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醒

我希望每个人的名字都不要被给予期望。

天无绝人之路

老李第一次接触到BP机的时候还是小李,是钢铁厂的同事小刘跟他说的。当时厂里每个车间只有一台电话,流水线的滚轴咕噜咕噜地转,铃声总淹没在此起彼伏的机器声里,家里偶尔有个急事儿的,往单位打仨电话也不一定找得到人。

他的手在灰色工作服上擦了又擦,接过小刘手里的黑盒子来回摆弄了一会儿,绿色的屏幕上印着传呼台的名字和时间日期,旁边几个小按键好像是可以按下去的。按小刘说的方法,老李走到电话机前拨通了传呼台的号码。

“喂,您好!请留言。”,温柔甜美的女声在电话那头想起。

“喂……喂您好。请call323-1659365这个号码。”电话这头一字一顿地报着黑盒子背面的数字。

“好的,内容是?”

“嗯……内容是请回电:59126292。”

“您的留言已发送。”

“BB,BB”手上的小机器响了起来,绿色的屏幕上显示出一条信息“请回电:59126292。”

可真是个新奇玩意儿,刚结婚的老李想着,有了它,家里那位粘人的再也不用担心联系不上了。小刘告诉他如果愿意顶几天班的话,去深圳玩的时候可以给他带一台,3000元。第二天,30张一百元纸币包在牛皮信封里,10个月的工资花了出去,换回了几天后老李腰带上别的黑盒子,还有走在街上被人多看两眼的风光。

这天小刘找到老李,说现在很多人都想买,自己多次请假太不方便,问他愿不愿意帮忙去深圳拿货,提成64开。老李算了算,一口答应了。

“记得注意安全,路上看好包。”,面前的女人捋了捋老李的前襟,新买的黑西装上并无半点灰尘,老李揣着手提包里沉沉的3万元现金,乘上了开往深圳的绿皮火车。那次出行很顺利,除去车马费净赚了四百元。几次来回,黑西装的后领口磨毛了,手提包的底脚也蹭平了,但老李10个月的工资又回来了,女儿也出生了。

满月酒上,腰间别着BP机的大家都夸老李有经商头脑,搞传呼机这事儿可比呆在车间赚。之后,老李的重心就落在了帮小刘往返深圳的事儿上,深圳那边的二级代理人变了好几个,但机子都大同小异,老李往上探了探路子,也开始动心思。于是女儿一岁不到的时候,老李,脱下了工服,拿到了营业执照。

那个工人工资300元的年代在工厂的机器声中悄悄改变,小刘再碰上老李的时候,钢铁厂的工资还是300元,自己腰间别的是3500元的香港回归纪念版BP机,老李手里拿着的是大哥大。女儿在幼儿园整天被抱着不着地,老婆约的麻将局打也打不完,衣柜里一套套黑西装上搭配了各色的袖扣,老李的日子春风得意,时代旋涡下抓住了机会,坐着不动也是盆满钵满。

​1999年12月31日11点59分,电视里的主持人倒数完毕,“三!”“二!”“一!”,烟火伴随着巨响在窗外炸开,街边传来经久不息的欢呼,“21世纪我们来啦!”。老李坐在沙发上,脚边的BP机耷在散了一地的烟屁股上,女儿给瘫坐在地上的妈妈擦着擦不干的眼泪,窗外传来了花俏的手机铃声,老李破产了。

​怎么会这样呢?老李想不明白,突然有一天回过神来的时候才发现那个时代已经走了。大哥大积了灰,女儿的老师不再和颜悦色,老婆的麻将局也停了,老李发现自己衣柜里除了睡衣,只有黑西装。

​天无绝人之路,房子被搬空的那天,老李穿的格外正式,让妻子和孩子也好好梳洗打扮了一番,准备了一桌好菜,吃饭的时候银行来了电话,“李先生,鉴于您负债500万元,我行愿意向您提供10万元贷款额度,您可以通过资金周转,以季度为单位来还清其余欠款。”。

老李又换上了衣柜里最旧的那件黑西装,开始坐着火车到处跑,生意其实没那么好做,家里每笔支出都要精打细算,银行来电那天吃的那顿饭,是未来7年中最丰盛的一餐,好在经济势头好,奔波之下终于还完了钱。还清欠款的那一天,老李的妻子给他买了一套精致的黑西装,试穿的时候,老李看到了电视里的新闻,“中国联通今日申请停止经营北京等三十省自治区、直辖市的无线传呼服务”,他沉默地换了个台,经济频道正在放送“今日证券”,“多支股票连续三周涨停,股市将持续利好。”

时代旋涡下抓住了机会,坐着不动也是盆满钵满。老李走出股票交易中心的那天,家里的桌子上留下了一封离婚协议,他走进房间想换身衣服,衣柜里只剩下了自己的黑西装。

怎么会这样呢?老李想不明白这个时代到底怎么了,现在周围离婚的好像也确实不少吧,明后两天银行又要来搬东西了吧。房子被收走的那天,老李没有梳洗打扮换上最精致的西装,他去了银行,天无绝人之路。接下来的日子,他又开始穿着黑西装到处跑,有时候坐在动车上,老李常常回忆起当初第一次坐绿皮火车去深圳的那天,那身黑西装真体面,是他最喜欢的一套。

还清欠款的那天,老李把小公司卖掉了,然后给妻子汇了一笔钱,然后去买了一身冲锋衣,在店里就剪标换上了,回家把手上的黑西装收进行李箱,去了火车站。

H市最近发展得越来越好,数字经济开发区规划了一块又一块,城市跑道绕着江边延伸,一个老人穿着冲锋衣在城市跑道上散步。“大爷您好!请问可以扫一下我的二维码吗?我正在创业。”,老人停下来掏出手机,年轻人见状又跟老人攀谈了起来。“大爷,我看您穿着冲锋衣,可能是来爬山运动的,但您有没有想过靠运动是不够的,随着年龄的增长,没有额外的营养摄入是根本无法抵御身体器官的老化的……”。

老人着翻看她的朋友圈,继续散着步,“你是做保健品的?”。“额”,年轻人顿了一下,“我们的产品其实不仅仅是保健品,是延年益寿的美味食品。”

两人拐进了一个工地,老人朝她笑了笑:“你觉得这样可以发家致富吗?”,年轻人看着他,“现在微商很普遍,其实是一个很有前景的行业,大爷您也可以做,如果觉得我们的产品好,可以推荐给周围的人。”,年轻人看着老人走进了工地的垃圾房,掏出钥匙打开了门。“大爷您住这里吗?”,年轻人错愕。

老人从里面拿出了一件黑西装挂在门上,“今天太阳真不错,你可以试试看继续下去,毕竟天无绝人之路”,转身走了回去。“咔嚓”,年轻人掏出手机拍了张照片离开了。过了一会儿,老人在朋友圈里看到了自己“如果你不想你的老年生活沦落到这样,就赶快跟上我们的脚步吧!”



 

發佈評論

看不過癮?

馬上加入全球最高質量華語創作社區,更多精彩文章與討論等著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