父母被抓、弟弟昨晚被带走,放弃美国绿卡回国的我被灭门 「转载」

艾石
回覆
北海@rayman

这不是当事人第一次写了,她和其他人之前写过其它文章,这篇转载下面已经附了相关阅读链接。请具备基本的信息阅读能力再做判断,谢谢

在孤城中重新寻找我的位置|郭晶的武汉封城日记|27—29日

让丧家之犬再跑一会儿

艾石

现在在国内要举办活动真的太难了。18年的时候做一场校园性骚扰工作坊,其实只有2个人参加,但早早地就被警察找上门,各种查身份证和询问。

我的朋友失踪了,他的名字叫祥子

艾石

大家好,1月2号祥子已经出来了。谢谢关注。 以下是祥子的话:

“15天的历练让我们更懂现实改变之艰巨和珍贵,感谢外界朋友对我们和工人权益的关注;15天于我而言不算什么,请朋友们不必担心。

另,请大家更多关注其它劳工运动被捕人士,如已被拘押二百多天,监视居住、被剥夺会见权,疑似秘密开庭的危志立等人。“

艾石

任何来自第三方的力量都让他们风声鹤唳头皮发紧,担心自己被挑战。

数字空间里的中国民间自救,还能走多远?

艾石
  1. 现实是你什么都不做,老大哥都可以随便定义你"出格“。
  2. 在网络空间不使用自己实名,不使用绑定自己身份信息的账户,在使用加密通讯软件不安装那些存在安全风险的软件(比如国内服务商的),使用TOR浏览器叠加VPN,多种方式叠加对都是隐藏自己的身份信息非常有效。
  3. 不太明白你说的”取得普通人信任“是什么意思,可以解释下吗
艾石

还是要期待搞技术的人和行动者携手。不过真的挺难的,很多安全操作就是有意增加一些障碍,比如登录搞双层验证啊,还有不使用指纹或脸部解锁等。自动化是很脆弱的,很容易被破解。

艾石

武汉的情况主要是政府不作为。一开始主要是找过了没有卵用,政府完全没有动静。市长说物资充足,结果医院已经顶不住,不得不越过政府向民间募集;病重的市民打电话求救,被反复推皮球(可以看看这篇:妈妈在武汉隔离病房去世)。真的是被逼得不靠自己不行。而且当地政府没反应到什么程度呢?封城之后,民间和企业募集的物资进不去,最后民间人士多方打点,跟政府协调才能送到医院手里。政府系统简直跟瘫痪了一样。

当然也有对政府不信任的原因,原则上物资是应该给红十字会然后他们来调配的,详见武汉市新冠肺炎防控指挥部发布的第四号公告说(”捐赠的款物原则上由武汉市新冠肺炎防控指挥部统一调配使用。武汉市慈善总会、武汉市红十字会将依法依规公布捐赠接收和使用情况,接受社会监督。” ) 但实际上红十字会从郭美美等事件后之后就没什么公信力,实际上他们也是非常糟糕,大量物资都没有送到。关键时刻,靠政府反应还不如直接向社会喊话来的快。

湖北其它省市的情况应该也是跟武汉差不多。

但北京和广东的医院也在向社会筹物资,我觉得这种情况可能稍微不同。大的医院很有可能是跟地方政府协调沟通过了,地方政府也没有物资,他们的募集很有可能是政府部门授意过了的。因为医院是受地方部门管辖的,对外募集物资这种事情一般自己不敢轻举妄动。也有那种是比如要援助武汉的医疗队,马上要出发了还没有防护服和口罩,这个时候向社会募集,直接找到供货商会更快。-- 这个有一篇口罩生厂商的,忘记是国内那个媒体报道了,也可以看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