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un

你所瀏覽的人都在污染你,別一無所知。 (別忘了,在讀這字句的時候,我也在污染你。)

生命好重那些人卻好輕、繞圈圈、聚散有時你我有時、我的李煥英、拯救自己

發布於
時空旅人的日記

2022.5.11

生命很重很重,而有些人好輕好輕。



1.

家庭群組傳來影片,一張表哥雙眼無神,無法對焦,眉頭中間三道皺紋,三把刀割下去的深邃皺紋,皮膚乾澀,瘦了一大圈,頭髮平頭,好像一個稻草人,看了不語。



影片裡面,沒穿褲子,圍著藍色棉被,瘦弱小腿綁著毛巾,他奮力把腳抬起,發出聲音,那聲音詭異,令人感到害怕,他瘦了,我再也想不起那個會吃檳榔講一下午幹話的漂泊男子,剩下的只有一個眼睛無法對焦瘦弱的身體,連匍匐前進都無法前進的肉體,那一刻我的身體充斥著滿滿的悲傷,下一張照片是老母親穿著紅色上衣,一臉疲憊開著青蚵的側臉,我無法說些什麼,甚至悲傷流淚都成為矯情,面對悲劇,面對人生,很多人的生命突然變得好輕好輕,輕到我滿滿的悲傷都抓不緊他們。



老天,放過他們,如何?



(放他們一馬,可以嗎?)




2.

那個女孩跟我說了前幾天想要去死,我只跟她說了:「自殺,一切就要重新來過,你所承受的苦難又要再來一次,那你還要去死嗎?」



很奇怪的,很多人想要去死都要告訴我,而我,想要去死的時候,全世界我一個人都沒有說,甚至連我老公都是在好幾年後晴朗的下午才知道我曾經差點想要跳下去。



親愛的,我不會阻止一個人去死,但我現在也不會想要拯救誰,一個人想要殺死自己,那對我來說就是前功盡棄,如果做人那麼辛苦那麼難,我想要一次解脫不再輪迴,自殺就是無止盡的輪迴,不論你信或不信,我就是相信選擇自殺的人終究困在迴圈。



親愛的,下次想要去死,我希望你可以想一想身為你最重視的事情,那些還沒去過的遠方,還沒幹過的壞事,還沒上過的男人女人,還沒抽過的煙,或者還沒有擁抱過的身體,想一想,再談死吧。



死多容易,活著多難。

你去死很容易,但輪迴一萬次多難。



再看看表哥的影片,我還是一句話,活著,你給我好好活著,待在低潮裡面好好爛著,想要活著就要為自己做出很多事情,我沒辦法拯救你,就像我也救不了表哥跟我姑姑一樣,我們誰都拯救不了誰,但,你可以拯救你自己。



(親愛的,好好拯救自己吧,死,如果沒死乾淨,就是害死全家人而已。)




3.

杜拜的太陽好曬,表妹的時裝展正在準備,表哥用孱弱的身體在復健,大姑姑洗腎的身體在開青蚵賺醫藥費,我跟先生在杜拜的街頭迷路攔計程車。



每個人有自己的苦難,每個人有自己的坎,每個人都不需要被誰拯救,每個人都活在剛剛好的24小時。



一花一世界,希望我們的世界沒讓我們太慘看不見春光燦爛。



(如果表哥那要死不活的身體都在努力,我也會更努力活出自己。)




2022.5.10

1.

看了《你好,李煥英》,結果我還是哭了,大哭特哭,口罩都濕了。



本片節奏對我來說有點怪,但母親的身影母親的愛都讓我不自覺顫抖,我腦海中都是我阿嬤,阿嬤包粽子給我吃,買一堆我喜歡吃的東西,自己捨不得為自己買喜歡的東西,看著看著就想著如果可以,我很想去看看秀英跟鳳嬌少女的樣子,我也想看看秀英被誰欺負,誰敢叫她採一整天梅子都不給她錢,我想去毒打一頓拿她錢的哥哥,我一定會狠狠的恐嚇他,再欺負這個女孩子你試試看。我也想看看鳳嬌是哪一種少女?我對她沒有任何了解,不清楚她喜歡的顏色,不懂她愛看書嗎?我想看看鳳嬌怎麼認了埔里的乾爸乾媽,如果可以我也想帶鳳嬌去買買最漂亮的洋裝跟裙子,也想帶她去看一場電影去遊樂場,我的母親很少笑,我想要讓鳳嬌快樂的像我一樣,如果可以我很想去到她們的年代做他們一天的親密好友,我可能會發現他們的脆弱,可能在黑夜來襲的時候把他們緊緊抱住,可能跟他們說了一句:「怕什麼,有我在呢。」



想一想,又哭了。




我對他們的過去,所知甚少,我也回不去,疼愛不了正在傷心的他們。




2.

曾經她在一個很傷心很傷心的旅館,說了一句:「下輩子你當我女兒吧?換我來疼你。」



但現在的她,完全不想了,什麼下輩子下輩子,有完沒完?


我希望他們可以去到一個神聖的世界,沒有傷心沒有難過沒有紛爭,他們可以好好活在愛裡,不用來我這裡,當一個人,受苦受難,不必。




3.

我上了橋,跨越好長的海,上了飛機,看了一部電影,哭了十幾分鐘,被自己記憶綑綁,收藏了幾片黑夜下的夜景,下了飛機,先生抱抱我,捏了我屁股,我也捏回去,杜拜機場到了,一堆穿著白袍的阿拉伯男士,我喜歡旅行,喜歡每一次下飛機的衝擊。




半夜十二點,我在杜拜的那裡。




2022.5.10

他們說一套做一套

他們的那些表情都讓我困惑



常常在想人的複雜

是不知道自己在說什麼



他們忘了自己

說過的話



但我不一樣

我都記得




記得太多的人會留下太多複雜情緒

簡單一點比較好




其實原本那頂帽子是要給她的

我想著她的脆弱

就像買個帽子

但不知道怎麼的

帽子沒送她




好像明明一開始就知道她是一個

不值得我真心對待的暗示




聚散有時,你我有時。




他們忘了

很多好東西好風景只是一時



他們忘了

一個人有腳可以離開




他們忘了

我可能會傷心。




他們忘了好多事

所以我決定忘了他們




我用一把刀

割開所有曾經

割開那些客套以及不真實

那把刀最後割開他們的心




空的,是空的。




他們跟我交往的每一天,都沒有心。



(親愛的,其實我早就知道是空的。)




22.

他們的身體好美

沒穿衣服為什麼就不行了?



她們沒穿衣服

裝滿了太陽



太陽成衣

陽陽得衣



這世界真他媽的有病。


(你我也有病。)




2022.5.9

1.

泡了紅茶,愛爾蘭奶油茶,香氣竄鼻,想起某一段時光,在埔里,一間雜亂的早餐店,肉鬆小黃瓜蛋三明治,還有他們獨特的熱奶茶,那味道此生只有聞過一次,特殊的味道,僅此他們這一家早餐店,再也沒有聞過,茶我喜歡熱熱的喝,也喜歡冰冰的喝,熱熱的喝想起埔里,想起媽媽在埔里的公寓,也想起媽媽在那間房子裡自殺,也想起爸爸每次驗車都經過曾經裝載母親的那裡。冰冰的喝,想起台灣炙熱的日子,想起一中街滾燙的地,想起曾經有好多人他們會帶很冰很冰的紅茶冰給我,冰冰的紅茶,總是比熱熱的好,連結的是快樂的事情,但我今天喝了熱熱的紅茶,有一分鐘想起母親,這輩子母親節再也與我無關,下一次過節就是我身為一個母親的時候,我希望如果有孩子,我會是給他最多自由的母親。




2.

你知道嗎?人很容易繞圈圈,或者說只要觀察一個人的文字,大量的文字紀錄,就可以知道這個人是誰,每一個人都在繞圈圈,他們強調的也許是終其一生他們想做做不到的,人是很容易在文字中解離跟自我喊話,很多人可能不明白,那些反反覆覆的字句其實是說給自己聽,我也會繞圈,我關心的事情就那些,我在意的事情就那些,我過不去的就那些,我一直無病呻吟說的就那些,沒辦法,當一個人就是那麼可悲的事情,終其一生都在同一個結打轉,這輩子過不去,下輩子一樣的劇碼再來一次,下輩子解決不了,就再來,一樣的劇演了千千萬萬次,一樣的文字曾經出現上萬次,但可悲的是,我們仍被困住。



(解決問題,還是被問題解決?)




3.

更新後的模式讓我非常生氣。



(憑什麼給我強制更新?我就喜歡老舊模式,不行嗎?)




4.

忙著備份,沒空理人。


(也不想理人。)




5.

母親節對一個沒有母親的孩子有什麼意義?當別人都在畫媽媽自己不知道要畫什麼的尷尬表情,當別人有媽媽來領康乃馨自己要送誰的尷尬場面,我最大的遺憾就是此生沒有送我媽媽一張卡片,那一天,我燒了信給她,把煙插在煙灰缸,擺放一杯酒,我說著:「媽,太晚給你寫信,這杯酒這煙,敬你。」




母親節,對我沒有太多意義。




阿嬤在的時候,我會買蛋糕給她,她死了,買了芋泥蛋糕也不知道要送誰,但我想著有一天我如果有孩子,我希望我能收到卡片還有芋泥布丁蛋糕,我要過台灣的母親節。




阿嬤,媽媽,你們的孩子很努力的過每一天,沒有變。



(聽著布拉格廣場就哭了,我的母親們在想我吧?我猜。)



(我也在想你們。)




2022.5.9

1.

告訴你一個真實的故事,如何?


但我希望你可以認真聽,聽一次,看一次就牢牢記住,記在心裡一輩子。



因為我不想講第二次。



2.

那一個老人,一頭白髮,身體硬朗,看著背影忽略白髮宛如少年,他每天穿著白色汗衫灰色長褲,早上下午開著小貨車上山種植農作物,有時是黃瓜有時是青椒,他喜歡泡茶,喜歡跟我爸聊天喝酒,每天還算快樂。



那一天,他老婆過世,那一個總是被他碎念被他用著不耐煩口氣怒罵的老婆,一頭捲髮,幹練的婦人,有一天沈沈睡去,不再醒來。



那個快樂開朗的老人不再說話,不再喝酒泡茶,每天都像是一摸一樣的日常,但每一天也都看似怪異,一間小小的監獄正在他的心中搭建,那小小監獄開始一磚頭往上搭,起初沒人發現,漸漸的他的女兒發現父親不再快樂,臉上充滿麻木,對生活沒有任何熱情,不再說太多話,就是一個人悶在心中的監獄,女兒覺得不行再拖延下去,有一天開著車,拖著老父親上車,開往身心科診所,那一天診所充滿形形色色的患者,老的小的,美麗動人的少女,俗艷的女人,藍色襯衫的大學生,不語的老女人,低頭顫抖的老阿公,他們看著診所充斥著患者,原來無法快樂的人那麼多,原來無法開朗正常運作的人那麼多。



跟醫生聊一聊,細心的問診,他好像可以傾訴一點點,就是那麼一點點,讓監獄開了門,一個小縫,漸漸的,吃了藥,那個花白頭髮的他,一天一天過去,從監獄走出來,終於看到了一點點太陽。




(親愛的,這個時代任何身心狀況都可以讓你崩塌,不可大意,不可以狂妄。)




3.

她曾經很正面,曾經開朗到別人都當她是小太陽,她的暖是夏天炙熱的太陽,會燙人,熱情如火,讓人一見就暖,她也幽默,她看起來跟快樂屬於一體,她也是他們的樹洞,他們生活有任何糟心事總想起她,她的溫暖總會融化任何人心中的寒冬,她也曾經以為自己可以快樂終老,沒有任何事情可以打敗她。



那一年,發生了很多事,一開始生理的,身體的狀況,心跳無故跳到130,晚上夜半被自己熱醒,心悸,心跳聲不斷從耳朵噗通噗通,好大聲,吃了藥物,開始大量掉髮,體重開始下滑,吃了三餐加宵夜,大量的進食,體重在幾個月內瘦了二十公斤,臉凹,瘦到她心裡有點害怕,那段時間工作不順還有一堆不容易,上班好不快樂,昔日滔滔不絕的嘴緘默了起來,朋友邀約她開始漠視,她不出門,放假躲在小小房間,連窗戶都不開,她睡啊睡,現實太痛苦乾脆躲在睡裡面,漸漸的,每天都哭,每天活成行屍走肉,晚上回家哭,哭完倒頭就睡,漸漸的她覺得自己再也快樂不起來。



她也很正面啊。

她也很開朗啊。

她也曾經很快樂啊。



怎麼會有一天快樂就被偷走了呢?



(大眾對於憂鬱症的誤解就是不憂鬱就沒事了,不要想太多就沒事了,但親愛的,憂鬱症不是你能控制的憂鬱,那種憂鬱是一種擴散,好像身體心靈長了大量黴菌,黑色的,憂鬱的,充斥麻木,一層一層覆蓋,你的心再也無法感覺任何炙熱,親愛的,那種憂鬱會死人。)




4.

隔壁那個姑姑,開朗,面帶微笑,充滿熱情,才華洋溢,漂亮又可愛,有一天,她就從高高的樓上跳下來了,沒有猶豫,沒有告知,甚至沒有遺書。



她很開朗啊,她最開朗了,那怎麼會這樣不知不覺就跳下去?





5.

親愛的,告訴你這些,只想告訴你,這個時代人們生病最嚴重的是看不出來的心病,人們對於身心狀況的忽視,都讓一切很危險,你可能不知道吧?你最愛的人正一個人畏畏縮縮的去看醫生,怕被人知道,你不知道吧,那個最可愛的朋友正一個人在家哭了好幾夜,你怎麼會知道呢?他們不想讓人知道,他們不敢讓人知道,所以有一天他們撐不下去死了,你才驚訝自己怎麼會不知道。




親愛的,要時時刻刻注意自己的情緒,身體跟心靈上的平衡,任何異常要懂得幫助自己,這個世界上,生病的人從來不可恥,可恥的是那些誤解的人。



(如果你愛他們,就試著理解他們的世界,不要急著爭辯,親愛的,陪伴在於傾聽,真正的陪伴在於有沒有真正願意同理的那一顆心。)



我聽不懂她的語言,但我聽得懂我的心在流淚,我想真正的感動不需要太多文字,在於心的感受。



(就像你此刻感受我的字一樣。)



(靜靜感受,就可以了。)













喜歡我的文章嗎?
別忘了給點支持與讚賞,讓我知道創作的路上有你陪伴。

CC BY-NC-ND 2.0 版權聲明

45

看不過癮?

一鍵登入,即可加入全球最優質中文創作社區