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ngela Chen

An old fashioned lady with no brain!

我的學生不是我的學生

(edited)
當初只是為了尋求些許的喘息,離開職場,因緣際會地卻在陌生的遠方,一步步地完成學位。當帶著學位的光環,順利地獲得教職,卻在講桌前踢到鐵板。

人生的境遇非常難料,人與人的關係也非常奇妙。

當初只是為了尋求些許的喘息,離開職場,但因緣際會地在陌生的遠方,一步步地完成學位。當帶著學位的光環,順利地獲得教職,卻在講桌前踢到鐵板。

對於害羞內向如我,教室門口到講台是個遙遠的距離;對於不善表達如我,滿堂學生更猶如未知的光年。因此,每當我走到教室門口,都低頭膽怯地走向講台,再躲到講桌之後,我的聲音猶如老鼠,缺乏自信,我臉色凝重,猶如大難臨頭。一兩個月後,有位老師善意地提醒我注意教學方式,因為學生在bbs上批評我。

大學教師無須教師證書,只需要一張學歷證明。從未有教學經驗的我,連和老闆或男生說話都會臉紅,要面對一大群陌生人,講授一些我被指派但不一定熟稔的專業,這是諾大的壓力,但,學生怎會知道,怎會同情!

於是,我努力地備課也積極地參加每一場教學訓練活動,如有新的教學技術或平台,一定不落人後,竭力爭取參加或使用的機會。每一個腳步,都是競競業業,深恐無法滿足學生,無法讓學生習得更多。


好不容易結束的第一學年,這群大四學生即將畢業踏入職場。在最後一堂課,我對我的導生班學生說:

今天站在講台之上,我是老師,你們是學生;當我走下講台,我就是你們的朋友。一日為師終身為父,雖然我不是你們的爸爸,但可以是你們的阿姨。

哈哈!真的,當時怎麼會說出那麼蠢但又那麼感性的話呢!

我的課都在大四,也擔任大四導師。大四學生面對未來總有許多的迷惘,當他們侃侃而談,當他們提出問題,我的工作或求學經驗,或許可提供一些出口。有些學生則來討論情感或家庭問題,說著說著就流下眼淚,有時一發不可遏止,而我的抽屜裡永遠準備好面紙,讓他們盡情地使用。

有天下午五點多,正想整理書桌打包回家,突然電腦跳出某位同學的messenger訊息。他說他與家人關係非常緊張,讓他心情非常惡劣,幾乎崩潰想要尋短見。我擔心極了,連忙放下手邊工作,開始與他筆談,一來一往地了解他的狀況,並試圖安撫他。直到八點多,他說他累了也沒事了,我總算鬆了一口氣,離開研究室去吃晚餐。

還有位同學因為個人因素,我們有較多的對話及互動,我對他的經歷及家境也較熟悉。有一天,他拿了一個牛皮紙袋來找我,他說,裡面的東西非常重要,但不方便放在家裡,可否寄放在我這兒;我沒問是什麼,默默地收到書櫃的一角。去年退休前,我請他過來把寄放十幾年的紙袋拿回去,他自己幾乎都忘記這件事了。

所以,我的學生不是我的學生,我的學生就像是朋友或是親人,只是親疏遠近關係各異其趣。無論如何,我傳授的專業或是分享的經驗,我的學生享有終生保固期。


Like my work??
Don't forget to support or like, so I know you are with me..

CC BY-NC-ND 2.0

社區活動提案 | 無差別愛人:寫下愛的故事

17

Want to read more ?

Login with one click and join the most diverse creator communit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