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尼噢

拍嘛拍嘛、幫我拍一下手嘛 σ ゚∀ ゚) ゚∀゚)σ

徒勞

圖片來源: WIKI

一對退休的大學教授夫妻,在我家的菜園附近買了田。

因為嚮往所謂退休後的田園生活,所以跟我爸要了幾個穴盤和培養土,然後跟其他榕樹下泡茶的農友討了幾個錏管,搭了棚架種起長豇豆,開始玩起了自己的開心農場。

但有趣的事情發生了,穴盤內的種子雖然有發芽,但每個都蒼白無力、軟弱的東倒西歪,看了甚是噁心。

於是那對教授夫妻檔指責我爸,說你怎這麼沒良心,居然給他們有病的土。

「我一查就知道,這一定是得了病!」

「不要以為我們沒種過田就不會查資料,像你這麼沒良心的一定會受報應!」

怎麼可能,那包泥炭土是今年為了育草莓苗才買的新貨耶。我在一旁暗自納悶。

「走,來去看看」父親沒多說什麼

在那對夫妻檔一面帶路一邊碎碎念的攻擊之下,家父一副老神在在的叼著菸,跟著其他農友一夥人來到他們育苗的現場。

看了差點昏倒

原來他們怕老鼠或是麻雀之類的動物把穴盤內的種子叼走,所以將穴盤移到照不到光的屋內育苗,造成種子發芽後因為缺乏陽光和自然環境的刺激,全部都變得瘦弱細長。

簡單來說,就是變成豆芽菜了。

加上因為沒有種植作物的經驗又求好心切,所以每天早中晚都給穴盤拼命灌水,過度陰暗潮濕的情況下又助長了猝倒病的發生。

聽到家父如此解釋後,教授夫妻檔反而更生氣了。

「那為什麼不早點講?」大教授忿忿不平拍桌子大罵「你怎可以這樣偷藏步,做人怎這麼卑鄙!」

「對阿,如果當初就講清楚的話,我們就不會出這種錯誤了! 害我們還要花時間試誤,難怪社會停滯不前無法進步!」大教授的老婆在一旁幫腔。

最後為了讓他們消氣,里長清水伯當起了和事佬,送了他們一箱早上現採的小黃瓜才平息這場風波。

發佈評論

看不過癮?

一鍵登入,即可加入全球最優質中文創作社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