冷眼观棋

世界很大,个人很小。

永远记住公有制才是中国经济和政治制度的基础。

        我写这篇文章是觉得,为什么我们经常对中国的政策出现误读和不解?为什么对中国经济的预测出现偏差?为什么共产党总是一意孤行好像要与世界为敌?西方那一套明明很好为什么不采纳?

        沉下心来思考,我决定从中国的立国初衷去分析。

(为免争议,本文只是提供一个分析中国现状的方法,方便大家理解中共的执政思维。并非代表我具有某种立场,也并非表示我支持或反对某些政策。有任何对我个人进行批评的言论我均不接受。欢迎批评我的观点。)

        西方资产阶级革命,是以商人、手工业者等资产阶级领导的反对封建贵族的革命。这群人代表当时社会的进步力量。胜利之后的资产阶级建立并强化了资本主义制度并发展至今。资本主义的基础就是私有制,所有上层建筑如人权、物权、民主、自由……均基于此。资本主义的法制特点,也是保障个人权利和私有制。

        事情发生在中国,就完全不一样了。中国是传统的农业国家,有深厚的封建帝制基础(和心理基础),资产阶级夹在强大的皇权和愚昧的农民之间,没有实力。他们领导的资产阶级革命只是一时间推翻了封建帝制,内忧外患之下并没有挑起摆脱殖民地、振兴民族的重任,反而由于外部势力和自身羸弱的组织能力,失败了。

        然后,中国共产党兴起了。中国共产党以广大农民、工人等底层无产阶级为基础,画了一个巨大的饼,许诺了一个美好的愿景,利用“星星之火可以燎原”的人数优势,将中国最广大底层人民的政治意识全部调动了起来,几亿的人口从此不是散沙般的人数,而是力量。

       共产党在取得政权之后立即兑现了对广大农民的许诺:土地革命——将过去靠土地剥削农民的地主富农们的土地先收归国有,然后进行平均分配。在工业上,没收了压迫中国人民的官僚、买办资本,进行国营改造(集体化)。

       至此,公有制的经济制度在中国正式确立。中国称之为“社会主义改造”(社会主义是共产主义的初级阶段,即生产力还不够发达的阶段。)

         公有制与私有制的思路以及做法是完全不同的。私有制是资本主义的特征,如马克思在《资本论》里的“资本来到世间……”那段著名论述,共产主义认为资本天然是恶的,它只具有逐利属性,资本因私有制而有了剥削的基础,共产党的使命就是消除剥削、消灭因剥削产生的阶级。共产党的方法就是推行公有制,理想的公有制下,集体资源集体治理,人人平等,没有特权,也无法形成脱离人民的贵族。另外,公有制并不排斥资本,但是资本却为我所用,资本追逐的利益为广大无产者所用。共产主义这种理念(和实际操作),对私有制的资本主义来说,不是骇人听闻吗?就是明晃晃的抢夺嘛。所以资本主义(资产阶级)天然地仇视共产主义。

       说了一堆,说点具体的。从“公有制”这3个字上,可以解释诸多各位以及世人所无法理解的各种共产党的政策思路。

1,因为公有制,中国所有的土地是国家和地方集体的,不为任何个人所拥有。个人以承包的方式获得土地的使用权。国家在征地的时候,没有买卖,只有补偿。土地也不可流转,只有收回与重新分配(现在因为集约化农业的发展,已经有有限度的流转了)。

2,做大做强国有企业。在公有制的逻辑下,国企是没有“与民争利”的说法的,因为法理上国企是全民所有的,其收益全民公平享有,是共同富裕的保障之一(想想火车票价几十年100多块不变,想想4G基站山旮旯都满格信号,再想想美国的4G覆盖率)。它们是国家经济的顶梁柱是因为它们被赋予了太多的职能,比如宏观调控、社会保障、国家安全和发展战略产业等。至于现实中被XX家族把控和实行垄断控制,则属于后天管理问题而不是先天基因问题(以前靠反腐解决,现在提倡法治)。

由于国家安全从来都是国家的首要考量,没有商量余地,所以任何国家也不会允许国外资本来把控自己的命脉行业。中国起步晚,技术底子太差,如果开放过早过猛,早就被西方巨无霸资本占领、打压,毫无出头之日。中国通过补贴、扶持、资源整合,要做大做强国有企业,才能在世界上与西方成熟的巨无霸企业共舞。这也正是西方觉得不公平的地方,也是美国贸易战的诉求之一。

由于生产力的限制,纯粹的公有制(大锅饭)被证明是无效的,顶多能发展两弹一星之类的国防重点,但在民生经济上却搞得一塌糊涂,经济停滞引发了N年的穷困和动荡。有经济基础才有人民安定,才能保证上层建筑的稳固。因此共产党提出“公有制为主体,多种所有制共同发展”的基本方针。正因为前半句,中国必定会做大国有企业,而 私营企业天然地是不可能成大气候的。其一旦壮大到把控或具有影响国家的某些行业甚至国家安全的能力时,必定会受到招安或打压。这就是为什么中国出不了世界级的企业家,因为,如果你是私企,首先你的规模有国企这个天花板,你的思想上必须坚持集体主义(要讲政治讲大局),你的企业的制度必须与国家制度相适应(而外面却是资本主义体系,二者有不相容之处);如果你是国企领导,首先,企业就不是你的,其次,你推行的制度、你的思想一样要坚持集体主义,你还要面对内部权力竞争。所以,私营企业家的正确觉悟应该是:创个业、赚点钱没问题,你可以留足你自己的,可以转移小部分资产,但做大以后不要膨胀起来了利用自己私企的优势与国有企业去恶性竞争。

举例说明:阿里做大做强后,无论是余额宝存款量还是支付宝支付方式,已实质上影响了国家银行体系,马云多聪明一个人,看透了这里面的玄机。他表示随时可以送给国家,功成身退。王健林呢?以为自己牛掰了,在马来西亚大马城项目上,与中铁争合同,搞到人家总理到北京来不找高官先找王健林,不搞你搞谁?因为国企的利润都是国家的、终归是人民的,而万达的利润你王健林和王思聪愿意捐出来吗?

3,人权。人权概念是西方提出的,说的是“我生来作为一个人的尊严,应该有什么权利和受到什么保护”。西方资本主义的人权是基于自然法则,是人性的体现。迅速风靡全世界是因为符合人性且简单、容易理解。我不知道社会主义制度下如何在这方面去重新编译。按公有制的理论,大家天然都是平等,与生俱来就没有阶级束缚、压迫,有集体主义为你保障,为什么要单独谈人权这个概念呢?中共一直避而不谈是因为前者太深入人心了,加上西方不断的指责和自身管理问题的现实,最后烦不过了只敢说说什么生存权、发展权之类,无法对西方的指责进行理论上的回击。

所以,从西方的人权角度出发,很容易得出中国缺乏人权这种结论。根本原因就是拿着私有制概念去评价了公有制。中共百口莫辩只好加强教育,反对国民西化。

4,物权。物权对私有制来说十分简单,就是规范私人财产权,你的是你的,我的是我的。而社会主义公有制下,有国有、集体和私有财产的区别。国家、集体的财产权也是通过具体人行使的,那国家、集体和私有之间出现矛盾的时候,优先保护谁的?如何约束公权力对私有财产的随意侵占?所以中国的物权法在多年多方平衡后,规定了“平等保护”的原则,并没有将国有和集体凌驾于个体之上。不得不说这还是回归了人的本性。(社会主义阶段只能这么做,不然还真能共产共妻?)

另外还有个最重要的问题就是土地的公有制。全世界没几个国家是土地公有制,社会主义的中国在这方面的制度设计可谓是十分复杂,立法过程相当艰辛和漫长。中国的土地分农地、建设地和荒地。农地不用说了,耕地红线;荒地也不用说,没利用谁也不争。关键就在建设地中的宅基地和不动产上。前面说了共产党打了天下分了田地,土地不是个人的但房子是个人的,而房子又不可能脱离于土地存在,所以在协调土地转让与房产归属方面真是煞费苦心。在此不详述了,兴趣浓厚的可以去研究物权法全文。

5,政府。单纯讲政府的话,中国和西方没有本质上的区别。政府相当于物业公司,三权或五权分立,互相制约。拿大家的钱、行大家的权,为大家服务。问题就在于,西方觉得如果这物业不行,换一拨人上(换党)。但中国不可能换党。如果觉得中国也能换党那又是用西方的概念来套用中国现实了。私有制的利益是各种各样的,西方通过利益相关体组建了党派。西方各党派就代表了各个行业、阶层的利益所在,西方政府的作用就是上台后去保障它所代表的阶层的利益,附带协调其他阶层利益。而公有制的限制下,中国政府的主要作用就是专注集体利益、协调个体利益。看下宪法序言,天下是共产党打的,社会主义道路是共产党确立的,而共产党信奉共产主义。如果要保持国体不变,你又不满现在的共产党,那你可以克隆另一个信奉共产主义的党出来替换掉,另一个政党也会沿着现有的公有制基础进行统治,继续以集体利益优先。你又不满共产党,又不想要公有制,那你只能推翻国体,重新设计各种制度,一切推倒重来。

6,谈一谈权力。中国是传统农业国家,封建帝制时间很长,文化以文字为中心高度统一,中国人的思想就偏向天下一统,维持天下一统就需要一个权力中心,这个中心就是天赐皇权。权力自上而下,从皇帝到官吏,再到乡绅到家长,中国人对权力有一种恐惧和崇拜,也愿意在权力的恩泽之下安分守己(奴性的来源?)。一旦权力中心出了问题,中国人就六神无主了,会马上推举新的权力中心(参见三纲五常对权力的规定)。中国的新旧革命对中国人思想的改造,第一是从根本上打破了对顶层权力的恐惧:皇权来源于天(个人)变成权力来源于人民(集体),好比是由“我的命运被皇帝把握”变成了“我的命运由我推举的人帮我把握”。第二就是打破对权力的崇拜,即通过各种运动(批斗和文革之类)打破三纲五常的束缚,也就是对权力千百年来的、深入骨髓的服从心态。

这里要谈一下文革。我认为毛泽东发动文革的本质就是破除对权力的服从,因为建国以后是治国,治国就有权力的行使问题,尝到权力滋味的高层领导已经慢慢脱离了群众、慢慢偏离了无产阶级革命的初心——也就是权力有被私有化的迹象。但文革是一把双刃剑,它的无序发展极大地释放了人性中的恶,破坏特别大。文革后的中国,加上改革开放后西方思潮的影响,中国人对于权力已经不再感到神秘了。之后由于经济的高速发展,法制的逐渐完善,中国人已经在某种程度上建立了权力来源于法的法制观念。只是由于法治水平偏低,中国现在唯一无法有效解决的,就是对权力的监督。能力不行、贪污腐败怎么办?不能像西方那样用选票解决,中国也有制度但是执行难。这也是被香港台湾和世界其他国家所诟病的地方。

        总结来说,中国是社会主义社会,奉行集体主义,公有制为主保障公平公义、私有制为辅提升生产效率,这种结构与西方资本主义社会的个人主义、完全私有制有本质上的区别。用私有制概念去分析中国现状、国家政策的想法很可能就是错的,这些分析得出的多如牛毛的结论,中共已经听出茧了。这种思路对中共来说就是被西化的,是不允许的。

發佈評論

看不過癮?

馬上加入全球最高質量華語創作社區,更多精彩文章與討論等著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