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極短篇】老夫老妻

貝星人

嘩!這個想像又多添一重故事!喜歡喜歡!(有時寫作總愛很多幻想)

一杯涼水

大約在冬季

原來 這就是心理懲罰

女人之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