葛亦民

葛神异闻录之纯真年代第七十九章

葛神异闻录之纯真年代第七十九章


1101

又放过一次录相《雁儿在林梢》、《法国中尉的女人》, 卖出730张,但我又拿了份,只说卖了622张,会员并朋友共送了67张,其它算我的劳务费。卖票是和汤朝阳卖的。

搞好了次《彭大将军》票推销,时间不好,后好不容易推了二百多,正愁推不了影院不放了,要试机,就退了票。

曙光免费电影票让金幽燕去看了,真是个迷人的杭州妹子。她给人的感觉正象她的名字,很幽静的美艳。一直坐在旁边,身上有很好闻的气味。

搞了家电维修部,帮金幽燕、黄郦修了机。黄鹂是王陵的表妹,原来我在县中元旦听过她的小提琴,很不错。

在老梅那儿拿了73张贺年卡。那天许海鹰和李波来,刚好我们影协有讲座《石永森导演谈电影大趋势》,送了她俩5张。

去推销,送了陆志宙4张,卖了二张0.6元给金幽燕。

和许旻谈了彩扩,可图书摄影社要价太高。

去找过胡平叔叔两次,一次碰上,谈了好一会。

有天中午,周景山和食堂两个人喝酒,碰上喝了会,一个是二食堂小炒组长,一个是卖混沌的老师傅。周末录相送了两张给一个食堂丑女,买了好几份一元一份的鸭子。

找高志青,一次带了陆志宙去,回来喝了咖啡,并陆请我和两个老外女孩(丹麦、西德)吃过一次饭,23元丹麦女孩付,后又喝了咖啡,7元我付了。

现在高志青和李忠宝都好说了,高不仅帮我搞拷贝,还介绍了军人俱乐部影院的王主任,以后帮他们推销票,可赚点钱。

电影周就是团委不开条子,因为想自己搞,且和李忠宝关系不好。党委张锡生要团委条子后才答应,政治界真黑暗,关节太多,且一级压一级,一级和一级扯皮,中国办事真难。

昨天下午和周静去找了高志青,周还是很靓很靓的,她说她妈正在广州,是干外贸的,她爸是历史系副教授,搞科研。她和黄郦是校友,南师附中。下个星期要向我学麻将、围棋、桥牌。唉,又一颗星星,那么漂亮,正应了韩勤芬的话,身边有许多更好的星星要我去寻找,可有谁理解我?我要赚钱,我要发展自我,要潇洒起来。

晚,汪琴来,约好去曙光看《山鲁锁德的又一夜》,从边门溜进去,占了鸳鸯座,便看了会,便搂抱,后去喝了咖啡,她身体那么光滑,一个性感村妞,去天桥上搂抱、抚摸,我现已搞不清当时怎么回事了,仿佛是场梦。后骑车送她回去,边骑边搂着,世界只剩下我们两人。到了丁山宾馆下,又搂抱、抚摸了好久,我真不想走了,后至12点才分手,约好明天晚9点南大后门口见面。

我该怎么办?没人告诉我,因为没人理解我,就是我本人也不理解我啊,还是让一切顺其自然发展,上帝会帮我的,感谢上帝。

搬到350后,和老蒋换过二十天,现又换回来,我又去住西南350了。

今晚周景山说9点开会。

我渴望伟大,我渴望水做的骨肉女孩,我有事业,要搞影视,我要赚钱,我要波士顿鞋、羊毛衫、羽绒服,我要活得潇洒。

少年葛亦民之烦恼。

Like my work??
Don't forget to support or like, so I know you are with me..

CC BY-NC-ND 2.0

Want to read more ?

Login with one click and join the most diverse creator communit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