度.do

千山萬水, 不如一抹白。

麻痺自己

沉浸,在名為悲哀的酒精裡...

悲傷,
總是來地突然

讓我防不慎防,
我以為,自己
已經不會再這樣地感傷。

卻,赫然發現,
即使,
已經能夠看清自虐的過程。

我仍然,想讓自己,
沉浸,
在名為悲哀的酒精裡,
麻痺自己...


發現自己,
卡在看清情緒的中間。

這種感覺,
近乎悶,
貼近壓抑。
卻,
更讓人不得不的煩躁。

就像,在現實與夢境,
將醒不醒之間,呼吸困難啊~

.

.



Like my work??
Don't forget to support or like, so I know you are with me..

CC BY-NC-ND 2.0

Want to read more ?

Login with one click and join the most diverse creator communit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