雏夕

不知道应该写些什么呢~

有感而发

發布於

我对matters的感觉就是:很清新的论坛那种,可以说自己想说的,一些真情实感,以及一种宁静又温馨的氛围:像在围绕着绿荫的房子里读书的感觉。

我已经很久没有这种感觉了。



我最初认识matters,其实是因为搜索了“暗网”二字,再向后翻一翻,就来到了这里。而且发现,这里的帖子是真的很多精品,以及那种氛围,有点像投射时的那种感觉,浮动的光晕与柔和的噪点(我也不知道是否用这个词正确。。就是在小时候时那种色锥细胞较多导致的模糊)(还有,作者当然是个联觉的人。

在此就不放图片了,因为这也许会干扰你的想象。每个生灵都有属于自己的美好,不应被干涉,那也是我们认识灵魂的明显的途径。

我从小就能感知到很多别人感知不到的东西。但小时候的我并不知道。我的哲学是从3岁开始比较有目的性是,那就是找出我是谁。以及,“我”是什么,这些的关联之类的。但我的决策反倒是缺少目的性的,在别人眼中。比如一会学这科一会学那科之类的,还有去的地方以及行动,都比较令人意想不到,但在别人感到惊奇之时,我会因为他们所对我的关注,以及自私点的,步调不一致,但我是对的(我的直觉都非常准,而且我还喜欢分析事物,感觉这作为学者比较冲突。。。)

可以说,我是一个愚者。

我在有这种感觉时,存在的一直很真实

我在因为社会上的各种苦闷,而变得越来越不像那个原初的自己。先是出现了救济人格(6岁):一个绿色的灵魂。我会把它作为我在另一个世界的伙伴,相当于一种指引。但绝对的理性一直是由一个金发的姐姐来指引的(你们在评论区可以猜一下是谁哦,如果你们有链接的经历)。后是出现了冷漠,苦闷(9岁)以及厌学(11岁)。到了初二的时候,甚至9至10点躺倒床上,然后到凌晨2至三点才能入睡的严重的神经衰弱(也伴随着一系列的神经质和双向情感障碍症,偏执症等)。通过药物只能缓解一点,而且也会有副作用。但这也解决不了我主要的那种叠加的恐惧与愤怒的情感。

我从小判断的方式,是以换位思考为基准的。我也乐在其中。我那时根本分不清“现实”与“幻境”(都是观念嘛,平等的世界),我会看到那些光晕与更多的层次,更多的角度,我的同伴们(现在叫网友们了,你也许会意会这)。没有灵与造灵的区分。

这篇就先到此为止吧。下一篇可能会更阴暗一些。希望找到同情与同理我的人来一起探讨。我希望能用理性来探寻这个世界


發布評論

看不過癮?

一鍵登入,即可加入全球最優質中文創作社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