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我眼中的一個中國

Dasein

我比作者年幼,而对于香港的事情,我所知不多。印象有三,第一是香港回归时我正读小学,还专门在班主任的安排下参加了一个活动,其回归的政治意义似乎是中国终于从西方列强手里拿回了自己的土地,而香港人也会过上好日子。第二是在香港的雨伞运动,香港人见大陆人就攻击,言语上和身体上,称呼大陆人为蝗虫,也是在那个时候了解到黄之锋的。第三就是去年的反送中,也就是在那个时候,我终于能够有机会问一问香港人是怎么一回事了。我还记得在十九年前,那时我还在读初中,我打开搜狐网站,用网站上的聊天工具随机选了一位网友跟他聊了几句,他是香港人,觉得香港很好。而在十年前,我读高行健的一本书,好像是灵山,但也好像是一个人的圣经,其中描写了香港回归前的文艺创作者,他们对回归后的香港持悲观态度。我相信我的脑子还能为我所用,我也始终相信违背人性和诺言最终会让自己遭受更大的灾难。因此,我希望坚守理想、正义、良知,信守承诺、公平、真理的人继续为自己的信仰而奋斗,前仆后继,薪火相传。

5.12地震十二年,人们正在讨论中遗忘这场灾难

Dasein

那时我正读大学,学校的大屏幕在地震后每天播放地震新闻,来自那个方向的同学在电视前一边看一边哭。当时我几乎不以为然,现在反而越来越不敢回想那些哭声。

墙砌得高了就成了井|迟到的新人报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