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lice

生長於台灣,厭倦了成長過程中,政治人物對大眾思想的不斷消費,於是決定用自己的眼睛看清兩岸三地與世界局勢的真實面貌。 影評、書評、生活觀察

《青島往事》翠翠嬸子的遺言

發布於
對我而言,寫作最愉快之處,在於可以進入人物的心境中與之共感。這個過程同時也是進入自己的內心,挖掘曾經閃現過的情緒。雖然人性總是人性,但是能夠用自己的方式表達出來,就是最大的意義。這次揣摩的是中劇《青島往事》中的另一位角色——天佑。

〈翠翠嬸子的遺言〉

滿倉:

以後我的孫子和兒子就要麻煩你了。天佑從小聰明,從小就知道要怎麼和人談交易,天生就是當商人的料,想要的東西也總是能得到。你從小看著他也是知道的,每次他在外面貪玩,回家後總是知道要怎麼補償弗里希先生,讓他不再追究。你心實,你也明白自己老實,所以踏實地染著布、踏實地做買賣,不像天佑,喜歡去取引所操那買空賣空的事。他懂看全局,娘倒也不怕他眼光不好,但就怕他沒吃過虧,習慣了朝他自己的兜裡想事情,和人碰上了不懂繞彎,可是要辛苦的。

你還記得小時候你和他都喜歡大嫚嗎?你瞧他顧著自己喜歡女孩兒,沒瞧見你的心思,弗里希先生總笑說讓你跟緊天祐,讓他教你做事,但娘知道很多時候是你在讓著他。結婚後,他跟大嫚常吵,也不完全是大嫚的錯,是我這兒子脾氣也倔,得了理就不饒人。前些日子,大嫚去鄉下收生油,辛苦了三天,天佑見她沒收成,劈頭就是氣話,非得等氣頭過了才想到要去婉言幾句。姜老爺答應我提親那天,說天佑這性格能攏住他閨女,倒也沒看錯,但有時候也讓你嫂子委屈了。唉,我知道他們兩人都是本性善良的孩子,只是都還不懂事,太執著自己的念頭,吵架嘔氣是少不了的,但現在發生了這樣的事,他倆還能不能再繼續,就看他們的緣份了。

交易那天,娘看到他氣火攻心的樣子,就擔心他讓日本人佔了便宜,就會跟他們硬拼。可阻止不成,還是讓他被日本警察抓走了,我還受了這身傷,那孩子肯定要往心中再攬上一道氣,更加和別人、和自己過不去吧。滿倉,在這方面,你看事情看得清,你哥要是被自己的氣矇住了,一時回不來,你可要拉他一把,知道嗎?

後續~〈滿倉祭拜翠翠時嬸子的回話〉

娘:

天佑那性子,果真讓您給說中了。他出獄三年了,一心想著報復,誰都不原諒,我和小嫚怎麼勸也勸不動,弘志為了他娘的事,都氣得離家出走了。他也知道自己執著了,明白大家不是他原先想的那樣一心想害他,卻過不去自己心裡的恨和傷。

不過他總算清醒了,把大嫚和弘志都接回家了。您知道後來是誰說動他了嗎?是夏大哥家的那個丫頭慧兒。一天晚上,我和小嫚帶著飯菜到找天佑一塊吃飯,慧兒突然來敲門,說要進來躲一下。天佑不知道慧兒和一群學生在組織罷工,是警察在跟蹤她,沒多想就把她趕走了,說這裡不歡迎夏家的人。等我們追上去的時候,警察已經出手了,只見慧兒被抓住,夏大哥為了救孩子撲上去把警察扭在地,讓慧兒趁機脫逃。沒想到這時候警察朝她的腿開了槍,她一個不穩,就倒在我們面前。天佑想出手救她,但警察拿槍指著慧兒,他只能把手放開,眼睜睜看著慧兒被帶走。這丫頭從小因為父母輩的仇恨沒少遭罪,小時候弘志因為兩家的仇恨不理她,可她懂事、看得清,從不向弘志怨恨以對。這回頸子被人架著走時,她還惦記著替她爹向天佑求情,一遍遍說著她不怪天佑叔、她爹知錯了,求天佑叔原諒她爹。

我想是這丫頭令天佑心疼了吧,他以前總覺得這大哥和大嫚的贖罪,無法補償他所受的苦,他過不去。可他沒看到自己心中執著的恨意也會傷人,而若不是愛他的人,又怎麼會願意一遍遍地讓他傷害呢?我看他把手從慧兒身上移開的時候,還抖著呢,您說天佑他遇到衝突總不讓的個性,看到自己無力抵抗真正的敵人,卻只能傷害身邊愛他的親人,會有多懊悔,呵呵,這才醒了過來。現在戰爭要開始了,天佑和大嫚回咱濰縣過生活,娘您就放心讓他們去吧。

喜歡我的文章嗎?
別忘了給點支持與讚賞,讓我知道創作的路上有你陪伴。

CC BY-NC-ND 2.0 版權聲明

看不過癮?

一鍵登入,即可加入全球最優質中文創作社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