莎爾曼Charmaine

來自小紅點東北部一組屋15樓的外冷內熱女。

【大戀情】刻在心底最深的感動

發布於
修訂於
我和他相遇在青春的年華,當時的我們相互喜歡,但不懂得「愛」,因不同人生的追求與安排走散,但我不確定這算不算一種「錯過」⋯⋯
18年前的祝福,一直保留至今。

戀愛中可收穫的感動有太多種,物質的、情感的、刻意的、默契的……我吧,因為愛想象、注意細節的關係,以往常常早早識破男生為我準備的驚喜。雖然當時的我沒一語道破,但製造驚喜的人總希望的一些興奮、喜悅的反應,我都給不出,臉上有的僅是偽裝出來的笑容……一個前任在分開好多年後,跟我提起「難為我創造驚喜」這事兒,說我的反應他「很挫敗」。

現在回想起來,我小有內疚,但我仍不會「Surprise」的臉部表演,不是發自內心的表情,太難了。

至今刻在心底最深的感動,歷歷在目。

那時我和他大二,我們在同一個實驗室裡進行課後的生物研究學習。一些實驗練習的等待時間很長,因此我和他常在實驗室裡聊天。他來自中國,中學拿了獎學金到新加坡念書,學習能力非常好,跟我這類 Happy-Go-Lucky 的學生是兩類人。不過,我們什麼都能聊,也許成長環境不一樣吧,對彼此的經歷都充滿著好奇。

除了在實驗室裡聊,我們也常在網路上聊。有時一人先回宿舍,一人還在實驗室奮鬥,就用 ICQ 聊天陪伴。很奇妙的是,我們在大組課堂上很少交流,他和他的朋友一塊,我和我的朋友一起,偶爾眼神對上了就微微笑。

大二那年我申請大三到上海實習,申請的準備材料不少,過程我也和他一一分享。其實我到後來回想才明白,當時他一直問我關於「時間規劃」「未來打算」等問題的原因。他不時問我:到上海實習是半年還是一年?會延畢嗎?本科畢業後打算深造嗎?會到中國發展還是留在新加坡?有考慮到美國嗎?

我知道他打算往科研的方向發展,而且嚮往到美國讀博,可是當時的我啊,就 Happy-Go-Lucky,對他的問題總是回答「不知道」「沒想好」;而他已經想著「未來」,或「和我一起的未來」。

然後我就到上海實習。那是2006年吧,手機功能有限,我們之間僅通過電郵聯繫。那年我的生日在春節前幾天,當我在實習公司準備下班時,收到他的電郵,電郵題目是:生日快樂;並附上一張圖。我點擊一看,眼淚就掉了下來。那是一張白皚皚的雪地,寫著「Happy Birthday, (我的名字)」和一張笑臉。(上圖)

他記得我說過我沒看過雪景,很期待在上海能體驗下雪。春節時期他回老家過年,在老家前的雪地上寫下祝福,送了我這份最深刻感動的生日禮物。雖然我已不記得他老家在哪兒,但印象中離上海大概五個小時車程的地方。當時我真有想過他會不會到上海來找我,和我到處走走。不過,我們都還是學生,經濟能力有限,而且他春假後又回到新加坡繼續學業。而我,繼續在上海嘗鮮,體驗著各種新體驗,包括人生的第一場雪。

我和他的聯繫,就慢慢變少了。

一年後我回到新加坡,由於選修的學科不一樣,我們很少在校園裡碰見。一次,忘了誰先主動 ICQ 聊天,他和我說畢業後會到美國深造,我說他夢想成真了。之後他什麼時候去的美國,我也不曉得,突然一天收到他從美國寄來的信,分享了一些他在美國的生活,我也回了一封給他。不過之後就沒再聯繫了。直到若干年後,他在 FB 上加我,說他剛博士畢業,會從事科研的工作,並和另一半定居美國。

我和他相遇在青春的年華,當時的我們相互喜歡,但不懂得「愛」,因不同人生的追求與安排走散,但我不確定這算不算一種「錯過」⋯⋯

我不曉得他會不會記得這一段,但16年後的今天,他給我的那份最真摯的感動,依然深刻,在我寫下這一字一句時,依然溫暖著我。我期待會有下一個人,能給我如此簡單卻深刻的情感與美好。

喜歡我的文章嗎?
別忘了給點支持與讚賞,讓我知道創作的路上有你陪伴。

CC BY-NC-ND 2.0 版權聲明
1

看不過癮?

一鍵登入,即可加入全球最優質中文創作社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