嵐音社

嵐音社, 生活音樂提案顧問, 致力於音樂與生活寫作,以及大提琴教學。歡迎一鍵追蹤嵐音社的各平台動態: https://qrco.de/bbBcnF

【喝咖啡聊音樂】當你變成大師之後,要怎麼做都行!(Perlman:Side by Side)

發布於

記得美國的茱莉亞音樂院是非常嚴格的,嚴禁該校內古典學系的學生參與古典以外的演出,像是爵士樂。

大名鼎鼎的Miles Davis為了想玩爵士樂,乾脆從茱莉亞音樂院退學;龐克小提琴演奏家甘迺迪(Nigel Kennedy)在就學階段偷偷溜出去和爵士小提琴大師Stéphane Grappelli同台演奏。

這些演奏家在求學階段就展現出叛逆的性格,事後也都取得相當的成功。可是帕爾曼(Itzhak Perlman)就不一樣了,他從茱莉亞音樂院畢業後,在古典樂的世界取得了成就,才想要回過來玩玩看爵士樂。

今天來介紹這張帕爾曼較鮮為人知的爵士演奏專輯:

今天喝咖啡,聽這張《Side by Side》

歡迎在Spotify聆聽。

早在大約1975年,帕爾曼就和德裔美國著名作曲家André Previn合作過《Joplin: The Easy Winner & Other Rag-Time Music》這張專輯,改編了爵士樂萌芽時期最負盛名的Schott Joplin最具代表的散拍(Rag-Time)作品。

不過這仍是「寫好的」音樂,與能夠賦予樂手即興空間的「真正的爵士樂」不同。

在演奏了多年的莫札特、巴哈等古典風格作品後,帕爾曼一直想要嘗試演奏最為「自由」的音樂-爵士樂,因此促成了這張專輯的誕生。

至於能幫世界級的小提琴大師完成這個任務的是誰呢?答案是加拿大籍的爵士鋼琴家奧斯卡.彼得森(Oscar Peterson),以及他所率領的爵士四重奏團員-貝斯手Ray Brown、吉他手Herb Ellis、鼓手Grady Tate。

Oscar Peterson是二十世紀不可多得的爵士鋼琴大師,他最著名的肖像就是滿頭大汗地彈奏著鋼琴:

專輯《Exclusively for My Friends: Action, Vol. I (Live)》封面

我在東海音樂系和白俄羅斯籍的大提琴教授學習的那段歲月中,和他聊過許多音樂的趣事。意外地,我的老師也很喜歡爵士樂,這點和台灣的其他音樂系教授不同。而我的老師最喜歡的爵士演奏家,正是Oscar Peterson。我們都很喜歡Oscar Peterson永遠讓你感到「值回票價」的即興:

喜歡在很短的時間裡彈奏令人瘋狂的、嘆為觀止的音符,不論是數量或質量,都堪稱一絕。

除了即興時的手很忙,又因為Oscar Peterson的塊頭大,動不動就流了滿頭大汗,表情卻是異常地沉醉!

在與帕爾曼的合作當中,Oscar Peterson和他的團員做了許多溝通、討論,要如何引導已經習慣看現成樂譜演奏的古典演奏家也能知道樂團有哪些橋段要走、怎樣和其他的團員呼應樂句、甚至真的來點即興。

在第一首俄羅斯民謠〈Dark Eyes〉,帕爾曼開頭的獨奏讓人以為又是哪首協奏曲的裝飾奏了;然而鋼琴四重奏聲響一出,著實令人驚喜。雖然帕爾曼在拉奏主題旋律的時候,並不像正規爵士樂手那樣加了一堆花;在旋律結束後的即興,也在固定的拍點和音型之下平穩地表現。不過在鋼琴精湛的即興之後,帕爾曼總算來了幾段有趣的拉奏。但隨後吉他手來了一段更火熱的即興,整首樂曲就在這幾位樂手的互相呼應之下,為整張專輯揭開了序奏。

不過專輯中的許多抒情樂曲,都先讓帕爾曼演奏主題旋律,而後將大量的即興交給鋼琴與吉他手,讓人覺得可惜,其實許多抒情曲也應該讓帕爾曼好好發揮看看才對。

但是俏皮的樂曲,就充分發揮了帕爾曼與爵士四重奏融合的效果。像是第六首〈Mack The Knife〉,帕爾曼一開始的撥奏和鋼琴的呼應,形成了一個有趣的前奏。小提琴奏完主題後,當然又是Oscar Peterson的閃電鋼琴即興。不過,隨後進來的帕爾曼也沒閒著,幾句火速的音群拋出來,讓鋼琴接招;鋼琴丟出了新的句子,又換帕爾曼回應。這首的巧思,就頗有爵士樂「Call and Response」的精隨。

大致上專輯的快、慢板,就如上述所說的模式進行。然而我個人最喜歡的,是第七首〈Nighttime〉,Oscar Peterson的作品。在開頭,帕爾曼的小提琴好像孤獨的旅人,走在冬夜的街道上。風變得更冷,華燈初上,由Oscar Peterson的鋼琴即興描繪了夜的城市喧鬧溫暖的一面。如果要專注在Oscar Peterson的即興,這首最為適當。而老搭檔吉他手Herb Ellis也沒閒著,緊接在鋼琴之後,把場面炒得更熱。

最後又在Oscar Peterson即興了好幾回、樂曲不知轉了幾個調後,才又回到開頭小提琴那段主旋律。然而與開頭不同,結尾的小提琴竟然給人一種「滿載而歸」的愉悅心情,一掃開頭孤寂落寞的心境。

這第七首感覺帕爾曼中間被閒著?其實爵士樂很常聽到這樣的作法。John Coltrane在專輯《Stellar Regions》當中的〈Jimmy's Mode〉中,整個樂團只有開頭和結尾宣示般的演奏,中間一大段全都留給貝斯手Jimmy Garrison獨奏。有時候,爵士樂是給予彼此空間的一種音樂。

雖然Oscar Peterson已經過世,與帕爾曼的合作成了絕響,但我認為,因為有他和團員引導著帕爾曼,使得這張專輯成為古典樂手跨界爵士專輯當中最成功的一張。

而出身茱莉亞音樂院的帕爾曼,這下又讓不少有叛逆之心的學弟妹羨慕死了!不過別急,等你變成大師之後,想怎麼做都行!

Itzhak Perlman & Oscar Peterson:《Side by Side》

如果您喜歡我們的內容,歡迎您贊助我們,或是成為「讚賞公民」,並按下下面的「Like」5下,來支持我繼續寫作喔!謝謝您!

喜歡我的文章嗎?
別忘了給點支持與讚賞,讓我知道創作的路上有你陪伴。

CC BY-NC-ND 2.0 版權聲明

[喝咖啡聊音樂] 

[喝咖啡聊音樂] 狂野與優雅的對話 (Violins No End)

[喝咖啡聊音樂] 誰先這樣吹的?(Ben Webster Meets Oscar Peterson)

16

看不過癮?

一鍵登入,即可加入全球最優質中文創作社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