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尼噢

拍嘛拍嘛、幫我拍一下手嘛 σ ゚∀ ゚) ゚∀゚)σ

你所不知道的統計學

Published at


picture by mcmurryjulie

「...所以別忘了,這個世界上,智障還是佔了大多數...」

教授用彷彿看破塵世的眼神,指著投影布幕上的鐘型分佈作出這種意味深長的發言。

「教授」學姊打斷教授說話「Meeting時請不要抽煙」

「嗯?哦!妳說妳的Paper寫完了?拿來給我看看」

學姊纖細的手好像抖了一下,隨後便不甘心的緩緩放下。

「我抽的不是煙,是統計學!」教授惡狠狠的糾正她。

「白痴瘋老頭」

「妳說什麼?!」

啪的一聲,無辜的簡報筆被摔成碎片。

「阿!我的簡報筆...」實驗室漆黑的角落發出嬌弱的驚叫。

「有種來單挑統計學啦!」教授指著學姊破口大罵,像極了八家囧。

「統計學是要怎單挑啦!」學姊已經激動到不知道該怎吐槽了。

「妳是智障嗎?難道我眼前的這位是p值小於0.001,可以客觀評論的顯著智障嗎?!」

「你這個提升台灣人肺癌死亡率達87%的瘋老頭!」

「哎呀妳這外貌屬於台灣總人口頂尖1%的研究生講話居然這麼惡毒」

「呦,老師居然會稱讚別人耶」學姊故作訝異,遮著嘴酸溜溜的說

「命題修正:外貌醜陋程度!!」教授的雙手像打太極般,在空中做出意義不明的轉動。

「教...教授居然對學姊放大絕了!」實驗室內一陣騷動。

「上一次是那個時候吧?實驗室十一年前...」前方的學長們竊竊私語。

「...那個讓教授邊簽名邊嗆聲『你是第一個也會是最後一個從這裡畢業的...』傳說中的學長嗎?」「沒錯沒錯!」

這裏到底是有多難畢業阿?

「阿阿阿不公平!你不能因為自己是教授就像上次期末考一樣考到一半突然抽考卷換題目啦!!」學姊扯著自己的長髮抗議。

「囉唆!這是校長賦予我的教。授。權。能 !!」教授擺出氣魄十足的姿勢,但其實非常中二。

唉,又開始了,每次都這樣。只要教授和學姊開始吵架,這場Meeting肯定沒完沒了。我揉著隱隱作痛的額頭,把筆記本收入背包中,默默離開這每日上演的統計擂台賽。

「阿!學長要走了嗎,那我也...」

一旁的學妹見我準備離開,也手忙腳亂的開始收拾自己的東西。




「為什麼你們都不阻止我?」我用筷子戳弄著盤中的貢丸,一邊問坐在面前的文達和菊哥。

聽到我突如其來的問題,他們兩人一臉茫然的面面相覷。

「進統計學實驗室的這件事啊」我一臉哀怨的抬起頭「選實驗室時為什麼你們不阻止我?」

「阿你就低能阿」兩人異口同聲。

是阿,只能怪自己了。很多悲劇其實在一開始就能看出一些端倪,只是自己視而不見。

披著黑色斗篷在中庭誘勸新生加入自己的實驗室、為了趕課而在走廊上奔跑時從公事包中掉出前端綁著鐳射筆的樹枝、看著一年級新生嘆氣說看來p值又要大於0.05的教授。

我一定是有病,才會以為能從他身上學到東西。

「最近他不是改很多了嗎?校園博覽會的攤位上阿,不是這樣寫嗎...」菊哥想了一下

「什麼統計就是魔法!之類的標語」

「幹,那不是更有病!」

「不過校慶那幾天你不在,真的讓你爽到了」文達突然一臉嚴肅

「被派去調查全縣的福壽螺族群數量有什麼好爽的啦!」我不服氣的拍桌抗議

「對,還好我不是你們實驗室的」菊哥像是看到髒東西,一臉陰沈的說「整個實驗室的人穿著布偶裝,在攤位前跳著什麼統計之舞...」

「...教連1+1都不會的小孩算微積分和流體力學...」

「...穿著小馬布偶裝威脅小孩子『如果算不出來就打死你』...」

「...我還是第一次看到幼稚園小孩被教授幹到飛起來...」

「...我也是第一次看到幼稚園小孩的手可以貼這麼緊...」

「...之後害校長接到一堆投訴電話...」

「...聽說好像有一些孩子對馬和數學產生了陰影耶...」

雖然有點慶幸沒有留下來殘害國家幼苗,但跑遍全縣各種陰暗潮溼的角落也不算什麼爽事。

「不...不可以這樣說教授壞話,教授很厲害的!」

看我們一群人肆無忌憚的嘲弄教授,被人稱為永遠忠貞的統計信徒的露露學妹連忙阻止我們說下去。

教授的學術成就的確非常耀眼,甚至被校長評為「搞不好是能拯救學校脫離少子化危機」的明日之星。

但奇怪的人總是會吸引到奇怪的東西。


Enjoy my work?
Don't forget to support and like, so I can know your companionship.

看不過癮?

一鍵登入,即可加入全球最優質中文創作社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