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帝末年 - 老年痴呆症與老年狂燥症

东方白

拜登精力下降可能是真的,看了他的rally,有点无能狂怒的感觉,而且确定候选人资格以后接受采访/开记者发布会的次数也少的可怜。可能确实怕多说多错。

关于香港的左派视角

东方白

你看,这次投票本土派动员力就比泛民强,国安法的效果出来了。

东方白

朋友们,我看不一定,不能拿着资本红利时期的阶级形势评价经济萧条下存在的普遍失业状态。无产阶级拥有较高的文化水平恰恰是社会大生产的要求,也是摆脱资本束缚的一大前提。在251面前,985的博士生也会站出来骂一句,因为我们的阶级地位不是由我们的受教育程度决定的。

然而高的教育水平为我们提供了更高效的组织结构,前两次工业革命时代不可能存在的大规模开源项目在今天可以以工程师自组织的形式完成。而对于各个政治理论的研究和推广也可以突破“两条腿坏,三条腿好”的方式,采取更深入有效的方式。

信息技术更加剧了新兴企业的扩张和旧企业的快速合并,使得实质上的垄断/半垄断生产实体广泛的出现。那么我们为什么不愿意相信这些被组织起来的,有专业水平也有政治倾向的人能够发动一场全新的革命来打破生产关系的枷锁呢。道路虽然是曲折的,但前途始终是光明的。

中國最後一塊淨土—香港的淪陷

东方白

其实不学唯物主义,学点儒学也好。

我不杀伯仁,伯仁因我而死。政治哲学可以理想主义,政治活动不行。

当然,这本身是其阶级生活所塑造的,与其说是缺少政治斗争的成熟性,不如说是小资固有的幼稚病。

Bolton vs. Trump

东方白

虽然对美中冲突的分析我们不一样,但bolton这个爆料确实过于有趣了。当然如果Trump再来四年那乐子就大了。

那些年在香港的愛國者們談八九民運及六四事件

东方白

78年就应该叛逃了...老实说六四最后被清场和上海公社的联系远比和苏东剧变的联系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