貝星人

闢一塊心田,自個兒筆耕。嗜好太多,時間太少。想隨心所欲,亦隨波逐流。主修心理學,NLP高級執行師、註冊催眠治療師。愛動物、愛寫作、愛學外語,重複學習、忘記、再學習。不擅長運動,相信 Thoughts Are Things,2019 年參加大阪初馬,因為堅持,所以完成。2021 年由香港出走到英國,開展人生下半場大冒險。

一個千斤重的承擔

如果你太累,及時地道別沒有罪
自今以後,無論安樂困苦,富貴貧窮,疾病康健,我必守助你,我必愛護你,直至終身,此乃我對你所許之誓。

婚姻誓詞,信誓旦旦。

我唸了,但沒能守住,和我一同起誓的人也沒能守住,但當然不能怪他,是我背信在先。(天秤很公道的,只是秤子不一定十分準。)

走過分岔路口,然後各不相干,但我心裏希望他往後生活安好,也希望在我之後留在他身邊的那位她能夠比我更長長久久地愛護他。

如果可以,我當然也想好好久久地愛他一場,直到永永遠遠,至少我當初是真的作這個打算,不過計劃趕不上變化。

但自此承諾打破了之後,承諾於我來說雖然依然十分動聽,但卻再不敢去完全相信了,原來人心很軟弱,我也明白大家也不過是人,很多事情也說不準,真心真意地給過了承諾,但到守不住時也是守不住,你可以埋怨、謾罵、怪責,不過其實怪誰也沒用。

愛情,從來都是最珍貴,但亦從來都是最不可靠的東西。


「我同嗰個男人分咗手,佢堅持唔要我,佢唔想承擔。」

女生說出這句話,我關心她 ,但心裏卻暗暗顧念着男生。

故事是這樣的:

女孩和男孩年輕時相識,情投意合,於是走在一起,一年又一年,恩愛非常,踏入適婚年齡,於是也籌謀共諧連理,組織自己的家庭。

可是,求了婚卻不一定能結得成婚。

男孩求婚成功後不久,女孩病到了,她得了個怪病,行動開始不便,藥物影響下身形腫脹了好幾倍,臉容都已完全不同了,如果是多年不見的朋友,再碰面是斷不能把她認出來。

女孩很堅強,面對罕見的怪病,一直積極接受治療,當然過程中也少不了很多眼淚與埋怨。

男孩也很情深,眼見未婚妻病情日復日地嚴重,卻一直守在她的身邊,不離不棄,轉眼已近十年。

病情反反覆覆,卻無好轉,生活上由最初的不便,變成不良於行,日常起居也再不能自理,必須要有家人和義工幫忙,人生本應最光輝燦爛的十年,結果變成臥病在床十年,完全是十公升的眼淚。


千斤重的承擔

大家都讚賞女孩堅強抗病,她當然值得讚賞,事實上在我人生最艱難之時,每當看見她在病榻上抗病,我又覺得我的艱難再難過也總會有能夠捱過去的一天,但她的身體上被病魔折磨煎熬,卻不一定可以看得見曙光。她讓我知道只要尚有一口氣,只要還有健康的體魄,那人生縱有挫折,還是可以再一步一步捱過去。

我心底裏其實更讚嘆男孩可以一直守在她身旁,由年輕健康的她,一直守護着人到中年、病情反覆但毫無起色的她。這實在不容易,即使是夫妻或家人也不容易,所以當她身體軟弱時,他的心靈也病倒了,情緒病反覆出現纏繞他。

一起這樣結伴走了十多年,實在很不簡單。想想人生中大大小小的計劃都被打亂了,成家立室?生兒育女?旅行玩樂?太奢侈了,就連最簡單兩個人到樓下茶餐廳吃個常餐也不容易。女孩亦不知不覺間也由二十多歲步入中年,她也曾說覺得自己很幸福,覺得男生一定是前世欠了她,所以這一世待她這麼的好。

我那時心裏既心痛她,但也十分羨慕她,尤其那一刻我也在人生的死蔭幽谷中,覺得能夠得到所愛的人在病榻旁邊如此長相廝守,可算是死而無憾,反而心靈病得重重,孤單無助抑鬱,雖有健康身體,但有種不快樂毋寧死的感覺。

其實,身和心的煎熬也同樣難過。

最後,我捱過了,但女孩的病卻依然沒有離開過她。


如果太累,道別沒有罪

我細嚼女生那句話。

「嗰個男人」、「堅持唔要我」、「唔想承擔」

女生說自己一切還好,說沒問題,但她那句話不是表明有問題嗎?很苦的一句話,一句由被遺棄的受害者說出口的話,不再有以往親暱的叫法,而是異常陌生地稱呼前度,而且話中亦說明覺得男生不對,而她是被遺棄了。

在說問候安慰的說話同時,我心裏就記掛着男生。

沒事沒幹也未必能好好守在一個人身邊十年,更何況是病情如此,能有一個人愛你陪伴你走了十年艱難的路,其實已是難能可貴的福氣了,但如果真的走不下去,能怪他嗎?他不是十日就走,他也不是十個月就走,他是十年才放棄。

還記得有一次探望女生,看見她病情比三幾年前嚴重了,不但行動不變,不但外形改變,連記性、說話都有點混亂,有點遲緩。我離開之際,不但心酸,鼻子也一酸。

那夜,我對身邊那位他說,如果我病情如斯,我們好好分手,你可以作為朋友般關心我、探望我,但我們不要再做戀人情侶,因為我明知道我甚麼也不能給你了,還會拖累你往後的人生,我寧願看見你快樂,我受不了你為我犧牲或我成為你包袱那種感覺。我也怕我會不捨,我也怕被遺棄,所以如果可以,我還想大家仍可做對好朋友,仍可以有事沒事見個面,可以間中短訊交談一下,但千萬別要把自己的人生目標變成要承擔我人生的重擔,太沉重了。

如果真的太累,及時地道別不算是罪過吧?

各人有各人的人生,不幸者人生很苦很難,但其他人也有權利選擇他們的人生,責難他的人難道又可以替他背負起這個重擔嗎?

雖然她是我的朋友,但我怪不了他。

男生﹕「多謝你明白。」
如果你太累,及時地道別沒有罪。


喜歡我的文章嗎?
別忘了給點支持與讚賞,讓我知道創作的路上有你陪伴。

CC BY-NC-ND 2.0 版權聲明
4

看不過癮?

一鍵登入,即可加入全球最優質中文創作社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