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lfred

在ko-fi上直接投幣支持我:https://ko-fi.com/alfredkyy 突然之間離開香港,2021年買下了前往倫敦的單程票。 沒有名字的故事,沒有名字的感受。 由學運、記者、再走進政治漩渦,最後遠走他鄉。 希望記錄所見所聞及心中所想,慰藉思鄉的心情。 「你若安好,便是晴天。」

【港人流亡日記】倖存者

發布於
離開香港前後,都一直反覆思量自己臨陣逃亡是否「對唔住手足」,為何朋友被捕自己卻奢侈地呼吸自由的空氣。然而我確信許智峯的一句說話:「我永遠不會移民,永遠無法在另一個地方落地生根,我的家只有香港。」因為每一個因為心愛的香港而流亡的人,是「寧願四處漂泊等待回家的一天」。
(爸爸特地為我做的「家鄉菜」,光是用看的都流口水了。)

生日過後,我探訪了一個早在去年已經舉家移民到英國的家庭。認識他們也是因為去年的到訪,從此不時互通訊息,到達倫敦後,他們亦是第一批知道我到達英國的人。兩夫婦一直很擔心我在英國的生活,當得知我要過生日,他們邀請我到他們家作客,說要準備一些香港菜給我嘗嘗;我當然毫無廉恥地答應了。

他們家並不在市中心,附近亦幾乎沒有華人居住,花了好大功夫才由倫敦的遠方走到另一個遠方。在鐵路下車後在架空月台張望,映入眼簾的是一片綠油油的公園及街邊榭木。跟著指示沿著狹窄的行人路走,終於走到他們家樓下。

開門迎接我的是爸爸和他的狗狗,狗狗看到我開心得差點要把我撲倒。差點遲到的我先連忙道歉,「別客氣了,快進來吧!」走到飯桌前,他端出杯碟說道:「登登,港式奶茶,洋蔥雞扒飯!」我在香港最喜歡的飲品,除了咖啡之外,數下去已經是奶茶了。黑白淡奶的茶杯盛著表面亮滑的奶茶,撲鼻的茶香,光是用看的已開心到快要昏過去。那塊雞扒及洋蔥汁,完全令我想起中學時到熟悉的茶餐廳吃「頹飯」的感覺;既溫暖又滿足。

爸爸十分了解香港時事,而且煮得一手美味的亞洲菜(特別是和食及香港地道碟頭飯!到達倫敦後的這一段時間我常常向他隔空拜師哈哈)他們家的大女兒剛剛開始在當地就讀小學,吃飯途中她剛好上完課回家。開門後她笑著逐一向每個人問好、抱一下。媽媽笑道:「他們在這邊唸書真的好開心。」爸爸語重心長地回應:「在香港應該沒有這邊那麼開心笑得燦爛吧。」我沉思良久,默默吞下口中的雞扒。

喝過茶後爸爸拿出一罐啤酒,我們小酌促膝詳談。他問到:「無論如何,假如有一天你能夠回到香港了,你會選擇回去嗎?」我當下是毫不猶豫地回答:「會。」他對我的答案有所保留。

他提到最近正追看 Marvel 的電視劇集。如果大家過去有觀看過一系列的電影,應該記得Thanos 彈指間令世界消失了一半的人口,最後五年後由Hulk再彈指,消失的人口終於回到日常生活當中。他說,電視劇中的市民本來習慣五年沒有身邊人的生活,而當這一半消失的人口重現人間,迎接他們的並不全是溫暖問候,而是他們打破了五年來好不容易穩固好的秩序、生活、習慣,本來受害的「消失者」,最後卻被倖存者責怪...

回歸正題,爸爸表明已經不打算回港。他說到:「到那時候一定會有很多的批評,說你們沒有與香港共渡患難,放棄香港...香港或香港人是否仍然需要你們呢?而本來已經在外國站好陣腳的你們,又是否值得背負謾罵,回到香港呢?」

離開香港前後,都一直反覆思量自己臨陣逃亡是否「對唔住手足」,為何朋友被捕自己卻奢侈地呼吸自由的空氣。然而我確信許智峯的一句說話:「我永遠不會移民,永遠無法在另一個地方落地生根,我的家只有香港。」因為每一個因為心愛的香港而流亡的人,是「寧願四處漂泊等待回家的一天」。當我與居所的手足討論時,手足M的說的一點更令我醒悟:「流亡的人同樣都面對著苦難,只是我們身處的地點不同,但我們都同樣地感覺到香港人的感受。」面對著同樣的苦難,縱使選擇面對的方式不同,要記得我們本質上仍然是有著同樣目標的香港人。

雖然回到香港似乎是暫時不可能的事,但我確信有一天一眾流亡手足,包括我亦會回到香港。我希望有一天能夠回到家樓下的茶餐廳,呷一口凍奶茶走甜,吃著「頹飯」,過一個廿五歲年輕人要過的正常生活。

喜歡我的文章嗎?
別忘了給點支持與讚賞,讓我知道創作的路上有你陪伴。

CC BY-NC-ND 2.0 版權聲明

【港人流亡日記】內疚及恐懼(及近況更新)

【港人流亡日記】趕著回家的孩子

【港人流亡日記】家的距離

9

看不過癮?

一鍵登入,即可加入全球最優質中文創作社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