凌渊

梦想成为一颗星星。

少年心声

發布於
多年前随性写的短文,没什么欣赏价值,可以反映个人趣味。近期在为参与比赛而写文,不过作品还不能公开发表。

1

热爱生活,因为你。

下一节是体育课,我回来取水瓶,发现原本空无一物的抽屉中多了一封信。呵,又是情书。除了你,我不会对任何人感兴趣。情书被撕碎,揉成一团,连同主人饱满的热情,如一只被抛弃的灰鸽搬落入垃圾桶。对于不自重的女生,不必留情面。走廊对面的班主任点点头,走了。

“啪!啪啪!”门外响起不怀好意的掌声。八卦男抢先走进来,大大咧咧地说道:“我说这小子肯定是木头转世,你们信了吧?让我来看看这次又是哪个纯情妹妹被诱惑了。”八卦男捡起那团废纸,重新拼合,一群男生围上去。

“这话不是那部新电视剧的台词吗?连情书都抄袭,难怪人家看不上!”爆发一阵哄笑。送情书的女生站在门外,脸色苍白,紧咬嘴唇,恨恨地瞪我。我毫无畏惧地迎上她的目光,这是她的选择,她理应预见现在的情况并承担后果。她先移开视线。我经过她身边走出教室。

下楼的路上,我听见许多人的议论。我不在乎旁人的看法,我只担心你责怪我。你说我太绝情,对女生不温柔,我不愿听你的负面评价。

我的绝情,因为我爱的是你,只有你。


2

小学时,我的身边有一群顽劣无知的同学,他们经常蔑视其他人,尤其是我,一个单亲家庭的孩子。“贱种”“扫把星”“野孩子”“煞星”不知听了多少次。不仅是我,还有我父母。“最毒妇人心”“无情无义的男人”“不负责任”等,各种我知道的和我不知道的词语。当初的我太弱小,而他们又太强势,我稍有反驳,他们便集体上阵揍我。后来我低眉顺眼,任人欺侮,不敢表现不满。直到我认识高年级的大哥,大哥和他的兄弟替我教训了他们。我过上了平静的日子,真的,偶尔打打群架。

六年级毕业的暑假,我们约时间又干了一架。我的同学也拉了帮手,人数比我们多。我哥撑不住,带着他的兄弟逃跑了。而我由于逃跑不及时,被当成了沙包。

我几乎忘了,我是怎么站起来,怎么迈出第一步,那是我一生中最痛苦的时刻。

上帝保佑,你出现了。你看见受伤的我吓了一跳,冲上来问我发生了什么,可我已说不出话,意识变得模糊。就这样,浑浑噩噩地被你搀扶回家。清醒是凌晨了,我置身于你的房间。空气中弥漫着一股馨香,不知是从你身上散发出的,还是女孩房间的特殊气息。这香气似乎在无形中治愈了我的创伤。

你走入房间,我第一次好好打量你,那一瞬我发誓,你是我见过最美的女孩。你告诉我,我的伤口涂过药水,包扎过,如果伤得严重就去医院。我说不疼,一是,我看着你可以忽略痛感;二是,比起医生我更想要你的照顾。你善解人意,不问我的经历。

为了不见到妈妈,我没有多留,可是我在回家的路上,甚至被爸爸逼问责骂的时候,想的全是你。

你令我忘记苦难和折磨,即使身处地狱,依然心向光明。


3

初中时,我和你在同一所学校,同一个班级。我真心感谢上天的眷顾。

当我明白这不是幻觉时,我陷入了狂喜与惶恐之中。与你相逢,无疑是一大幸事。你圣洁得像天使,而我,不但是差生,还常常打架斗殴。这样的我,没有资格与你平起平坐,甚至连打招呼都不敢。入学考试的排名,老师的职务安排,更令我认清了我和你的差距。

近在咫尺而又遥不可及的煎熬,你感受不到吧。我不甘心,世俗强行分隔的距离,我要打破它。我无依无靠,从头开始,你就是我前进的动力。

我开始狂攻英语,积极地寻找问题,然后与你一起讨论。我开始熬夜复习功课,向你展现我的进步。我开始主动帮助老师,希望你能经常听到我的名字。我开始很早到校,躲在拐角处,等待你到来。我开始给你送我“喝不下”的牛奶,收获你感激的笑。我开始每天为你画像,将来作为惊喜送你。我开始学唱情歌,总有一天会唱出来。我开始向上帝祈祷,你过得比我幸福。

终于,期末考试,我成为年级第四,第三是你。你的神色略显得意,如果你快乐的话,我愿意永远做你的失败者。但,仅仅如此,还不够。

篮球队队长问我是否加入,我拒绝了。队长失望地说:“打篮球的男生更受女生欢迎哦!”我答应了。可以让你喜欢我的话,再渺茫的希望我也不放弃。队长突然猥琐地笑了,说:“小子,你有觉悟,学长们会好好调教你的。”

从此,我疯狂练习篮球,同时刻苦学习。在过去看来,简直是透支生命。你加油的呼声,鼓励的微笑,消除我的疲惫,激发我的潜能。

你的身边,没有黑暗。

学长说得对,我越来越受欢迎。有人给我写情书、送礼、表白,我都拒绝了。我的心里已经有你。因此,同学们赋予我“机器”“绝情才子”之类称号。我只能在心底嘲笑他人的无知,我的关怀全都给了你。外界的流言蜚语并未影响我们,你为我说话,极力改变他人的想法。其实我不需要这些,我明白你的心意。

你,使我枯燥痛苦的生活充满希望。


4

最近看了一部电影,其中一句话触动了我。

“爱要说出口。”

我不能确定,你感受到了我的爱意,或许你根本不放在心上,你在班上的地位如众星捧月,我以为我为你做的,在同学之中无人能及,却忽略了他人的行为。我以为我完全渗入了你的生活,从上学到放学,却不去想那些细微的角落。最重要的是,你从未明晰地说出你的感受。

如果说恋爱是一场冒险,告白就是开启冒险的契机。

告白的道具需要准备,将画像给你看?你大概会吓到吧,而且,为你画像是我的小幸福,我暂时不想告诉你。果然,最适合的是那瓶幸运星。我从暑假开始折幸运星,到今天刚好一瓶。幸运星在夜间闪光,学长说女生大多喜欢闪光的东西。

第二天,我将牌子藏进书包去了学校。

“体育课上课前,等我一下。”你回答,好。

“有事?”同学们走了,偌大是教室只剩我们两人。

“嗯……”我突然扭捏起来,“有话要和你说。”我伸手在书包里翻找,握住了幸运星瓶子。他们见证了我的执着,寄托了我的心意。

“这些幸运星是为你折的,它们会闪光……我喜欢你!”瓶子已递到你眼前,我感到一阵紧张,险些虚脱,我不住祈祷你接受我。你愣住了,然后绽开微笑,接过瓶子,说:“谢谢你的幸运星,我会珍惜它们。我们本应相亲相爱,时间能模糊记忆,可我们依旧维持情感。”

你这番话,什么意思呢?像是故意回避重点。委婉的拒绝?是不是代表我还未能感动你?第一次表白得到这个答复不错了,我还会更努力,继续爱你,一定要让你认可我。


5

我喜欢学校对面的亭园,都市情侣为营造浪漫气氛常去那里夜游。我想和你一起来,白天也行。我再次漫步卵石小路,心里想的还是你。

我看见了你!我宁愿那不是你,因为,你的身边有一个男生,我不认识他。我差点上前质问你们,我不断提醒自己冷静,你爱的不是我,也不会在意我的想法。你和他的亲昵举动我全看在眼里,我远远地关注你们,五味杂陈。强烈的嫉妒和恨,以及,落寞。

中午放学后。

“和你在一起的那个人是谁?”我尽力让自己的声音听起来正常。

“你发现了啊,我喜欢他哦。他和我从小就是玩伴,后来我搬家了,我们失去联系。上个星期他也搬到我的小区,我们不住同一所学校,走的路线却是一样的,很有缘对不对?你不会向妈妈或老师打小报告吧?也不能讲给其他人听,我相信你。”

你的表情天真,不设防备的态度,我反而无法开口。气愤和憎恶涌上心头,不忍说出口,我暗暗咬牙,转身走了。

“你生气了?我知道我不该早恋,你不要责怪我,我们的情感是真挚的,你能原谅我吗?”

完全错了!我生气不是因为你早恋,而是因为你对我的爱视而不见!

“你不能接受我理解,可是求你别告诉外人!你不说话,我当做默认了。”我恨不得立刻有一群人来责骂你,拆散你和他。不过,依靠“外人”来解决问题,毕竟太卑鄙,我要自己解决。

下午发生的事,令我彻底下定决心。

你和同学互赠礼品,我已见惯不惊。你这次送的礼物是幸运星,是我向你表白时送的幸运星!

“幸运星是你自己折的?好漂亮。”

“是别人送的啦。它在晚上会发光,可是影响睡眠,所以分给你们。”

“这么多幸运星,你的追求者送的?”

“才不是!不然我不会送别人的。”

我在门外冷冷地盯着你。你可以嫌弃我的礼物,直说没关系,我能送其他礼物。我不能容忍你把我爱的象征当普通玩具一样赠与他人!在你的心中,我与其他人没有区别?我不是你的追求者?

我们必须认真谈一次。


6

现在我站在你家门外,背着书包,腋下夹着一本画册,它是我最大的赌注,里面是所有我为你画的像。犹豫地按下门铃,思考我应该说的话。

开门的人,是你,我欠上帝太多了,愿死后做他的天使。

“是你啊,你还记得我家?是别人说的吧?”你无心的话语伤透我心,原来你认为我记不住你的家。你不知道,暑假期间,我在两家之间往返过二十六次。

“到你房间去吧。”我的声音听起来很阴沉,你毫无疑虑,带我进入房间。迷人的芳香仍未消散。那瓶幸运星放在窗台,数量减少了一半。

我双手送上画册,说:“礼物,打开看看吧。”

你翻开画册,先是惊喜地笑,再往下看,笑容渐渐消退了,取而代之的是迷惑、惊愕。不等你发问,我说:“这都是为你画的,你喜欢吗?”你呆呆地点头,又摇头:“为什么?”

此时传来开锁的声音,大门打开了,那个女人回来了。

“妈妈回来了。”你的声音中有一丝庆幸。我非常可怕?我不值得你信任?门外的女人在叫你,我愈加愤怒。

“不要管她!我喜欢你很久了,从暑假遇见你那时就喜欢你!”我不在乎她听见会是什么表情,你脸上写满诧异。半晌,你说:“你在开玩笑吧?妈妈在外面耶。”我感到无助和绝望,你故意回避我的告白。

“我说的是真的,幸运星是暑假开始折的,画像是初中开始画的,看着它们,你一点感觉都没有?我不相信。”我想要抱住你,我现在只想痛哭一场。你一面慌张躲闪一面说:“可我们……”你尚未说完,你不可能说完了,你摔倒了,额头撞在桌角,流出了鲜血。我无能为力,我不会救人。

“孩子,我知道你在里面!我们亏欠你的,我们会补偿你,你有什么怨恨冲我来,别伤害她!她是你妹妹啊……”我现在才听到女人的哭喊,她啜泣着。

如果不能挽救你的生命,至少在最后一刻,你的生命是属于我的。我拉开书包拉链,两把匕首静静躺在里面。既然你活着不属于我,那么让你死在我手上,是我唯一能做到的。我取出一把匕首,凝视你尚存生气的脸庞。心脏,在偏左的部位吧。心脏狂跳起来,紧握匕首,闭上眼,将它刺入你的身体。你被我杀死了,你不会忘记我了。

女人仍在哭喊,不时掺杂“畜生”“没人性”等词语。

下一个,轮到我了。

我取出另一把匕首,这次平静多了,尽管我感觉得到心跳。

利刃穿心之痛,竟不及你背离我时的万分之一。

喜歡我的文章嗎?
別忘了給點支持與讚賞,讓我知道創作的路上有你陪伴。

CC BY-NC-ND 2.0 版權聲明
4

看不過癮?

一鍵登入,即可加入全球最優質中文創作社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