,新界村屋可以是港島的三倍至五倍的空間差距。並且空氣特別好,人情味也特別濃。我一直很想一打開大門便可以外出,而不用坐電梯;在屋內可以有自己的樓梯走上走落;更可以有自己的天台,可以做運動,可以燒烤。這便是初初出來工作時,從電視看到的畫面,最終,在近十多年後竟然達成心願。

香港的鄰里關係,一直成為電視劇、新聞報導或社福機構天天挖出來的消息...... 「冷漠」,人與人的距離很遠。但是在新界卻不一樣,很多人會覺得「新界人很粗魯」,的而且確是比較豪氣,但是卻很「情真」。我一住在元朗村屋,便已停不下來,搬了幾次地方仍是在元朗。

可以與小狗去附近的村屋餐廳吃飯,餐廳老板又是住在樓上,工作也在這裡。附近來吃飯的人全是街坊鄰里,很多人都會有養小動物,一起在這裡休休閒閒便可以談一個下午。又可以很方便到不同的公園遊玩。

最重要是在2020年的香港,仍然可以重拾回童年時的人情味。

喜歡我的文章嗎?
別忘了給點支持與讚賞,讓我知道創作的路上有你陪伴。

CC BY-NC-ND 2.0 版權聲明
63

看不過癮?

一鍵登入,即可加入全球最優質中文創作社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