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数字时代

中国数字时代是一个中英双语新闻网站,由美国加州大学伯克利分校信息学院教授萧强创办和出任总编辑。我们致力于收集、记录被中国政府审查的信息,也生产对抗审查的原创内容。我们以求真为宗旨,紧跟中国政治与社会百态、网络舆论热点,关注极权之下的个体生存与公民社会抗争。欢迎访问中国数字时代:https://chinadigitaltimes.net/chinese/ 在这里,了解祖国。

【404档案馆】第102期:“连花清瘟19年,没有错过任何一次灾难”:一款“国民神药”的台前幕后

發布於
在过去的几期节目中我们回顾了上海疫情中的种种乱象以及来自人民的呐喊、哭声和嘲讽,今天我们来关注中国新冠疫情 “抗疫明星药”连花清瘟胶囊所引发的舆论风波,以及这款“国民神药”背后的谎言、政治、宣传和利益链条。

《404档案馆》讲述中国审查与反审查的故事,同时以文字、音频和视频的形式发布。播客节目可在 Apple Podcasts, Google Podcasts, Spotify 或泛用型播客客户端搜索“404档案馆”进行收听,视频节目可在Youtube“中国数字时代· 404档案馆”频道收看。

作者:王守义

欢迎来到404档案馆。在这里,我们一起穿越中国数字高墙。

在过去的几期节目中我们回顾了上海疫情中的种种乱象以及来自人民的呐喊、哭声和嘲讽,今天我们来关注中国新冠疫情 “抗疫明星药”连花清瘟胶囊所引发的舆论风波,以及这款“国民神药”背后的谎言、政治、宣传和利益链条。

连花清瘟陷入舆论风波

4月14日,万达董事、网络名人王思聪转发了“睡前消息编辑部”的视频《世卫组织“推荐”连花清瘟,谁告诉你的?》。 这个视频驳斥了被许多中国媒体和自媒体大肆宣传的 “世界卫生组织推荐连花清瘟胶囊” 一事,称这一报告根本没有提到连花清瘟胶囊。

微博截图

王思聪转发视频时评论说:“证监会应严查以岭药业”。以岭药业就是连花清瘟的生产商,而在王思聪发表评论后,这家公司的股价大跌。

尽管王思聪很快就删除了自己的评论,但是他的微博随后被禁言,这迅速引起了广泛关注。

4月17日,知名医疗科普号“丁香医生”发表名为《不要吃连花清瘟预防新冠》的文章,指出对连花清瘟的相关学术研究有重大缺陷,而且研究人员的背景和资金来源存在问题。文章的结论是:

“连花清瘟不能预防新冠,还可能带来副作用。” 

同一天,首都医科大学校长饶毅教授发文表示:“不管什么药物,都必须被证明有足够治疗作用。” 文章虽然没有明确说连花清瘟是假药,但是仍表达出对其疗效和副作用应该进行严格审查的意思。

4月21日,以岭药业回应说:“对于诋毁公司、发布不实信息的行为,已经向相关部门报案了。”

一款“国民神药”的诞生

被质疑的连花清瘟胶囊,不是一般的中药,而是抗疫明星药,堪称“国民神药”。

根据以岭药业以往的宣传,2003年“非典“发生后,中医吴以岭采用连翘、金银花、板蓝根等原料,研制出连花清瘟胶囊,从研制到生产耗时长达:

15天。

而一般药物从研发到上市,少则三、四年,多则十几年。

很快,在各种疫情和灾难中,都出现了连花清瘟的身影。它的治疗范围,也从非典,扩展到了治疗禽流感、手足口病、中东呼吸综合征、各种类型的流感等领域,甚至在汶川地震中也被卫生部推荐。连花清瘟胶囊(颗粒)先后27次被国家卫健委、国家中医药管理局等部门列入治感冒、抗流感、防治新冠的方案中。

2009年,甲型H1N1病毒流行。广州呼吸疾病国家重点实验室等科研院所说,连花清瘟胶囊对甲型H1N1病毒等都具有抑制作用。连花清瘟一跃成为国民畅销药。以岭药业也于2011年在深交所上市。

新冠爆发以来,连花清瘟再次获得追捧。2020年3月,在中医药治疗新冠肺炎筛选出的有效药物“三药三方”中,就包括连花清瘟。

2020年8月,吴以岭宣布,已经有8千万人次用连花清瘟防控新冠。

2020年,连花清瘟在公立市场占有率达到近40%,排名第一。连花清瘟系产品总销售额超过42亿元,占以岭药业收入的一半左右。 2021年前三季度,连花清瘟产品实现营业收入33.7亿元。 

吴以岭还于2009年当选为中国工程院院士,以岭药业最高时市值超过200亿,他因此被称为“院士首富”。

莲花清瘟被“发明”至今的这些年,几乎“包治百病”、在每一次流行病期间都赚得盆满钵满,以至于有人调侃说:“连花清瘟19年,没有错过任何一次灾难”

预防还是治疗?──连花清瘟在新冠抗疫中众说纷纭的作用

尽管莲花清瘟在中国新冠疫情的应对中得到极其广泛的应用,官方和卫生专家对其疗效的阐释却存在自相矛盾之处。

钟南山曾在2020年公开表示:连花清瘟胶囊治疗新冠证实有效,适合一般的新冠肺炎。

今年3月15日,国家卫生健康委员会办公厅和国家中医药管理局办公室联合发布《新型冠状病毒肺炎诊疗方案(试行第九版)》;方案指示:对于处于医学观察期,或确诊病例的轻型和普通型病人,推荐服用连花清瘟胶囊作为治疗药物。

3月24日,在河北省中医药管理局印发的《河北省新型冠状病毒肺炎中医药防治方案(试行第六版)》 中,连花清瘟胶囊(颗粒)被推荐为成人和儿童的预防用药。

在4月6日上海市卫生健康委员会、上海市中医药管理局官网上发布的《中医药预防新冠肺炎十问》中, 连花清瘟胶囊(颗粒)也被推荐为预防用中成药。

而上海防治专家组中医组长吴银根则公开表示:“对于轻症的病人,或者是无症状的病人。我们可以选用连花清瘟胶囊。”

然而,在连花清瘟药物所列的“功能主治”中并没有任何预防新冠的作用。

同时,中国辽宁卫视官方频道的一档节目也明确表示:“连花清瘟是治疗药物,并非预防药物。”这与上述各政府部门称连花清瘟具有预防效果的说法产生了分歧。

官方强制派发连花清瘟引发质疑

在连花清瘟营收获利突飞猛进的同时,一直以来都伴随着质疑。

在上海疫情期间,微信公众号“为你写一个故事”发布文章《我在盒马当司机,才明白在上海送菜到底难在哪》。文章提到连花清瘟占据了一些志愿者三分之一的运力,引起舆论争议。

很多上海网友也证实,拿到连花清瘟的频率远比食物高。

既不能预防病毒,又占据宝贵的运力,这也是“丁香医生”和饶毅教授质疑连花清瘟的主要原因。

在被严格封控中的上海,居民们难以得到基本生存所需的物资,却能收到来自政府发放的连花清瘟。很多居民对此表示不满。

一名网友在收到发放的十来盒连花清瘟后拍摄视频吐槽:“发这么多干嘛呢?搞不懂。”

而另一名被隔离在家的女子在窗边向正在发放连花清瘟的政府工作人员绝望又愤怒地喊话

“老年人买不到药,你们在这里发连花清瘟!” 

对于“睡前消息编辑部”等自媒体对以岭药业虚假宣传世卫组织推荐连花清瘟的质疑,以岭药业回应说从来没有在任何场合做过此类表示。

不过,细心的网友发现,如果微博搜索同时带有#密接者用连花清瘟降低阳性感染率76%#、#防治结合是中医药独特理论和优势#这两个话题的内容,就会看到许多粉丝几十万、几百万的大V,以相似的文案,相似的图片,为连花清瘟做宣传。

这两个话题,都是突然从4月12日大量发帖、讨论和阅读,次日达到顶峰。每个话题都是超过6千万次的阅读次数。

图片来自网络

然而,4月14日,在王思聪发出质疑的微博后,这两个话题迅速降温。已经发帖的许多大V都删除了帖子,但是仍被网友保留了截图。与此同时,有很多网友也自发发表评论对连花清瘟表示质疑,微博网友@凯文哥 就对连花清瘟的效用和背后的利益纠葛发出了质疑。

与此相呼应的,以岭药业2021年前三季度,公司的研发费用约为5.38亿,而销售费用却达到了27.96亿,是研发费用的5倍。

2020年5月16日,英文学术刊物《植物医学》(Phytomedicine)发表了一项研究,其研究结果称,连花清瘟联合常规治疗可以显著缩短新冠患者的康复时间,有效缓解临床症状。

此研究作者团队阵容非常强大。课题负责人有两位,其中一位是河北医科大学附属以岭医院院长贾振华,另外一位是钟南山院士;课题参与者还包括李兰娟院士和张伯礼院士。

然而,许多医生和科学家都对这个研究有疑虑。比如,免疫学家商周说这个研究有很大问题,离验证连花清瘟有效还很远。

随即,国外的学术打假网站披露,论文作者之一的贾振华是吴以岭的女婿,这项研究有严重的利益关系并没有说明。

与此同时,钟南山给连花清瘟站台,导致其公信力也遭到外界非议。由于吴以岭和钟南山成立了“南山-以岭肺络联合研究中心”,人们质疑他们之间存在利益关系。

而另外一篇研究连花清瘟预防效果的研究,发表在一个名声不太好的期刊上,也被人质疑其研究设计有缺陷。

2015年,连花清瘟胶囊在美国开展二期临床研究,但到现在结果也没有披露。

而且,连花清瘟的成分极其复杂,由于含有受管控药物成分,新西兰,瑞典、美国、意大利、澳大利亚等许多国家都禁止连花清瘟入境。

“中医粉”习近平:中医药为“中国梦”贡献力量

连花清瘟等药物能够大行其道,有来自中国最高领导人的支持。

习近平在2020年3月份就说“要加快药物研发进程,坚持中西医结合、中西药并用,加快推广应用已经研发和筛选的有效药物。”

很快,国家卫健委就确定了“三药”、“三方”新冠肺炎的治疗方案。“三药”即金花清感颗粒、连花清瘟颗粒和胶囊、血必净注射液。“三方”则是指清肺排毒汤、化湿败毒方、宣肺败毒方这三个方剂。

新冠疫情两年多以来,习近平更是在多次讲话中肯定中医药治疗新冠的效果。

在这之前,从2010年到2020年3月,他至少28次在不同场合赞美中医药,并称要推广到全世界。中国官方媒体《中国日报》曾明确说习近平是 “中医粉”

2019年10月,习近平还明确把中医药作为其推行的中国梦的一部分:

“要遵循中医药发展规律,传承精华,守正创新,加快推进中医药现代化、产业化,坚持中西医并重,推动中医药和西医药相互补充、协调发展,推动中医药事业和产业高质量发展,推动中医药走向世界,充分发挥中医药防病治病的独特优势和作用,为建设健康中国、实现中华民族伟大复兴的中国梦贡献力量。” 

5月1日,上海某社区向辖区居民发放中药调理包,要求他们早晚各服用一次,而且要对服用过程拍视频录像做证。

图片来自网络

推特网友Ivan评论说:

连花清瘟是拿来预防的,还是拿来治疗的?都不是,是共产党用来合法强奸你意志的。


s更多阅读:

【404档案馆】第93期:视频里的“清零”(1):上海人的哭声

【404档案馆】第96期:视频里的“清零”(2):上海人的呐喊与抗议

【404档案馆】第98期:视频里的“清零” (3):上海人的嘲笑声

【404档案馆】第89期:上海“大清零运动”:被控制的与被清除的

【404档案馆】第92期:“没有死于新冠,却因新冠而死”——念出上海疫情逝者的名字

【404档案馆】第63期:从西安到天津、上海,中国式封城背后的“次生灾害”和“不计代价”

【404档案馆】第37期:瑞丽困境:前副市长发文求助,现市委书记严防舆情

中国数字时代 CDT 致力于记录和传播中文互联网上被审查的信息,以及人们与审查对抗的努力。欢迎大家通过电报(Telegram)平台 向我们投稿,为记录和对抗中国网络审查作出你的贡献!

喜歡我的文章嗎?
別忘了給點支持與讚賞,讓我知道創作的路上有你陪伴。

CC BY-NC-ND 2.0 版權聲明
1

看不過癮?

一鍵登入,即可加入全球最優質中文創作社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